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访谈CURRENT AFFAIRS
专家访谈 / 正文

建立统一登记制度 推动动产融资安全高效发展

访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参事林铁钢

建立动产担保统一登记制度有利于发挥登记在保障担保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提高放贷机构开展动产融资积极性的作用。建议借《民法典》编纂契机,推动建立全国统一的动产担保登记制度,为动产融资发展营造安全、高效的制度环境。

  为进一步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我国于2007年颁布实施《物权法》,完善了动产担保制度,扩大了动产担保物的范围;明确了动产抵押登记原则;确立了动产担保登记的优先权规则。十年间,我国动产融资市场快速发展,动产逐渐成为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中的重要担保资源。但是,我国现行法律并未对动产担保统一登记作出规定,导致动产抵押贷款违约率偏高,无法获得长足发展。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参事林铁钢日前做客本报理论周刊时表示,目前,全国人大法工委正在组织《民法典》的编纂工作,他建议借此时机,建立动产担保统一登记制度,以全国性的电子化登记系统服务各类动产担保交易的权利公示。

  动产担保登记机构改进服务的尝试

  记者:《物权法》颁布以来,动产融资发展迅速,这对登记服务的便捷程度提出更高需求。请您介绍一下目前我国的动产登记服务状况如何?

  林铁钢:我国《物权法》、《担保法》规定了动产担保登记包括动产抵押登记和权利质押登记两类。其中,动产抵押登记有六类登记机构,包括抵押人住所地的县级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国务院民用航空主管部门、各港的港务监督机构、渔政渔港监管局、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车辆管理所、抵押人所在地公证部门,权利质押登记有七类登记机构,包括信贷征信机构(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国家知识产权局、国家版权局、证券登记结算机构、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出质股权所在公司登记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全国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机构已有十余家。

  为简化登记手续、便捷登记服务,登记机构在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了积极的尝试:

  首先,增加登记代理机构,避免当事人长途奔波。为了方便当事人登记,部分登记机构增加了登记代理机构开展代理登记,如工商总局在25个地方工商局设立商标专用权质押登记受理点,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增加授权证券公司作为证券质押登记代理机构等,都是登记机构优化服务改革的具体举措,避免了当事人长途奔波办理登记。

  其次,开通登记业务网上预申请和互联网查询。现阶段,有的登记机构开通了登记业务的网上预申请和预审核,如航空器抵押登记、著作权质押登记等,即将材料通过互联网上传至登记机构业务系统,登记机构审核后,当事人可以持与网上提交材料一致的材料前往现场提交。

  在互联网查询方面,一是可通过机构名称检索。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通过企业信息用信息公示系统公示的动产抵押信息,可通过输入出质人/抵押人的名称进行检索,但是,抵押登记的当事人并不能直接在网上完成登记,而是先向登记机构提出登记申请,由登记机构在20个工作日内录入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登记和查询之间存在时滞问题;二是定期网上公布列表类。如工商总局商标局定期在网站栏目中逐月发布本月发生登记列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按周在网站更新单一股票质押比例等。

  第三,应收账款质押登记依托全国集中统一的电子登记系统。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建设的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以下简称登记系统)是基于互联网运行的、全国集中统一的动产担保登记系统。登记系统提供《物权法》规定的应收账款质押登记服务,同时,根据动产融资的发展需要拓展服务范围,提供应收账款转让、融资租赁、保证金质押、存货和仓单质押等法律未明文规定,但实践有迫切需求的登记服务。登记不需要提交主债权合同、担保合同,仅需填写交易双方主体信息和担保财产信息。登记事项以起到公示特定物之上的担保权利的目的为限。登记系统7×24小时服务,登记在线实时完成,实时提供查询。截至2016年底,登记系统累计注册机构用户1.5万余家,发生登记241万笔、查询1085万笔。登记系统为应收账款融资的发展提供了高效、低成本的物权公示服务。

  动产担保登记存在成本高、效率低的问题

  记者:在向手续更简化,服务更便捷方向发展的同时,我国动产担保登记还存在哪些问题?

