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证券 / 基金 / 正文

CVC引领技术创新与金融创新“双轮驱动”

加足马力支持科创型企业发展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作者:见习记者 解旖媛2020-01-16

  2019年,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成立难度加大。投中研究院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新成立基金数量缩减两成,562只基金完成募集,共计募集1408亿美元。投资方面,VC/PE投资活动显著降温,机构普遍放缓投资节奏,创投市场全面回调,创投交易数量几近腰斩,尤其早期投资现大退潮。

  在2019年VC/PE募资寒冬中,有一股支持创新的力量引人注目,那就是CVC(企业风险投资)。日前,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和创业邦共同研究并发布的《2019中国CVC行业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相比于传统VC,CVC投资周期长,风险容忍度高,增值服务多,企业估值高以及整体上对社会创新贡献更大。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表示,CVC最大的意义在于对创新的激励,其本质是将传统企业的创新研发制度和传统风投机构寻找创新企业的投资制度进行有效结合,通过真正的技术创新驱动经济发展。

  全球CVC投资规模稳步增长

  CVC即企业风险投资,通常为非金融企业设立的独立投资子公司或者投资部,其投资资金一般由母公司提供,投资金额不需要受到资金合同期的限制。它与传统VC的最大不同是优先考虑战略目标,而非财务回报。与此同时,CVC与传统VC相比在资金来源、期限设计方面都完全不同且更具优势,投资企业的长期创新更优,成功退出概率更高,市场估值更高。

  CVC最初起源于美国,第一只CVC基金成立于上世纪60年代。80年代中期,CVC达到顶峰期,管理基金规模达202亿美元。二十一世纪以来,随着互联网等高科技行业的发展,整个风险投资行业的规模越来越大。英特尔、谷歌等都成为主要参与者,以服务母公司战略与获取创新为目标,投资了一个又一个行业的头部企业。

  报告显示,在过去5年中,全球CVC交易的规模、单数和新增活跃度都处于稳步增长阶段。2018年,全球CVC投资规模总计达530亿美元,共计完成2740笔投资,平均单笔交易规模约为2600万美元,与2017年同期相比,投资规模上升47%,交易单数上升32%。

  从CVC活跃度在全球板块上的分布来看,CVC最活跃地区仍在北美,尤其在以硅谷为创新核心的加州地区。数据显示,全球CVC投资的40%发生在北美,将近40%发生在亚洲,剩余20%在欧洲。其中,亚洲CVC投资近年来正在迅速崛起,活跃度已经逼近北美。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活跃的CVC包括谷歌、英特尔、高通等,前五家巨头投资总数为278次。中国最活跃的前五大CVC分别是腾讯、阿里巴巴、京东、复星集团和海尔,总共进行了271次投资。

  从行业分布上看,CVC的业务变化趋势逐步与传统VC保持一致,偏向于投资最前沿、最先进的技术,如互联网产业、健康医疗、移动支付、移动手机等。其中,CVC的活跃领域通常具有三个特点,一是处于激烈技术变革、高度竞争、弱独立性的行业;二是处于创业企业作为重要创新来源的行业;三是企业如果占有更强的技术及市场资源,在CVC领域更活跃。

  中国CVC投资的阶段比较靠前

  与欧美国家相比,我国CVC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展后劲十足。近年来,中国CVC不论是投资规模还是市场表现、影响力,丝毫不亚于传统风险投资。2018年,中国CVC投资规模为203亿元,占整个风险投资金额约17%。作为一种新型的创投组织形式,CVC已经成为我国创投资本市场中一股不可忽视的中坚力量。

  从投资阶段来看,和传统VC相比,中国CVC投资的阶段比较靠前,主要投向种子期、初创期的企业。报告认为,传统VC更偏好投资成熟期和扩张期的企业,从而在短时间内获得较高的回报。

  从行业上来看,中国本土CVC更加关注高科技行业。数据显示,2009年以来,CVC投资最多的行业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领域,占比40%,远高于制造业的13%。而传统VC在高科技行业占比仅为25%,基本与制造业24%持平。

  具体来看,CVC投资主要集中在互联网、IT、电信及增值业务和娱乐传媒四类行业,其中投资在互联网领域的案例数和总金额遥遥领先,投资占比均超过三成。此外,近年来本土CVC还积极参与和推动了产业创新的进程,在5G、生物医药、大健康领域的投资活跃度也在不断增强。

  投中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0月11日,腾讯科技累计投资事件达802起,投资企业超654家,累计投资金额超过3041.96亿元。投后进入下一轮企业数量351家,投后发生并购企业数量107家,投后上市企业数高达13家。阿里巴巴战投部累计投资事件396起,投资企业数量331家,累计投资金额超3805.93亿元。投后进入下一轮企业数量165家,投后发生并购企业数量65家,投后上市企业数达7家。与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投资较多不同,腾讯和阿里巴巴在多个领域“广撒网”。2019年,腾讯投资了快手、知乎等文化传媒领域的“领头羊”。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对此表示,总体来看,中国CVC对创新的应用广泛,涵盖不同的发展阶段、市值水平、技术相关性强弱的不同企业,乃至产业链创新及供应链金融构建的各种组织生态。这种创新驱动与当下中国经济方向契合,可以有效地推动解决中小科技企业融资问题和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问题,促进产业链结构调整,推动构建底层创新战略。

  激励CVC投资更多创新领域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组织与战略管理系主任路江涌表示,CVC投资最终的核心,一定是推动创新的发展。田轩表示,整体而言,CVC对创新有着积极的贡献,但CVC也客观存在一些问题亟待解决。通常情况下,CVC存在反垄断、产权保护、信息披露等问题。同时,也存在一些糟糕的情况,如CVC可能与被投资企业存在竞争关系,“剥削”而非“培育”被投资企业的技术创新,限制被投资企业的可用市场资源,可能面临代理问题,给被投资企业带来不确定性等。

  “要从宏观、中观、微观几个维度发力,发挥CVC对实体创新的短期包容性和长期价值创造的充分有效性。”田轩补充道,宏观层面,要打造公平稳定的契约型商业环境;中观层面,应充分发挥CVC对于高新技术产业,尤其是顶层技术创新的战略优势;微观层面,结合市场和企业自身情况灵活运用CVC解决融资约束、企业治理与传承、新技术研发与新市场布局、产业转型升级等问题。

  全国政协副主席、民建中央常务副主席辜胜阻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调研时表示,CVC是促进技术创新的重要投资模式。近年来,全球范围内CVC的机构数量和投资规模呈上升趋势,以BAT为代表的中国科技巨头广泛开展了CVC模式,CVC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大力发展企业风险投资,有利于推动技术创新与金融创新“双轮驱动”,孵化出更多科创型企业。

  对于CVC未来的良性发展,辜胜阻提出了六点对策和建议:一要更加关注对具有发展潜力的早期项目进行投资和孵化,推动企业风险投资阶段前移,大力支持物联网、人工智能、5G等新技术发展;二要更加重视多元合作,拓宽合作渠道和资金来源;三要完善合伙人制度,健全人力资本的创新激励机制;四要优化各类要素参与分配的制度体系;五要强化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加强对不同阶段、不同类型的创新型企业的支持;六要营造更宽松的发展环境,激发企业从事风险投资的动力与活力,合理运用具有中国特色的“天使税制”等税收激励措施,减少企业开展CVC业务的成本,引导更多CVC资金投资创新领域。

相关文章

访问电脑版 | 关于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6720068

Copyright © www.jrsb.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