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科技CURRENT AFFAIRS
金融科技 / 正文
金融科技“出海”东南亚

  近日,国内金融科技机构凡普金科与新加坡Cash wagon签订战略合作仪式,双方将基于大数据处理和金融科技研发开展密切合作,进一步帮助Cash wagon拓展东南亚地区的智能金融服务。

  这并不是凡普金科“出海”东南亚的第一步。去年,其参与了越南知名电商平台Tiki.vn的C轮投资,通过合作推动Tiki.vn从一个电子商务平台转变成为越南用户提供丰富的高品质生活方式的平台。

  近年来,国内金融科技企业“出海”东南亚已成为一种趋势。从蚂蚁金服、财付通,到如今越来越多的公司通过落地印尼、新加坡、越南等地,实现国际化战略的试水与探索。

  “触手可及”的东南亚

  同样“出海”东南亚,2017年,PINTEC集团成立合资公司PIVOT,落地东南亚推广数字化财富管理及智能投顾技术服务。PINTEC品钛创始人兼CEO魏伟告诉记者,目前第三方支付、智能信贷、智能投顾等金融科技新兴产业都开始走向国际,再结合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海外市场尤其是东南亚市场有望成为中国金融科技企业的另一个战场。

  选择东南亚,似乎是金融科技公司不约而同的决定,而这也与东南亚市场环境以及“出海”企业的诉求相关。

  魏伟表示,东南亚与中国之间交往非常多,市场相近;印尼、泰国、马来西亚等国拥有快速发展的中产阶级客群;目前东南亚的投资服务尚不完善,投资成本较高,传统银行的投资门槛很难满足普通人理财或者资产管理的需求。“基于地理区位、人口红利、市场成熟、资本聚焦、经济发展阶段等多重因素,东南亚成为中国企业国际化的第一站。”他表示。

  当然,“走出去”的战略也与国内环境的变化息息相关。

  集中“出海”潮折射出国内市场竞争激烈,各项成本水涨船高,加之监管趋严,盈利和生存空间进一步被压缩。而东南亚正处于发展红利期,国内公司通过复制自身成功经验,在东南亚快速“跑马圈地”。

  “庞大的人口数量、较高的移动互联网普及率,再加上普惠金融的巨大缺口,一切都很像中国2012年前后的样子。那个时候,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还处在腾飞前期,机遇无限。在东南亚复刻中国互金行业走过的路,在新的市场孕育新的‘独角兽’,成为不少平台‘出海’的动机。”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这样总结道。也正因为上述原因,造成东南亚成了国内金融科技公司“触手可及”的开拓之地。

  环境各有不同

  事实上,东南亚各国普惠金融的发展条件不同,生态环境差别较大,“出海”机构面临的环境不尽相同。

  “比如,马来西亚拥有完善的个人征信体系,相关金融机构可以根据这些征信数据提供精准化的P2P贷款风险定价与贷后管理服务。但包括印尼、菲律宾等国家个人征信体系还不够完善,中国金融科技机构可以提供相应的风控模型与借款人行为分析洞察技术,从而降低当地P2P等普惠金融的运作风险。”Cash wagon创始人兼CEO Maxim Chernushchenko表示。

  选择新加坡多数是基于其发达的金融环境。2013年,新联在线进入新加坡市场,正是考虑到新加坡具有完善的金融发展生态、完善的征信体系,对互联网金融创新持开放、拥抱、鼓励的态度,且储备了众多互联网技术、金融等领域优秀人才。更为重要的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今年开始批准发放资本市场服务牌照,相当于国内的网贷行业牌照,目前新联在线(新加坡)也已经拿到该牌照。

  薛洪言告诉记者,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相比,市场成熟度差异很大,所以落地新加坡会更偏向开展智能投顾、大数据甚至是区块链、ICO等业务,其他则以现金贷、第三方支付、P2P等基础服务为主。

  “出海”模式各有不同

  据悉,此次与凡普金科签订战略合作仪式的Cash wagon是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金融科技公司,致力于运用先进的技术为东南亚地区的用户提供金融服务信息。通过合作,凡普金科可以将业务范围以新加坡为中心拓展到东南亚市场。

  不同形式的合作正在沿着“出海”东南亚的足迹延展开来。

  早期,陆金所通过旗下的陆国际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进入新加坡市场;中国信贷则是通过收购当地持牌公司Havenport获得了基金管理交易的资质。“这种直接投资的方式拥有完全的主权,决策响应快,执行策略比较彻底。”薛洪言表示。

  不过,不同于传统独资公司、收购并购、设办事处等“出海”方式,越来越多科技金融公司选择与已经在当地有一定基础的企业合作开展业务。如蚂蚁金服就是以典型的“技术输出+资本赋能”,形成了“技术出海+当地合作伙伴”的模式。

  凡普金科和PINTEC也基本属于这种形式。凡普金科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张辉表示,基于对东南亚市场的考察和调研发现,东南亚国家的文化和中国是类似的,但是东南亚还是非常复杂的,整个政治环境、当地的经营环境和中国差异非常大,经过一段时间考察摸索之后,以并购或者收购当地公司的方式进入东南亚市场是最合适之举。

  “我们采取合资公司的方式,对PINTEC而言是 ‘性价比’最高的。”PINTEC品钛财富管理CEO郑毓栋称,与之合作的富卫香港(FWD)手握保险牌照且已在新加坡、泰国、越南、菲律宾、印尼等8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无论是牌照还是政府、市场资源,携手境外企业能更快地降低成本并实现本地化。

  充分考量市场环境

  不过,业内人士也表示,对东南亚的“出海”应保持审慎态度,政治风险不容回避。另外,各国也对新兴金融模式落户当地有着不同的态度。

  去年,马来西亚金融监管部门从20多家申请机构中,仅仅批复5个P2P业务牌照,主要原因是担心大部分机构缺乏完善的风控体系,难以确保资产端的投资安全性。印尼金融监管部门则将第三方支付牌照授予当地电信运营商,旨在借助后者相对雄厚的资金实力,解决相关金融科技产品兑付问题。

  相关人士表示,企业进军海外市场需要调研的因素非常多,人口基数、经济发展状况、移动设备的覆盖率、当地传统金融机构的金融服务覆盖度、金融科技发展条件等都是需要调研的重要因素。例如,此前一波现金贷企业“出海”印尼,面对征信数据的缺失,就需自建数据库和风控系统,耗时并不短。

  魏伟直言,国内金融科技公司经历了野蛮生长到有序稳健发展,而海外战场也会出现中国市场类似的发展趋势,即从红利期的快速布局到市场逐渐回归理性后的洗牌。到海外发展的金融科技企业更应该结合当地市场实际,去解决和满足市场的需求,创造长期的价值。

责任编辑:hanhao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