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创新CURRENT AFFAIRS
金融创新 / 正文
人工智能能给中国制造带来转机吗

  人工智能是不是中国制造的转机?赋能传统企业的难点到底是什么?企业自身又该突破怎样的困境?在由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主办、中国大数据产业生态联盟和香江独角兽牧场联合主办的“赋能工业智能”研讨沙龙上,来自人工智能大数据领域的科创企业、来自传统制造企业的广汽集团、华发集团以及互联网公司百度、腾讯和用友等企业代表进行了深入探讨。

  《金融时报》记者:人工智能能解决什么问题?有哪些是它不能解决的?

  刘宗长(天泽智云CTO):我觉得人工智能能解决三个问题:其一,知识的利用效率和利用成本问题,如果能够把专家的经验,用人工智能的建模方法固定下来,那么整个知识的传承和使用效率都可以提高;其二,人工智能可以帮我们探索到一些过去不知道的知识,或者没有办法去发现的问题;其三,人工智能可以去做一些人类做得效率比较低,或者做不好的事情。举个例子,像工业生产线上质量的检测,以前通过人去做质检,可能效率很低,并且犯错的机率很高。现在我们用一些机器视觉的技术,可以把过去人工的效率提升10倍以上,并且错误率几乎降到可以忽略。

  过去中国工业的增长,主要有三个要素:劳动力要素、资源要素、投资要素,以投资要素作为驱动。现在要做转变,转变成效率驱动和知识驱动,在这方面,人工智能确实能带来工业效率、成本和知识获取速度的提升。

  但是在基础问题上,中国工业还有许多功课要补,比如核心工艺问题、基础原材料问题,包括工业过程当中的管理科学等问题。在整个工业里,有很多令人敬畏的核心知识,我们现在讲到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在浩瀚的工业知识体系面前,我们可能还只是一个小学生。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人工智能是中国企业的转机吗?

  张进(广汽集团智能网联技术研发中心主任首席技术总监):我觉得这不是一个转机,应该是提供了一个舞台,让中国制造和世界制造能够同台竞技,能不能打赢看我们的了。作为人工智能,它一定有产品,一定要去考虑一个比较系统、完整的解决方案。但我们仍要重视传统的基础领域。另外,品质永远是第一位的。

  郭金铜(用友集团CMO):首先,我觉得任何技术都不能承担一个救世主的重任。其次,人工智能本质上是一种技术,是一种工具,能不能发挥作用,核心是看中国的制造企业本身想做什么,怎么做,想不想转。再次,企业家最核心的诉求是应用,找到适合其企业发展的应用。最后,什么叫转机?我们用一个更正向的词叫进化,每一次新技术都必然诞生新的应用,每一次新的应用必然诞生新的企业管理模式,新的企业管理模式进而会升华出新的企业管理思想。如果一个新技术不能诞生出这样一个新的企业管理思想和企业管理模式,那就谈不上进化,也谈不上转型。

  常雷(偶数科技创始人兼CEO):任何一个新技术的出现或进化,都会带来各方面的变化。举一个简单例子,当年计算机或者互联网出现的时候,并不是在一些老的企业发生转型或者升华,大部分是一些新的企业替换了这些老的企业。我现在认为,人工智能跟过去技术是一样,老的这些企业如果不能够很好的转型,必然会有新的企业使用人工智能等新的技术,带来一些新的管理模式,必定要替换它。人工智能应该是中国制造业的一个很好机会,因为这个技术不仅用在制造业,在其他各个行业都会带来一个革命性的变化。

  凡晓芝(百度公司高级市场顾问):AI对所有行业都会有颠覆作用。总体看有两个路径,一是AI驱动传统产业升级;二是从零开始,从AI开始做产品。我认为,AI带来的不是进化,而是颠覆。没有AI思维、不以AI驱动的公司将会被淘汰;AI会诞生新的产品品类,会对现在的传统企业形成降维攻击,比如无人驾驶一定是对汽车制造业的颠覆性改变,它会改变传统产业的运营方式、制造方式。再比如,我们的Duer OS平台,不到1年的时间,植入了Duer OS语音助手的设备已达1亿台,包括华为、OPPO、VIVO、小米等到手机。

  《金融时报》记者:AI赋能传统企业的难点是什么?人工智能能够为传统企业提供哪些赋能服务?

  张金兴(华发集团总经理助理):关于赋能传统行业的问题,我认为是双向的。人工智能是一个工具,工具首先是来源于实体企业的需求,最终也要加速实体企业的发展。赋能不仅是AI技术来进行传统产业的赋能,运用人工智能开发,传统企业也能对它进行一些赋能,推进产品的迭代和升级。

  第一,融合的问题。不管是人工智能还是传统行业,要进行整体的融合必须先了解彼此的需求,比如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企业场景里面,需对整个生态有一个理解,才能更好应用,才能促进这个企业进一步健康有序发展。第二,突破的问题。各个行业的思维模式,包括商业模式都不相同,但是人工智能来了之后,作为一个传统行业,就要打破传统思维模式,这对原来的认知有一个非常大的改变。如果只是引进了一些人工智能技术层面或者产品层面的东西,整个思维模式方面没有改变,这个东西也做不太好,就融合不了。第三,创新的问题。人工智能和传统行业结合之后,不仅存在商业模式的变化,还有管理模式、运作模式的变化。在这个变化过程中,会产生很多问题,必须有一个新的方式来应对,从而更好实现双向赋能。

  刘宗长(天泽智云CTO):从制造企业角度看,面对人工智能最大的困难是,很多基础设施没有做好准备,尤其在数据方面,包括整个流转、采集、平台基础设施等方面。因为人工智能是脱离不开数据的,我们是不是有足够带标签的数据,能够做这样的训练,很多企业过去没有这个意识去积累数据资产。

  从人工智能企业角度看,怎样用这样一个技术给企业产生价值。人工智能企业往往会站在技术的层面上讲问题,而企业更关注的是价值层面,你能帮我解决什么问题,你能给我带来多少效益,而这些问题人工智能企业很难回答。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