  林铁钢:目前,我国动产担保登记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成本高、效率低。首先,实地办理耗时耗力。目前动产担保登记实地办理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集中办理。当事人通过邮寄、委托他人办理或者直接提交材料的形式前往登记机构办理,如在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办理的航空器抵押登记、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办理的专利权质押登记、在中国版权交易中心办理的著作权登记等;二是各地分别办理。当事人一般前往指定地点办理登记,如一般动产的抵押登记设在抵押人所在地的登记机构,特殊动产的抵押登记设在所有权登记机构等。集中办理的形式,当事人需长途奔波,办理登记时间成本较高。而对于各地分别办理的形式,对于一些公司注册地和实际经营地址不一致的情形,需要当事人多地奔波,耗时耗力,登记效率不高。

  其次,提交材料多,审查时间长。目前我国动产抵押和权利质押登记电子化程度低,现场审查的登记方式仍占主流。从审查形式来看,根据登记机构发布的登记规范,除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应收账款质押登记无需提交书面材料外,其他的登记机构均需要通过提交各类书面文件,登记完成的时间从互联网实时办理到20个工作日不等。从提交的文件来看,一般包括登记申请文件、当事人身份证明材料等。除了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的动产抵押登记、在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办理的应收账款质押登记以外,其他动产或权利登记均需要提交“主合同”或“抵押/质押合同”。由于主合同、抵押合同等涉及当事人双方的商业敏感信息,当事人公开意愿不强,影响了当事人办理登记的积极性,造成物权保护不力。

  第三,查询不便,权利公示效果有限。动产担保登记的目的,是向利害关系人提示该动产或权利上已经存在的担保权益,维护交易安全。实践中,船舶、著作权、公证等登记不支持互联网在线查询,仅支持实地现场查询的形式;虽然其他的登记机构也在逐渐开展互联网在线查询,但由于登记理念不统一,大多数机构仍通过定期在网站公示本月或本周发生的所有登记信息列表的形式,当事人查询需下载全部文档逐一查看,检索效率低,不能起到有效公示权利和预防物权冲突的目的。

  营造动产融资发展的制度环境

  记者:数据显示,美国是世界上动产担保制度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动产融资占到小企业融资总量的70%,这说明我国的动产融资发展空间巨大。而建立动产担保统一登记制度正是进一步推动动产融资的有效途径,对此,您有哪些建议?

  林铁钢:建立动产担保统一登记制度有利于发挥登记在保障担保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提高放贷机构开展动产融资积极性的作用。建议借《民法典》编纂契机,推动建立全国统一的动产担保登记制度,为动产融资发展营造安全、高效的制度环境。

  第一,通过《民法典》建立动产担保统一登记制度。根据《担保法》和《物权法》的规定,动产登记机构由众多部门承担,而且由于未有动产担保登记的专门立法,因标的物和登记机构不同,登记程序不一致、审查方式不统一、登记申请文件和登记事项设计不一致、登记和查询电子化程度不一,造成我国动产担保登记服务效率低、公示效果差。而上述问题,是动产担保物权制度的立法问题。

  全国人大法工委正在组织《民法典》的编纂工作,其中物权分则涉及担保物权制度的修订。这为完善我国物权动产担保物权制度,建立统一登记提供了契机。建议在《民法典》物权分则的编纂过程中,总结《担保法》和《物权法》立法经验,借鉴国际经验,研究制定登记机构统一、登记程序统一、登记效力明确、涵盖各类动产担保形式的动产统一登记制度。

  第二,动产担保统一登记应涵盖的内容。在动产担保登记制度设计方面,应首先根据民商事活动的实际需要,整合“动产”和“动产担保”的概念。动产登记的统一既应包含《担保法》、《物权法》中的动产抵押和权利质押,还应当包括动产信托、融资租赁、所有权保留等新型动产融资和非典型担保的登记。只有建立与融资关系密切的动产担保统一登记制度,法律制度才具有生命力。从最大限度保护物权、鼓励交易,实现登记服务的社会与经济效益最大化的角度出发,应由立法明确建立动产统一登记制度,并由配套行政法规,明确统一登记机构的组建、登记审查方式、登记申请和登记事项、施行电子登记和查询等事项。

  第三,完善与动产担保统一登记相关的法律规定。根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2015年发布的《担保权益示范法草案》以及《担保交易立法指南》等国际动产担保示范法,完善的动产担保物权立法包括动产担保物权定义、担保物权范围、担保合同以及担保物权的设定、公示、效力、受偿次序、实现和消灭等九个方面。我国现行动产担保物权立法因担保物类型不同、抵押和质押担保形式的不同,以致担保物权的公示方式、受偿顺位以及权利实现等方面的规定存在缺位和冲突的问题。为此,应当通过构建统一的登记公示制度、统一的受偿顺位规则,梳理和解决动产担保物权制度其他方面的立法问题,建立适应现代民商事交易需要的担保物权制度。

责任编辑:zcf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