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英国提前大选拉开帷幕 约翰逊能否锁定胜局?

  伴随着11月6日英国议会的正式解散,英国大选已拉开帷幕。如今,英国再次面临提前大选,在分裂的民意和政党间的多重博弈下,现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能否成功守城,赢下这关键一局,仍是未知数。

  IMF日前再度下调今年的英国经济增长预期至1.2%,英国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正是脱欧不确定性对英国经济造成的持续负面影响。

  伴随着11月6日英国议会的正式解散,英国大选已拉开帷幕。这将是英国自2015年以来的第3次大选,也是英国近百年来首次在圣诞节所在的12月举行大选。3年脱欧路漫漫,在经历了两任首相数10场谈判后,欧盟的12星旗依旧在伦敦的上空飘扬。如今,英国再次面临提前大选,在分裂的民意和政党间的多重博弈下,现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能否成功守城,赢下这关键一局,仍是未知数。

  但可以清楚看到的是,在政治乱局和脱欧风险的双重夹击下,英国经济已是风雨飘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日前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英国2019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1.3%下调至1.2%。IMF指出,英国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正是脱欧不确定性对英国经济造成的持续负面影响。

  党派博弈 4年内迎来第3次大选

  根据《2011年定期国会法》,英国议会每5年改选一次,下一次大选原本应该在2022年举行。但由于脱欧困局迟迟难解,约翰逊领导的政府经过和反对党的几番鏖战,终于敲定解散议会,并于12月12日提前举行大选。事实上,这并不是脱欧期间英国首次提前大选。英国前首相特雷莎·梅也曾在2017年6月发起提前大选,这几年的英国,似乎不是在大选,就是在准备大选的路上。

  如今,圣诞月选战已吹响号角,英国各党已为争取选民展开激烈博弈,既抛出脱欧主张,同样也强调国内议题。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一方面向选民宣传与欧盟达成的新脱欧协议优越性,并承诺尽快完成脱欧;另一方面,提出扩大公共财政开支、刺激经济增长的口号吸引选民。

  反对党工党则保持了此前一贯的“软脱欧”路线,希望新政府在组建3个月内与欧盟重谈协议,确保英国在政治上与欧盟脱钩但经济上仍留在欧盟关税同盟;工党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表示,在当选首相后半年内举行二次公投,可能提供的选项包括是否支持“软脱欧协议”和是否支持留欧。此外,工党提出,向英国最富有的5%群体增收个人所得税,所得款项用于公共项目支出。

  除了两大党派之外,自由民主党、脱欧党、绿党等党派,或将扮演“搅局者”的角色。可以预见的是,各党派即将为此展开激烈博弈。

  重新“洗牌” 议会下院席位至关重要

  在两年前的提前大选中,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在议会下院失去了半数以上席位,造成“悬浮议会”,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今天。正因如此,脱欧协议屡次在议会审议阶段折戟,这也直接造成了特雷莎·梅的提前卸任。约翰逊上任后同样面临这一问题。解散前,本届议会开除了21名在脱欧问题上与政府立场相左的保守党议员后,执政党在议会下院丧失了多数优势,在脱欧协议的表决中更加被动。议会的掣肘,使其没能完成10月31日带领英国脱欧的竞选承诺。如今推动提前大选,约翰逊希望夺回议会的控制权。

  作为议会的“定心丸”,议长的人选至关重要。任职10年的下议院议长约翰·伯科日前宣布告别。作为英国在职时间最长的议长之一,伯科拥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在议院互不相让的激辩中,伯科大喊“秩序!秩序!”(order!order!)的形象已深入人心。荷兰《人民报》曾评论称:“在这些动荡不安的日子中,英国政坛唯一的秩序出自伯科之口。”

  伯科卸任后,将由来自工党的现任副议长林赛·霍伊尔接替其职位。据英国广播公司(BBC)5日报道,当地时间11月4日,下议院经过4轮秘密投票选出新议长,在最后一轮表决中,霍伊尔以325票对213票,击败了工党同仁布莱恩特。霍伊尔自2010年起就开始担任副议长,是具有22年资历的工党籍议员。虽然下议院的议长制度规定议长当选后必须脱离党派,维持中立,但此次由反对党赢下议长选举,在一定程度上也反应出当前的政治风向,约翰逊恐怕难以轻松赢下这场议会选战。

  英国《星期日电讯报》委托ORB国际公司进行的民调显示,保守党支持率为36%,工党支持率为28%,自由民主党为14%,英国脱欧党为12%。英国媒体分析称,支持脱欧的选民将投票给执政党保守党或英国脱欧党。而支持留欧的选民给工党、自由民主党投票的可能性更大。自由民主党表示,其方针是撤回脱欧,工党较为支持“软脱欧”,即英国留在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苏格兰国家党则支持二次公投。

  政治乱局拖累英国经济增长

  政治乱局未解,英国经济已经风雨飘摇。

  IHS Markit英国10月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由上月的49.5升至50.0,为2009年英国经济衰退以来的最低水平之一。50为荣枯分界线,代表零增长。10月涵盖制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的综合PMI连续第3个月低于50,为2009年以来首见。英国机械制造业雇主联合会表示,脱欧反复延期将严重损害英国制造业的盈利能力。数据显示,脱欧不确定性上升带来的供应链中断可能会使英国五大制造业净利润减少30%,而近一半企业已经感受到欧洲客户或供应商与其开展业务的热情下降。其中受打击最大的汽车行业,约三分之一的企业正在裁员,约80%的汽车制造商对未来业务前景感到担忧。

  此外,英国的消费支出一直支撑其经济增长,但本周二的调查显示,英国的消费支出也在放缓。英国零售业联盟(BRC)表示,10月零售销售增长0.6%,是4月以来最大增幅。但是在过去的12个月里,平均环比增幅仅为0.1%,为纪录最低水平。

  IMF日前再度下调今年的英国经济增长预期至1.2%,若预测成真,这将是2012年以来英国经济增长最慢的一年。而知名预测机构安永统计俱乐部(EYITEM Club)表示,英国明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将放缓至10年来最弱,预计2020年GDP增长仅为1%。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