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美国经济下滑风险上升

  山雨欲来风满楼。8月14日,美国股市创下2019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截至当天收盘,纽约三大股指均大幅下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比前一交易日下跌800.49点,收于25479.42点,跌幅为3.05%。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下跌85.72点,收于2840.60点,跌幅为2.93%。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242.42点,收于7773.94点,跌幅为3.02%。

  在美股暴跌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迅速“甩锅”给美联储。他将美联储货币政策列为近期市场动荡的罪魁祸首,而非他大力倡导的贸易战。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去年4次加息是“美联储行动得太快”,现在扭转立场和降低借贷成本“已经非常、非常晚了”,“太糟糕了,这么多好处都得不到!” 事实上,在特朗普的多次强力施压之下,美联储上个月改变了政策方向,采取了降息举措。此前,在金融危机爆发后的10年里,美联储一直将利率维持在接近于零的水平,并在近几年开启了持续加息的利率政策。

  但对于美国经济来说,美联储上月降息可谓是治标不治本。周三,美国国债市场出现10年期国债与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倒挂。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7月31日的2.02%降至1.60%,低于两年期国债收益率。这也是自2007年起10年期国债收益率首次低于两年期国债收益率。这意味着,在多项美国经济数据表现黯淡之下,美国金融市场再度亮起一盏预示美国经济或将衰退的“红灯”——经济学家称之为“倒挂收益率曲线”,该曲线被视为经济危机前兆。历史经验表明,经济危机通常在该曲线出现后两年左右的时间出现。上一次收益率“反向”是在“大衰退”之前的2007年。

  事实上,随着特朗普2017年减税政策的影响开始消褪,美国经济今年已经出现失去动力的迹象,有多个因素在拖累经济。今年美国二季度经济增长放缓至2.1%,预计其未来增速将进一步放缓;另外,预计今年联邦预算赤字将飙升1万亿美元以上,进而限制了特朗普政府通过增加联邦开支向经济注入更多刺激资金的能力。不过,导致美国经济运行风险加剧的最大拖累因素在于特朗普贸易战所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其不仅体现在企业支出下降,更会对消费者支出带来长期侵蚀。

  今年以来,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言论和对贸易伙伴征收关税的力度不断加大。在此背景下,5月以来,美国商界对贸易风险的关注度和紧张程度已经大幅上升。在特朗普贸易战的打压之下,全球贸易量正在下滑。这已经导致欧洲出口大国、也是全球贸易“晴雨表”之一的德国,在今年二季度出现萎缩。在此对照之下,美国经济遭遇贸易战“反噬”出现萎缩的猜测也绝非是无稽之谈。毕竟,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已经多次被证明是反复无常,无法消除的贸易运行风险高企,这也给美国经济带来了更多的下滑风险。

  虽然特朗普政府不认同美国经济或将衰退的说法,但在长达10年的持续经济增长之后,当前美国金融市场出现的多项征兆均已表明,美国经济复苏前景将更趋不确定,下滑风险也正在上升。在美国经济下滑风险上升的情况下,特朗普2020年的连任竞选可能也会面临更大的不利局面。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尽管当前美国经济数据仍有亮点,但48%的美国人认为经济状况正在恶化。如若美国经济出现萎缩,可能会让许多挣扎在边缘的家庭陷入贫困。美联储研究发现,40%的成年人无法支付400美元的紧急开支。即使在目前的低失业率下,大约有600万工人正在积极寻找工作,这还不包括寻找更多工作时间的兼职工人,也不包括那些想要工作但已经停止找工作的人。这意味着,如若美国经济真的陷入衰退,一个无法支付400美元开支的家庭肯定还没有准备好应对突如其来的裁员。这些或将让有意在2020年连任竞选中主打经济牌的特朗普处于非常不利的局面。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