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互联网金融CURRENT AFFAIRS
互联网金融 / 正文
顺应互联网金融发展新趋势 推进互联网金融转型升级

  7月12日,互联网金融发展新趋势国际交流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汉青经济与金融研究院和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联合主办。来自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中国人民大学汉青经济与金融研究院和英国牛津大学赛义德商学院的专家学者,以及翼龙贷、宜信、向前金服等互联网金融企业的代表,围绕互联网金融基础理论、行业监管和风险管理的发展趋势等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交流。与会专家达成共识,认为我国应当顺应互联网金融发展新趋势,推进互联网金融转型升级,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加快信用资本化 提升普惠金融水平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深入浅出地就当前互联网金融行业缺乏信任的现状进行分析,提出未来金融创新的重要领域就是将过载的信息转化为信用资本。普惠金融风控过程中的一个难题就是守约者为违约者买单。金融机构为了控制风险,会选择向低风险或无风险的客户提供金融服务,而在客户筛选的过程中难免存在弃真存伪的情况,导致部分高风险客户被误认为低风险客户,低风险客户却无法获得金融服务。因此李勇坚认为,未来金融创新的变革核心就是能够通过科技对互联网金融客户“贴标签”,将客户的信用水平可视化、资本化,协助金融机构选择服务对象,填补金融服务过程中的供求缺口。他同时指出,以目前的金融科技水平而言,将软信息转化为信用评级的数据收集成本和技术难度过高,大数据在普惠金融的运用仍需观察。

  互联网金融信息平台 担负信用中介职能须改进

  牛津大学赛义德商学院Oren Sussman教授发表了《英国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解读》主题演讲,以面对中小型企业的英国P2P金融平台Funding Circle(FC)采用的投资人自行定价进行竞拍的融资模式为例,介绍了英国P2P平台的监管政策,并且介绍了FC公司保障较高的违约贷款回收率的内部制度和法律优势。以FC公司为代表的英国金融机构作为单纯的信息中介平台,只是投资人和借款人的撮合商,它们通过特有的的融资方式和监管制度,承担的风险低而收益高。

  人民大学汉青经济与金融研究院的苗萌则认为,这一制度并不完全适用于中国。他指出,尽管2016年出台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中对中国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定义是信息中介,但是我国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担负了一部分信用中介的职能。以FC公司为例的英国信息中介平台,投资者的决策由借款人特征决定,大多数的信息收集由地方的小规模团队进行,网贷平台在定价过程中作用有限。但我国投资人关注平台的整体信用水平;地域辽阔,小团队难以完成信息收集;且有定价兴趣的白领多在大城市,但拥有信息的借款人却多在地方中小城市,定价意向和定价所需的信息并不匹配。这就需要平台参与定价。苗萌也指出,从监管的角度来说,平台承担过多的信用身份,会加大网贷平台的风险。继续优化定价模式,是未来我国发展网贷平台的有效方式。

  智能风控向体系化 精细化方向发展

  捷越联合合伙人、向前金服CRO金可冶则针对目前互联网金融智能风控的不足进行了分析。他提出,目前金融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不足,大数据风控的发展方向应当是更为精细化、体系化的智能风控。目前国内风控存在盯住了欺诈的痛点,却忽视了贷前、贷中和贷后的问题。从监管方面看,违规成本较低,行业准入标准不严格,信息透明度不够高。金可冶还表示,目前我国征信制度的覆盖率不高,信用、金融信息数据不够齐全。与美国相比,我国缺乏征信和第三方数据,对于总负债的认识不清晰,对于借款人还款能力和意愿的重视不够。

  宜信高级副总裁刘大伟则从平台的角度补充了优化风控的举措。他表示,很多平台的出借人对平台的关注度高于对借款个人的关注,这导致平台同时负责信息中转、风险控制甚至催收,为平台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网贷机构的出路:一是坚持规范发展业务;二是按照监管规定的程序走下去;三是思考退出方案,守住技术优势,保留获客能力。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