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市公司CURRENT AFFAIRS
上市公司 / 正文
苏州市跨境知识产权贸易收支情况分析

  苏州是外资集聚大市,同时也是全国跨境知识产权交易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2018年苏州市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收支占全国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收支的比重高达7.84%。本文对苏州市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收支情况进行了全面调查,分析存在的问题并提出相应政策建议。

  一、苏州市跨境知识产权收支情况

  (一)基本情况

  2015年至2018年,苏州市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收支总额108.38亿美元,其中跨境收入0.49亿美元,跨境支出107.89亿美元,逆差107.4亿美元,收支总额占全国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收支的比重为8.8%,其中跨境支出的比重占全国比重高达9.76% 。

  (二)收支主要特征

  一是跨境知识产权收支长期逆差且持续增长。2015年以来,苏州市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收支长期呈现逆差状态,逆差年均为26.85亿美元,并以10.57%的增速继续扩大。预计2019年全年逆差将达到33.91亿美元的历史新高。二是逆差增长主要来源于支出的增长。2015年以来,苏州市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支出年均实现10.6%的增长,年均增长额高达2.75亿美元。收入年均增幅20.22%,但年均增长额仅为191.05万美元。三是从交易项目看,主要集中于特许和商标使用费、研发成果使用费两项。2018年苏州市特许和商标使用费收支20.99亿美元,研发成果使用费收支11.27亿美元,两项支出合计32.26亿美元,占苏州市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支出总额的99.92%。特许和商标使用费主要集中于使用境内外各类商标、品牌名称、特许技术等产生的费用,研发成果使用费主要集中于使用境内外专有技术、专利、境外研发成果等产生的费用。其中,收入主要集中在医药和游戏行业,支出主要集中在品牌服装、电子加工和汽车制造行业。四是从交易国别看,支出主要集中于德国等技术发达国家,收入主要集中于欧美和东南亚地区。苏州市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支出最为集中的国家和地区分别为德国、荷兰、日本和美国。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收入最为集中的国家和地区为法国、越南、美国和泰国。

  二、存在的问题

  (一)转型升级尚未完成,自主品牌建设尚未成熟,传统代工模式筑底服贸支出局面一时难以改观。目前苏州市外向型经济结构仍以加工制造业为主,2018年苏州市电子加工贸易外汇收支占全市外汇收支比重高达43.12%。近年来,苏州虽然已经加大力度投入产业转型升级,但转型升级尚未完成,总体跨境知识产权对外输出能力依然不高,2018年苏州市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占服务贸易收入比重也仅为0.27%,与全国占比2.38% 存在较大差距。

  (二)长期逆差推高苏州市整体服贸收支逆差,跨境外汇资金平衡管理承压。2018年苏州市服务贸易外汇收支逆差(不含收益及其他经常转移,如利润汇出等)总额6.86亿美元,仅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对逆差的贡献度就高达465.91%。由于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每年大额流出且连年保持增长,外汇流出压力长期保持高位,对现行外汇收支平衡管理带来挑战。

  (三)中美贸易摩擦外部因素对原有全球产业链产生冲击,包括知识产权在内的服务贸易业务收支受到影响。一是贸易摩擦对知识产权使用存在连带影响。目前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重点集中在货物贸易领域,因部分服务贸易与货物贸易紧密相关,如跨境知识产权使用费、佣金、咨询管理等服务贸易均与企业销量挂钩,一旦货物贸易受到影响,势必对上述业务产生连带影响。二是技术出口保护增强对跨境知识产权使用产生负面影响。随着全球贸易摩擦的加剧,各国正逐渐提高对技术出口的保护力度以在贸易战中增加砝码。如2018年11月,美国商务部出台最严技术出口管制方案,拟对14项美国认为涉及国家安全和前沿科技的技术进行管制;2019年5月美国共和党提出《2019年中国技术转让控制法案》,将《中国制造2025》中的“核心技术”全部列入管制清单。

  三、政策建议

  (一)继续加强战略扶持和科技创新,促进科研转化,建立自主品牌,提高苏州市知识产权输出能力。一方面,建议政府部门从战略高度和政策层面对服务业加强引导和扶持,提高实体经济的技术创新能力,提高研发经费投入和科研转化率,进一步优化研发资源配置,突出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发展路线。另一方面,建议企业加大投入建立自主品牌,加快培育价值链竞争能力,推动价值创造向上游转移,推高苏州企业在全球价值链整体地位,加快推动价值创造和知识产权向全球输出。

  (二)加强知识产权跨境资金流动监测和预警,建立外汇、税务、商务等部门间联系机制。各部门之间应充分利用现有外汇收支数据,提高对知识产权跨境资金流动的监测和预警,对于大额、高频、分拆的对外支出数据进行监测。同时加强同税务部门联系,实现税务、外汇数据共享互利,通过交换可疑线索,加强对违规利润汇出、服务贸易支出业务的监督管理。加强同商务部门联系,通过线索共享,对未取得技术进口备案登记的限制类技术及专利使用费支出的企业应严格查处。

  (三)加大调研力度,持续关注中美贸易摩擦对知识产权业务影响,做好预判和引导工作。当前国际经贸环境多变,跨境知识产权的使用情况将直接或间接受到影响。外汇、税务等相关部门应深入调查企业,充分了解企业知识产权使用的模式和特点,掌握贸易摩擦将会对企业知识产权带来的影响。同时对当地形势做好预判,根据外汇收支数据的变化情况,及时对企业进行回访,第一时间掌握企业经营变化并向上级局和地方政府反馈,帮助企业进一步向相关部门寻求政策扶持。

  (四)加强对企业和银行的服务型管理。建议外汇、税务等相关部门在不断提升自身监管能力、完善信息链的同时,加强对企业的服务和对银行的指导,最大程度地消除企业办理业务与银行尽职调查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提高银行业务真实性审核效率。同时加大力度鼓励银行对科创型和研发输出型企业的金融支持,解决企业在初创、研发过程对资金需求的困难。

责任编辑:杨致远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