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载体+平台”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国际货币体系演变的历史表明,一个符合本国利益并且自己所能控制的货币体系是成为一个大国所必须的条件,而谋求自己货币地位的提高则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内容,目前中国就正面临通过人民币国际化提高人民币国际地位这一问题。特别是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随着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呼声日益高涨,人民币国际化问题也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但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复杂而艰巨的、“水到渠成”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载体+平台”是实现一国或地区货币国际化的客观选择

  深入分析当前主要国际货币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的国际化历程,我们发现,尽管由于特定的历史背景和独特的区情国情而各自采取了不同的具体手段,但其实践经验归纳起来主要包括以下两方面:一方面,由科技水平所决定的综合经济实力是一国或地区货币国际化的根本前提。因为从本质上讲,货币国际化是经济发展的附属产品和市场选择的结果,而综合经济实力又具体体现为一国或地区企业的竞争力。因此,企业、特别是跨国企业自然也就成了实现一国或地区货币国际化的有效载体。而事实上,一国或地区货币的国际化与其企业的国际化是相伴而生的,二者相互依托、相互促进,货币国际化为企业的国际化提供支撑和服务,企业的国际化为货币国际化提供有效载体;另一方面,货币国际化需借助特定平台,构筑货币使用网络和循环通道。英镑的推广源自大批英属殖民地以及遍布殖民地的英国银行;美元的崛起伴随着“马歇尔”计划的实施和由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机构”(包括国际货币基金、国际清算银行和世界银行)的构建;欧元的国际化与欧盟的形成和欧洲央行的建立息息相关;日元的国际化则离不开“黑字还流”计划和由其与美国共同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的设立。而基础设施建设都是各种平台最初构筑时的突破口和主体。

  因此,“载体+平台”,即:“跨国企业+资本输出”的有机结合是一国或地区实现其货币国际化的普遍道路选择。当然,由健全金融市场体系和完善金融制度所构成的金融基础设施也是推动一国或地区货币国际化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

  “一带一路”战略为人民币国际化构筑有效平台

  缺乏平台一直是制约人民币国际化的短板,这也直接导致尽管近年来我国企业国际竞争力有了长足进步,但人民币国际化水平却一直在低水平上徘徊。2011年,我国人民币国际化指数仅为0.45,不足美元的1%、欧元的5%、日元的10%和英镑的12%。

  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主席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下简称“一带一路”)的重大倡议,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在2014年11月的APEC峰会上,习近平主席更详细地阐述了“一带一路”战略。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基础设施建设是重中之重,而基础设施建设最关键的是资金问题。中国凭借巨额的外汇储备,为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资金支持。亚投行、丝路基金和金砖国家银行等专业金融机构为实施“一带一路”战略提供了保障。

  2015年,我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相关的49个国家进行了直接投资,投资额合计148.2亿美元,同比增长18.2%。2015年,我国企业在“一带一路”相关的60个国家新签订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3987份,新签合同额926.4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订合同额的44.1%。

  伴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逐步推进和深化,加之以中国中车、中国核电、华为等为代表的跨国企业核心竞争力不断提升,人民币国际化水平在近几年也有了显著的提升。截至2015年年底,人民币国际化指数为3.60,仅次于美元的54.97、欧元的23.71、日元的4.29、英镑的4.53,位列全球第五。与2014年同期相比,2015年年底人民币国际化指数增长42.9%,4年间增长8倍。按照上述增势,人民币有望在两年内超越日元和英镑,成为仅次于美元和欧元的全球第三大货币。另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统计,截至2015年年底,人民币是全球第三大贸易融资货币、第五大支付货币、第五大外汇交易货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9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宣布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这是人民币国际化道路上重要的里程碑,也必将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但是,我们也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尽管和自身的过去相比,人民币国际化取得了空前的发展,然而若与美元、欧元相比,差距还很大。因此,我们应立足自身国情,遵循客观规律,借鉴国际经验,采取有效措施,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策略选择

  (一)加快科技创新,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在国际贸易中,结算货币的选择实质上也是科技水平的选择,即一国或地区企业国际核心竞争力的选择。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贸易中,之所以采用发达国家的货币结算,其根本原因是发达国家出口的商品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可替代性较低,因为发展中国家没有相应的生产和制造能力,只有向发达国家购买,而发展中国家能够出口的大都是同质化的初级产品,在购买的谈判中往往处于不利地位,只能被动地接受发达国家提出的结算条件,被迫承担外币贬值的风险。因此,一国或地区货币要成为国际货币,就必须不断提高科技水平,增强本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生产出替代性较低且具有一定国际市场垄断能力的产品。

  总体上看,我国企业核心竞争力仍比较弱,尤其是跨国企业的竞争实力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全球商业体系制高点主要被来自高收入国家的企业所占领。来自高收入国家的大企业现在已经深深融入我国的经济体系,而在高收入国家,我国的大企业还比较弱势。这也直接造成了人民币不被发达国家所接受。

  因此,我们必须要加快科技创新,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第一,国家要加大教育和科技投入,加强科技攻关,力争在重大基础理论、大型装备制造母机和尖端技术方面有所突破,提升国家整体科技水平和国民素质。第二,企业要认清国际国内形势,关注政府政策,用好用足社会公共服务资源,并从长远考量,制定符合自身发展的国际化战略,以期用好“两种资源,两个市场”,提升自身的全球竞争优势。第三,企业要有全球视野和战略眼光,不能仅仅在“成本”上做文章,应当通过对外投资实现技术的进步,从而提高生产效率,改进产品设计,创新产品功能,拓展新的市场。第四,企业要借鉴国际成功跨国企业的实践经验,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加强内部管理,加强技术研发投入,培育出国际级的品牌,不断扩大国际市场的占有份额,从而获得市场定价权,最终建立起企业核心竞争力。

  (二)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一带一路”建设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不仅涉及到大国关系和地缘政治的调整与重构,还涉及到沿路各国、各地区的民族、宗教和传统文化的适应和调整问题。因此,一方面,我们要不断加强与沿路各国的相互协调和配合,尽快推动本地区的互联互通与一体化发展。逐步消除依托于该区域的人民币国际化所面临的风险;另一方面,我们应当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建设和亚投行设立的契机,积极与区域内国家及地区进行贸易、援助和投资,由此大力促进区域内采用人民币作为结算、投资和储备货币,并推动与更多的国家签署货币互换协议,一步一步增强人民币汇率的可控性和稳定性,从而逐步在“一带一路”范围内通过广泛深入的经贸联系和制度安排,形成以人民币为主要储备货币的“人民币区”,不断增强人民币的货币惯性。

  (三)不断深化金融市场改革,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一方面,加快金融市场建设,逐步打造地区性和国际性金融中心;加强人民币金融产品的创新,疏通人民币回流渠道;深化金融企业改革,培育国际级的金融企业集团;另一方面,逐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虽然人民币资本项目自由兑换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提,但不可操之过急,资本项目必须有序开放,逐步由管制转向监管,必须深化金融市场改革,完善金融体系,尽快建成高效率、多层次、多元化的资本市场,提高抵御由国际资本流动所带来的风险的能力。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