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市场动荡凸显阿根廷经济脆弱性 新兴市场国家未受强烈负面冲击

  阿根廷现任总统马克里8月11日在总统选举的初选中失利,引发该国金融市场股债汇大幅下挫,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跌约36%,刷新盘中历史低点至61.9987比索,由此引发国际市场哗然。阿根廷的这场金融震荡究竟由何而来?其是否会进一步蔓延损及其他新兴市场?是否会削弱市场对新兴市场前景的信心?

  事实上,数周之内,因国内政治风波引发金融市场震荡的新兴市场国家并非阿根廷一个。之前,土耳其央行行长穆拉特·切廷卡亚在深夜被总统解职、墨西哥财长乌尔苏亚令人震惊地突然辞职,都曾导致土耳其里拉和墨西哥比索对美元汇率短期内大幅走软。这些都凸显出,在政治风险之下,部分新兴市场存在脆弱性。目前来看,阿根廷政治风波对新兴市场的整体影响仍然相当有限,也并未撼动投资者对新兴市场整体前景的相对乐观看法。然而,阿根廷这场政治风波引发的余震仍然存在,其也折射出不少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增长困境。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改革迫在眉睫。

  凸显经济脆弱之殇

  从表面来看,阿根廷本次金融震荡来自于大选初选投票结果差距之大让各方始料未及,许多投资者大幅抛售该国资产,股债汇一片狼藉,阿根廷本币比索兑美元、主力股指和债市均遭遇两位数的抛压。然而,从更深层的原因来看,本次震荡则凸显出该国经济脆弱之殇。

  多年以来,阿根廷经济增长持续下滑,目前已经接近于零增长水平。而且雪上加霜的是,该国通胀率却在持续走高,贫困率已经达到逾30%的高位。受困于“钱荒”,2018年,马克里政府还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了570亿美元贷款协议,其承诺将在未来推行紧缩政策。然而,在总统初选中,马克里大输15%,落后于由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推举的费尔南德斯(得票率超过47%),这意味着在随后的10月27日的大选中,马克里连任的概率正在越来越小。换言之,马克里政府所承诺的紧缩政策延续性难以保证。由此,阿根廷的债务违约风险大幅飙升,从而加剧了市场担忧。

  “到10月,下一届政府可能会接手一场无法控制的危机。”阿默斯特—皮蓬特证券拉美固定收益专家莫登莫登表示,费尔南德斯的胜利并没有让市场放心。资料显示,目前阿根廷央行的外汇储备只有180亿美元,而国民的比索储蓄只有500亿美元左右。对于阿根廷来说,比索汇率大跌将是难以言痛的噩耗:比索的大幅抛售将加剧通胀——目前已达到55.8%,并加剧阿根廷的衰退,挤压消费者需求。从当前阿根廷的高额外债来看,其明年将需要偿还大笔债务,比索汇率若出现继续大幅下滑,该国爆发主权债务危机并非是不可能的。

  对新兴市场负面冲击有限

  对于阿根廷本轮金融震荡会否伤及新兴市场,布朗兄弟哈里曼银行全球外汇策略主管温丁看法乐观。“我们新兴市场投资者都是在枪林弹雨中行走。”他说,目前,“枪声”在阿根廷响起,但我们仍在赶路,且我们并不着急。费尔南德斯如若当选为总统,对市场并非会完全不利。情况并不会像预计的那样糟糕。阿根廷的这场抛售并不会损害投资者对整体新兴市场的信心。

  这种乐观并非盲目。数据显示,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指数中,阿根廷的比重仅为0.37%。况且,从经济总量来看,阿根廷在新兴市场国家排名中的影响力也十分有限。从近几天的新兴市场变化来看,新兴汇市、股市虽然有所波及,但并未由此出现大范围的恐慌情绪。不少投资者还表示,随着全球化风险逆转,新兴市场已经成为他们投资组合的核心部分。多年以来,新兴市场国家中数以亿计的人口摆脱了贫困,进入消费阶层,为当地和外国公司提供了新的机会。新兴市场国家对工厂、公路、港口和其他基础设施的投资,更是保障了新兴市场国家的高增长率。随着新兴市场的快速发展,新兴市场也提供了强劲的回报和更快的增长。

  新兴市场国家仍需加强改革

  有专家指出,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全球化以跨境贸易增加、大宗商品超级周期和全球供应链的崛起为形式,正在推动新兴市场国家走上了与发达世界趋同的道路。但如今,趋同已不再是板上钉钉的事。全球贸易停滞不前,供应链被打乱,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增速没有赶上发达国家,反而增长得更为缓慢。举例而言,之前,发展中国家能够轻松地从美国“拿走”制造业,并通过这种方法赚取美元。但如今,随着全球整体贸易环境的变化,美国正在复兴制造业并强化贸易保护,新兴市场国家这条路正在变得更有难度。

  这在新兴市场中也有所反映。在基准的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股票指数诞生后的20年里,新兴市场股票的表现往往远好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然而,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新兴市场股市一直停滞不前,而美国股市的市值则增长了一倍以上。有专家分析称,这背后的原因包括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之下,全球化正面临较大威胁。早先依靠大宗商品价格高企以及稳定全球供应链受益的新兴市场国家可能会面临增长压力。另外,在上一轮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超级货币宽松之后,全球金融环境发生变化。美元意外走强,促使许多投资者将资金撤出新兴市场资产,那些防御能力较弱的国家,尤其是阿根廷和土耳其等,将很容易受到金融市场的冲击。

  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新兴市场(不包括金融业)的企业债务总额相当于其GDP的93%,高于20年前的60%。在发达市场,3月份企业债务相当于GDP的91%。汇丰新兴市场研究全球主管穆拉特·乌尔根表示,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变得更像发达市场,因为它们拥有大量非金融企业债务和较低的通胀。过去10年,在许多国家,企业和家庭的信贷增长超过了名义GDP增长,同时生产率下降。借来的钱被用于服务、消费或偿还以前的债务,而不是用于生产性投资。乌尔根表示,从长期来看,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应该能够利用人口趋势、城市化和科技等因素,加快改革。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