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监管动态CURRENT AFFAIRS
监管动态 / 正文

央行召开媒体吹风会解读热点问题:

实体经济融资状况较去年明显改善

货币政策应对空间充足工具箱丰富

  5月10日,央行召开媒体吹风会,央行办公厅主任周学东、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调查统计司副司长张文红、金融市场司副司长邹澜就4月份金融数据、降准、房地产金融、民企债券发行、下一步货币政策等热点问题进行了解读。

  M2和社融增速总体呈回升趋势

  4月末,社融增速有所回落,月末存量同比增长10.4%,比上个月低0.3个百分点。张文红表示,社融回落主要受季节性影响以及今年信贷投放的节奏与去年不同有关。拉长时间看,社会融资规模总体还是延续了反弹态势,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仍然较大。1至4月份社会融资规模新增9.54万亿元,同比多1.93万亿元,4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比上年末提高0.6个百分点,表明目前实体经济融资状况较2018年有明显改善。

  4月末,M2同比增长8.5%,增速比上月略低0.1个百分点,比上年末高0.4个百分点,继续保持在去年同期以来较高的增长水平上。张文红表示,4月末,货币乘数达到6.31,比上月高0.1,即通过合理的基础货币支持了M2的合理增长,为经济在合理区间运行营造了较为稳定的货币金融环境。

  孙国峰强调,从趋势上来看,今年以来,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长总体是回升的。4月末,M2同比增长8.5%,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长10.4%,这分别是过去14个月和7个月以来的次高点,体现了稳健货币政策松紧适度的要求。

  “数据环比下降,与季节性因素有关。”孙国峰说,根据往年的规律来看,新增贷款3月末冲高后4月份往往会回落,环比回落是合理的。具体看,4月末,贷款增速是13.5%,这个增速是过去一年多以来的次高点,新增贷款1.02万亿元,保持在1万亿元以上,说明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依然是稳固的。从同比数据看,4月末,贷款同比增速是13.5%,去年同期贷款同比增速是12.7%,比去年高了0.8个百分点。4月末,M2增速是8.5%,比上年同期的8.3%也高了0.2个百分点,都是上升的。

  孙国峰表示,总的来看,从总量和结构的数据可以发现,货币政策的取向没有改变,人民银行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松紧适度的标准要看货币信贷的增长,主要是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与名义GDP增速是否相匹配。从结果来看是匹配的,说明货币政策保持了稳健的取向,同时也是松紧适度的。

  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明显改善

  贷款增长方面,4月末企(事)业单位本外币贷款余额93.79万亿元,同比增长10.8%,增速比上年末和上年同期分别高0.9个和1.8个百分点,总体水平不低。

  张文红指出,4月份,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3125亿元,同比少增2777亿元。前4个月,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4.77万亿元,同比多增1.14万亿元,同比多增还是比较多的。其中,中长期贷款增加2.83万亿元,占企(事)业单位贷款增量的比重为59.3%。从一季度中长期贷款实际投向看,工业、基础设施业、制造业(尤其是高技术制造业)、不含房地产业的服务业中长期贷款增速回升,房地产业中长期贷款增速回落。

  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方面,邹澜表示,从一季度情况来看,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有比较明显改善。一是贷款投放持续增加,截止到3月末普惠小微贷款余额10万亿元,同比增长19.1%。一季度增加5529亿元,同比多增2899亿元。第二是贷款覆盖面稳步扩大,3月末普惠小微贷款支持小微经营主体2281万户,其中一季度增加142万户,同比多增108万户。另外是贷款利率明显下降,据统计,一季度五家大型银行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为4.76%,与去年四季度相比下降0.13个百分点,与去年全年相比下降0.68个百分点。

  房地产金融坚持四大重点

  数据显示,1至4月份新增贷款中个人贷款增长比较高,个人中长期贷款增长也比较高。

  张文红指出,拉长一个时间段来看,4月末住户贷款同比增长17.3%,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分别低0.3个和2.3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贷款同比增长17.5%,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分别低了0.1个和1.9个百分点。从增量来看,住户贷款前4个月累计增加了2.34万亿元,比去年同期略有多增,多增500多亿元。4月份增加5058亿元,同比少增26亿元。

  从房地产信贷的角度来看,一季度新增的房地产贷款是1.82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增了736亿元,同比增长18.7%,增速同比下降3.9%,占新增各项贷款的比重是31.4%。这个比重较去年同期下降了7.7个百分点,这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7.5%,增速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4个百分点。

