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监管动态CURRENT AFFAIRS
监管动态 / 正文
7月份我国外汇储备“两连升” 跨境资金保持净流入态势

  8月7日,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7月份外汇储备回升至31179.5亿美元,较6月末上升58.2亿美元,预期31070亿美元,前值31121.3亿美元。7月份外汇储备为连续两个月增加,6月份增加15.06亿美元。

  今年1至7月份,我国外汇储备累计减少220.03亿美元。2017年全年外汇储备增加1294.32亿美元,2016年全年外汇储备减少3198.45亿美元,降幅达9.6%,为连续两年下降,但较2015年5126.56亿美元的减少额有所收窄。

  此外,7月末,我国黄金储备报5924万盎司(约1842.57吨),与6月末持平;7月末,官方储备资产中黄金储备723亿美元,6月末为740亿美元;7月末,外汇储备报2.2194万亿SDR,6月末为2.2126万亿SDR。

  人民币汇率短期有望企稳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7月份美元指数在94和95附近波动,总体变化不大,欧元、日元、英镑等对美元汇率未有明显变化,因此,汇兑因素对外汇储备的影响不大。7月份,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略有上升,债券估值因素略有负面影响。因此,7月份外储增加,表明当前跨境资金流动形势总体稳定,保持净流入。这同时也表明,在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央行未就汇率进行干预。

  华泰宏观李超团队认为,人民币汇率近期贬值对于整个跨境资本流动的影响总体可控。“从SDR口径来看,7月份,官方外汇储备报2.2194万亿SDR,较上月增加68.27亿SDR。7月份,人民币对美元远期掉期点数由正转负,主要是由中美货币政策边际出现分化以及央行管理跨境资本流动预期两方面因素造成,中美短期货币市场利差收窄,也隐含了跨境资金流出预期正在升温,但是目前压力不大。”李超称。

  8月3日,央行发布公告称,“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人民银行将继续加强外汇市场监测,根据形势发展需要,采取有效措施进行逆周期调节”。

  对此,李超表示,央行已经开始着手管理跨境资本流动预期,短期内汇率企稳的概率较大。“另外,美国失业率数据已经接近历史底部区间,美国经济继续复苏的空间有限,美元指数仍处在阶段性上涨趋势中,但是,美元指数上涨是阶段性的反弹而非长期趋势性的反转。我们认为,下半年,美元指数上涨区间为94至97附近。”李超称。

  申万宏源宏观团队邱涤凡表示:“中美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的分化,决定了人民币汇率短期内仍有一定压力,但随着下半年去杠杆节奏更为稳妥有度,以及积极财政、基建补缺、扩大开放、稳定预期等对冲性安排的逐步落地,加上汇率政策的转向,预计人民币汇率继续贬值的空间已经不大。”

  跨境资金流动有望保持基本稳定

  今年以来,随着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推进和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的深入推进,我国外汇储备规模呈现出总体稳定、小幅双向波动的局面。4月份和5月份,我国外汇储备规模分别回落180亿美元和142亿美元,6月份小幅回升15.06亿美元。

  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7月份,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国际金融市场上,美元指数与上月末基本持平,金融资产价格小幅波动,在主要非美元货币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动等因素综合作用下,外汇储备规模稳中有升。”

  “结合8月6日发布的二季度国际收支情况来看,二季度,资本和金融账户顺差环比减少,未来受人民币贬值的影响,资本和金融账户可能面临一定压力。但总体来看,跨境资金流动有望保持基本稳定,没有出现资金大规模流出的现象。”鄂永健进一步分析称。

  今年以来,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加大,美元汇率和利率“双升”,一些新兴经济体受到较大冲击,全球贸易摩擦加剧,外部环境的复杂性及不确定性均明显上升。但业内专家均认为,在新兴市场动荡期间,我国由于经济基本面稳健、国际收支平衡状况良好、对外负债水平都在安全线以内,加上外汇储备相对充裕,有效应对了外部冲击。

  邱涤凡也表示,剔除利率平价因素来看人民币离岸远期汇率所隐含的贬值预期,目前,人民币汇率仍总体处于稳定区间,这决定了跨境资本流动短期无忧,年内外汇储备预计仍将小幅增减,并保持总体稳定。与此同时,外汇储备和汇率的脱钩可能仍将延续。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