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支付CURRENT AFFAIRS
支付 / 正文
北大黄益平:移动支付重塑“繁荣线”,东西部发展差距8年缩小15%

  过去,我国西北部区域占国土面积的56.29%,却只贡献了4.3%的GDP,养育了5.61%的人口。如今,这一区域的巨大发展潜力正在被以移动支付为代表的金融科技唤醒。 

  7月8日,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指出,从2011年到2018年,移动支付正在打破传统的“黑河—腾冲分割线”,东西部金融服务可得性的差距缩小了15%。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的一系列研究发现,移动支付的采用有助于农民向非农产业转移、增加新注册企业的数量甚至提高老百姓的收入水平。 

  黄益平口中的“黑河—腾冲分割线”是1935年由著名地理经济学家胡焕庸教授提出,又名“胡焕庸线”,这条线北起黑龙江黑河一路向着西南延伸,直至云南腾冲,将中国切分为两大板块:人口密集的东南部和人口稀疏的西北部。人口分布决定了经济活跃程度,这条线不仅是一条地理和人口分隔线,更带来了东西部地区经济成长和社会发展的鸿沟。 

  但移动支付正在打破这个发展鸿沟。2016年,北京大学数字金融中心编制了“北京大学数字普惠金融指数”,通过追踪支付宝2011年数据的变化发现,代表移动支付覆盖率的广度指数跨越了传统的“黑河—腾冲线”,8年来东西部移动支付覆盖率的差异下降了15%。 

  如果再细看省市间的变化,则效果更为明显。2011年,移动支付覆盖最高地区(上海)和最低地区(青海)之间的差距达50.4倍,而到2018年,覆盖最高地区为(北京),最低地区为(西藏),地区间的差距已降至1.42倍,这意味着,从2011年到2018年,移动支付覆盖率地区间差异极值缩小了近50倍。 

  黄益平解释到,过去,我国的东西部金融服务中的 “胡焕庸线”现象也十分明显。西部经济落后,获得银行信贷及相应金融资源越来越少;而经济发达地区获得的银行信贷及相应金融资源越来越多。但长此以往就会进一步拉大地区发展差距,陷入恶性循环。如今,在北京的用户和在西藏用户获得的金融服务差别已经大为缩小。从这个意义上说,以移动支付为代表的数字金融所带来的变化可能是革命性的、历史性的。

责任编辑:李柳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