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创新CURRENT AFFAIRS
金融创新 / 正文

人工智能布局金融

智能投顾开启“千人千面”财富管理新纪元

  对投资理财、资产配置和金融行业感兴趣的人,相信最近这段时间都会听到一个词——智能投顾。

  自去年开始,诞生于2008年的智能投顾进入全面探索阶段:前有初创公司发布App、更新智能投顾功能,后有招商银行发布摩羯智投,高盛宣布研究智能投顾技术并遣散为投行和大客户进行投资理财实盘操作的近600名交易员。

  10月27日,香港金融科技周闭幕,人工智能成为最受追捧的热点,其概念得到了迅速普及和广泛传播。在这样的背景下,人工智能又被各家金融机构迅速普及到了财富管理行业。

  金融科技巨头布局智能投顾

  智能投顾以“一对多”的高效超越了人工投顾“一对一”的服务。

  据记者梳理,目前,人工智能优先集中于金融、医疗健康、自动驾驶、电商零售、机器人、教育、安防、个人助理八大板块。包括谷歌、Facebook、微软与IBM在内,站在时代前沿的所有企业巨头都在激烈竞争人工智能的一席之地。而在金融板块中,人工智能主要体现于四个领域,即智能监管、智能管理、智能交易和智能投顾。

  “投资顾问是金融行业最重要、最普遍的岗位。优秀的投资顾问作为一专多能的金融通才,不仅熟悉金融产品,还要熟悉保险、证券、不动产甚至邮票、黄金等各种投资工具和交易规则,同时要具备相当的专业知识和敏锐的洞察力,熟悉相关法律法规,善于不断充电更新自己,才能为客户提供满意而有价值的回报。”一位理财顾问对记者说。

  可以看出,客户与投资顾问的沟通贯穿服务的始终,智能投顾与客户间的人机交流也因此体现其核心竞争力。

  根据花旗银行的最新研究,2012年智能投顾管理的资产基本为零,截至2015年年底,智能投资顾问所掌握的资产已增至187亿美元。2016年,美国智能投顾管理的产品约500亿至600亿美元,虽只占理财市场19万亿美元之“一角”,但瑞银、美国银行、摩根士丹利等华尔街老牌机构均已捷足先登。花旗预测,未来10年智能投顾总额将达5万亿美元。

  千人千面的专属资产配置组合

  云锋金融集团CEO李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传统投资顾问而言,智能投顾的出现解决了财富管理行业中的几大痛点。一是传统财富管理所能覆盖的客户规模有限,由于费用高的原因,传统的财富管理主要面向高净值客户,而无法覆盖其他有财富管理需求的中产阶层客户。二是客户和理财师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性导致了资产配置效率低。三是理财师的水平参差不齐,大部分年轻的理财师缺乏经验,无法对市场上突如其来的变化作出正确的判断。”

  智能投顾高透明度、低费率、低门槛、高效便捷等显著优势恰好能够解决以上的痛点。随着国民财富的累计,专业投顾的服务需求凸显,并且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发展浪潮的推动下,智能投顾便有了广阔的用武之地。

  “目前,我们推出了智能投顾类平台‘有鱼智投’,可以为用户提供个性化风险测评,并根据风险偏好推荐与之匹配的专属资产配置组合,做到千人千面。”李婷介绍,“云锋金融能够做到全球、全资产类别的优质资产覆盖。”

  李婷认为,真正的智能投顾门槛非常高,不仅需要有丰富的金融行业经验,具备对管理人的尽调能力、对优质资产的获取能力,还需要有庞大的市场数据处理能力以及对投资者的理解分析能力,这不是依靠抓取数据以及一两个大数据工程师就能够解决的问题。据介绍,有鱼智投的风险评测就借鉴了行为金融学、诺贝尔前景理论等,有一套量化筛选指标体系对全球上万只基金采取自评级。

  除了初创公司以外,传统金融机构也争相在智能投顾方面进行布局。黑石集团的阿拉丁系统是智能投顾的鼻祖。目前,全球货币总量达200多万亿美元,美国货币总量达80万亿美元,而阿拉丁系统管理的货币资产就已达15万亿美元。

  智能投顾对既有监管模式的挑战

  每一个新生事物的出现都要经历成长的过程。记者随机采访的几位投资者均表示,虽然智能投顾面世多年,但他们仍不清楚这种模式的优势和局限,如机器给出的投资建议是不是以纯自动化的方式生成,整个流程是否有人类顾问的参与,用户自身的整体财务状况是否纳入了算法模型等。此外,有采访对象对记者表示,很担心某些智能投顾平台在推荐产品时具有倾向性,会在投资组合中以较大比例配置某类金融产品。

  “智能投顾作为为用户提供在线理财服务的技术手段,在被热捧的背后,让人担忧的是智能投顾是否存在套利风险。客户所感受到的只是极致的用户体验,但其背后到底需要多大的技术支撑,需要承受多大的投资风险,我们不得而知。”一位资深网贷投资人表示。

  而现阶段,现行法规对人工智能服务的形式尚无具体准确的解释,智能投顾局限于投资决策建议而无法从事资管业务。

  对此,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巴洁如建议:“随着智能投顾在技术算法和业务模式上的发展和演变,相应的监管方式和监管措施也需要不断进行适应性调整。监管主体应具备必要的技术能力,从而对平台的数据输入(客户信息获取)和数据输出(客户画像和定制化投资建议)进行检查,以防范和监控风险。此外,还可以学习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的经验,出台专门的指引或规范文件,对智能投顾服务市场进行专项审查并密切跟踪金融科技领域发展情况。”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