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灰犀牛”风险显现 全球债务总额飙升至246万亿美元

  当前,债务问题已成为全球经济最大的“灰犀牛”。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公布的《全球债务报告》显示,2019年一季度全球债务增加3万亿美元,总额达到246万亿美元,总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升至320%。

  IIF警告政府应当控制债务水平,并针对未来风险建立缓冲机制。

  2008年金融危机后,在极度宽松的货币环境下,全球债务总量快速累积。持续飙升的全球债务,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沉重包袱和巨大的风险源。当前,债务问题已成为全球经济最大的“灰犀牛”。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公布的《全球债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9年一季度全球债务增加3万亿美元,总额达到246万亿美元,总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升至320%。这一债务总值距离2018年一季度的历史最高水平仅相差两万亿美元。其中,企业债务和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最高,新兴市场企业和发达国家政府对债务增长贡献最大。IIF警告政府应当控制债务水平,并针对未来风险建立缓冲机制。

  2008年金融危机后,在低利率的环境下,全球政府债务、企业债务和居民债务均不断攀升,随着杠杆率上升,几个主要经济体的偿债负担增加。具体来看,以美国、日本和欧洲为主的发达经济体政府部门债务增长较快。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发达国家债务增加1.6万亿美元,债务总额达到177万亿美元。其中,美国的债务总额达到69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不仅联邦政府债务增加,美国企业部门也在发行更多债券。紧随其后的是日本,目前债务总额11.8万亿美元,相当于其GDP的234.9%,就公共债务与GDP之比而言已成为全球负债最多的发达国家。与此同时,欧洲地区包括意大利、希腊在内的部分南欧国家仍未完全走出欧债危机阴云。

  IIF资本市场和新兴市场政策部高级主管吉布斯认为,尽管近年来全球经济有所复苏,借贷成本较低和经济增速上扬本该鼓励各国政府控制预算赤字,但美国、日本和欧洲等发达国家政府在降低债务方面所做甚少。事实上,美国自2001年以来财政收支就没有取得过盈余。而欧元区由于今年以来的经济增长萎缩,不得不暂停刚刚开始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并计划推出进一步宽松政策。日本内阁则在去年年底通过了高达9180亿美元的新财年预算,预计其债务总额将持续攀升。

  与此同时,新兴市场也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借债。报告显示,当前,新兴市场债务总额已经达到历史新高69万亿美元。其中,阿根廷和土耳其等一些国家的外债水平已经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报告显示,新兴市场私人部门债务增长较快,但居民和企业偿债能力都在下降,风险聚集。债务增加使非金融部门对利率变化更加敏感,如果杠杆率继续上升,偿债压力可能进一步加大。IIF全球资本市场部副主任迪福蒂克表示,过去10年政府债务骤增,有些国家的利息成本也因此大增,这意味着未来纳税人面临更多压力,迪福蒂克提出,10年前,巴西支付的利息成本相当于GDP的5.1%,如今已升至6.5%,埃及从3.6%升至8.7%,黎巴嫩更是从10.5%升至11.3%。

  此外,尽管新兴经济体债务规模小于发达国家。但各国经济体制不同,一些国家容易受到发达国家政策外溢影响。去年的部分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就是如此,随着美元指数走强,一些新兴市场资产遭遇大幅抛售,令市场担忧其债务偿付能力。吉布斯也警告称,部分新兴市场借款人缺乏在长期经济周期中的债务管理经验,一旦经济陷入衰退,那么很多公司将面临债务偿还压力。

  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在此前召开的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表示,全球债务风险“灰犀牛”值得警惕。胡晓炼表示,发达国家的债务,短期通过不断举债尚可维持,加之利率上行的步伐或已中止,引爆债务风险的最大不确定性已渐明晰。新兴市场人口老龄化问题正逐渐蔓延,东亚国家的储蓄率水平出现了明显的下行趋势,降低债务水平的同时出现增长率下降。针对发达国家政府部门的高债务、新兴市场企业和居民部门的高债务以及不发达国家由于发展欠账造成的债务问题,可进一步发挥创新的作用,把发达国家的原始创新能力、新兴市场国家对技术创新的产业转化能力以及更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创新成果运用市场结合起来。这样既可有效提高发达国家的消费层次,也有利于新兴市场国家维持经济增长,不发达国家通过发展解决债务问题,提升债务可持续能力,从根本上防范化解全球高债务风险。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