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融资租赁CURRENT AFFAIRS
融资租赁 / 正文
供应链金融:多方共促链上企业信用“共享”

  针对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题,业界已在实践供应链金融模式。今年两会期间,也有一些代表委员为发展供应链金融建言献策,认为供应链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发展能起到推动作用,希望加强监管,并对供应链金融的参与各方给予相关的政策支持。

  何为供应链金融?按照云南信托的相关解释,供应链金融的本质是“共享信用”,即金融机构摆脱传统的主体授信思路,将产业链中核心企业的信用“共享”至其上下游小微企业,开展“N+1+N”的全产业链条金融服务,以真实的贸易背景和历史数据为基础,叠加核心的“确权”,将过往流动性较差的应收/应付账款等供应链资产盘活,使之在交易中产生价值,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难。

  举个例子,融资难、融资贵一直以来都是物流行业的痛点:大多数审批需要房产等抵押物,而一些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利率高,借贷额度也难以满足承运商的需求。据长久物流公司一位承运商张师傅介绍,他所在公司14名员工工资、运输车辆的维修费、路桥费、油费等费用一年有近千万元的运输成本。“我们接一个订单,一般3个月后才能结算,这期间的每个环节都要先行垫付费用。由于缺乏抵押物、经营规模不大,以前贷款经常碰壁。”而长久物流与开鑫金服旗下开金中心开展深入合作后,通过盘活应收账款,提前兑现运输款,张师傅及时获得了所需款项。

  依靠核心企业信用,再加上应收账款,长久物流链上企业融资需求得到满足。据开鑫金服高级咨询顾问胡汉光介绍,现在公司主要开展应收账款质押融资,但供应链系统的可扩展性特别强,可以实现供应链金融产品的全覆盖。随着业务的发展,还可以服务下游分销商的预付类融资需求以及存货质押融资需求等。

  除了将存货、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应收票据等提前“变现”,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道口贷”提出了另一种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用数据创造和充分的信息披露替代传统意义的抵押担保。”道口贷CEO罗川在谈到供应链金融实践时说,依托供应链的真实贸易背景,不但能对企业有形资产进行评价,而且通过运用互联网金融科技手段,能对企业的企业家精神、企业声誉、道德风险以及信用历史等一些无形的、传统评价手段难以量化评价的要素进行精准评估,以此为企业创造信用。

  此模式下如何有效防控企业可能产生的违约风险?罗川表示,“道口贷”是借助信息持续充分披露的手段,将企业信用与企业实际控制人信用相绑定。通过互联网对融资主体和资金流向实施及时信息发布,建立起不同于银行的社会监督和信用约束机制,提高违约成本,规避道德风险,有效加强风险监控。

  在罗川看来,对企业的约束机制由原来单一的银行信用约束变成社会信用与银行信用的双重约束,增加了企业违约成本,降低了银行风险,提升了银行向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支持的信心。通过发挥金融科技的作用,这种方案可实现传统信用数据的互联网化,打造全新的中小企业信用结构,为有效加快我国中小企业信用体系建设提供了路径。

  和其他机构相比,信托公司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的优势在于其资金来源途径较广、业务模式灵活且效率较高,能根据客户个性化的需求为其设计产品并快速放款。比如云南信托2015年初成立的“云程万理”系列产品,围绕核心企业的应收/应付账款、供应链、商业保理等提供一揽子的产品解决方案;云南信托会泽32号农之家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线上+线下”的服务模式,为合作社、合作联社、农场及实业农民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资金信贷、农资销售、农技指导、农机服务和农产品销售等一系列服务,尝试通过控制购买农资和收购两大环节实现金融闭环操作。

  资产证券化模式也是信托公司在供应链金融方面的探索。2018年9月,由云南信托作为管理机构的“魏桥金融保理2018年度第一期中国宏桥供应链应付账款资产支持票据”获批,并领取了注册通知书,这是银行间市场首单实体制造业企业供应链金融ABN,获批的注册额度达到100亿元;2019年3月5日,“尚隽商业保理有限公司2019年度第一期资产支持票据”发行成功,并获得了投资人的数倍超额认购,云南信托作为该项目的交易安排人,为尚隽保理提供了从Pre-ABN基础资产形成到发行ABN退出的全链条服务。

  当前,经济转型持续升级,产业结构深入调整,实体企业金融需求日益增长。业内人士认为,伴随“构建普惠金融体系”的政策引导,供应链金融有望成为服务实体经济的一条重要途径。云南信托表示,创新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是公司转型的重点之一,希望让更多供应链企业获得普惠金融“红利”。据相关数据显示,到2020年,整个供应链金融市场需求将会达到15万亿元至20万亿元。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