  邹澜表示,2019年人民银行还将继续严格遵循“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以及“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目标,坚持房地产金融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具体有几方面的重点:第一是配合实施好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第二是按照“因城施政”的原则,落实好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第三是会同相关管理部门,继续做好房地产市场资金管理的相关工作。第四是完善相关制度,加大对住房租赁市场的金融支持和规范,促进形成“租售并举”的住房制度。

  “三档两优”的存款准备金率新框架基本确立

  5月6日,人民银行宣布对一部分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孙国峰表示,这次定向降准是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政府工作报告》和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是建立对中小银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框架的改革举措。

  这次降准将在今年5月15日、6月17日和7月15日分三次实施到位,孙国峰表示,这主要是为了避免一次性实施导致局部流动性瘀积,有利于服务县域的农商行保持信贷投放的平稳有序,精准地、逐步地将释放的长期资金全部投放到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经过这次定向降准之后,“三档两优”的存款准备金率新框架基本确立。

  民营企业债券融资企稳恢复

  邹澜表示,在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的持续作用之下,已经支持了56家民营企业发行债务融资工具87只,金额398.6亿元,相应带动了整个民营企业债券融资的逐步企稳和恢复。

  不过从年初特别是春节前后来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本身的发行跟以前的态势相比有所减少。但是4月份和年初相比又有所回升,支持的家数和只数有所回升。

  “现在整个民营企业债券,包括整个公司信用债的运行状况,和当时相比已经发生了比较大的改变。”邹澜介绍称,今年前4个月民营企业发行债券是2053亿元,这个跟2017年和2018年同期相比都是处在比较好的水平。4月份民企债券发行是661亿元,环比增长10%,净融资159亿元,实现了2019年以来的首次转正。违约方面,4月份违约涉及到8家企业的债券违约,这里面有6家是以前就已经有债券发生违约,只是说通过短期或者重组还没有恢复过来,新增加的只有2家,这2家当中只有1家是民营企业。

  “我们也注意到,有19家民营企业,在当时出现困难时债券发不出去,在创设这个工具之后,在工具的支持之下顺利完成了发行,避免了资金链的断裂。后续这些企业又进行了融资,而后续融资它们已经不需要再配以支持工具,完全按照过去的方式本身就能够发出去。这个前后的对比就反映出来支持工具起到了希望起到的作用。”邹澜说。从发行成本来看,民营企业的债券发行利率也是有所下行的,4月份民营企业债券加权发行利率是5.56%,这跟1月份相比下降64个基点。

  邹澜还谈到,人民银行与相关部门正在开展工作,使整个违约处置的过程变得更加清晰、透明、公正、可预期,包括违约之后怎么建立一个可交易的机制,使得面临一定损失的债券投资人仍然能够有机会根据自己的判断来决定是否退出。随着这些工作逐步到位,相信整个市场在应对违约方面会做得更好,也会使得这个市场更加健康。

  货币政策有能力应对内外部不确定性

  关于货币政策取向和内外部挑战的问题,孙国峰指出,回顾今年年初也是面临很多挑战,但是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稳健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取得了非常积极的效果,信用收缩风险明显缓解,市场信心提振,社会预期逆转,对于促进金融和实体经济良性循环、国民经济实现平稳开局发挥了重要作用。

  孙国峰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政策。在总量上保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根据经济增长和价格形势变化及时预调微调,把握好调控的度。保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满足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需要。在结构上进一步优化,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挥好货币政策定向引导作用,运用好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再贷款、再贴现等各类结构性工具,引导金融机构精准有效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

  “面对内外部经济环境变化,我国货币政策应对空间充足,货币政策工具箱丰富,完全有能力应对各种内外部不确定性。”孙国峰说。

  “5月9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接受了《金融时报》的采访,就外部冲击问题谈了一个观点,我很赞成。从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来看,国际贸易摩擦更多的是对市场预期的影响,特别是心理预期。对心理预期和市场预期的影响要大于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他对这个问题有深入的研究,认为如果美国对中国2000亿美元出口产品加税加到25%,对经济增长的实际影响也就是0.3个点,比我们感受的要小。”周学东说,“当然应对外部冲击说到底要看宏观经济自身怎么样,这一点上我们还是有信心的。无论是从经济增长看,还是从CPI、PPI,或从金融信贷数据来看,这些宏观数据基本上是稳定的,我们心里还是有底气的。”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