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美元走软 风险资产或受益

  在欧元和英镑领涨发达国家货币的背景之下,本周三美元汇率大幅走软。其中,美元指数下跌0.75%至95.18,为去年10月以来低点;欧元对美元上扬0.90%至1.1543美元,英镑对美元上扬0.27%至1.2751美元,美元对日元跌0.63%至108.05日元。伴随着美元走软,包括大宗商品在内的风险资产得以提振,商品货币也大幅升值。例如,澳元对美元上扬0.7%至0.7190美元。本月早些时候,澳元曾触及0.68美元下方,为近10年来低点,目前澳元汇率已出现反弹。

  双重原因助推美元走软

  在美元走软的背后,是市场对中国和美国贸易谈判的乐观预期。虽然最新数据显示,德国工业产出连续第3个月下降,加剧了投资者对经济放缓的担忧;而法国消费者信心也出现下降,这曾导致欧元汇率一度下滑,但随后受到市场乐观情绪的影响,美元终现疲态。

  除此之外,来自于美联储最新释放的有关今年更趋“鸽”派的信号,也让美元承受下行压力。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月9日公布的去年12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决策层官员对在低通货膨胀压力背景下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保持耐心。美联储预计2019年将加息两次,少于去年9月预测的3次。

  会议纪要显示,近期金融市场波动和对全球经济增长担忧情绪增加,使得美联储未来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的力度和时机较此前更加不明朗,对此美联储将保持耐心。有少数与会官员认为眼下美国经济缺乏通胀压力,反对进一步加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已意识到经济面临的风险,并将在政策决策上保持耐心和灵活性。

  风险资产出现反弹

  美元走软促使风险资产出现反弹。北京时间本周四,除了美国股市一甩年初“开门”的霉运实现连续4天走高之外,亚洲和欧洲股市也纷纷上扬;原油价格也出现触底反弹迹象,市场中看好新兴市场资产的声音日益增多。

  有分析人士表示,美元是维系全球资产市场的基石之一。国际大宗商品定价主要依赖于美元,因而美元的价值上升或下降,将对大宗商品价格产生巨大影响。另外,美元的走势也对全球投资资本的流动至关重要。新兴经济体依靠美元贷款为经济增长提供资金。如若美元走强,这些国家的外债负担也将相应增加,甚至有可能因美元短缺而出现金融危机。与此同时,美元走强也将导致资金回流,美元也将加速从新兴经济体撤离。

  去年底,包括美股在内的全球股市暴跌,曾一度让风险资产“风声鹤唳”。此背后的市场担忧主要集中在3个方面:贸易摩擦谈判可能破裂,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将加剧;美联储将持续加息;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一个受欢迎的衰退指标——可能保持持平甚至反转,这意味着美国经济增长可能放缓。这些市场风险点让投资者对风险资产望而却步,并在去年四季度大肆抛售。

  如今,市场对2019年美元走强的预期已经大为回落。2019年,美国经济复苏放缓以及美联储减少加息次数,都将推动美元走软。有经济学家表示,今年美元或将以贬值为大势,美元指数已属强弩之末,年内将冲高回落,结束本轮自2012年开始的强势美元周期。而美元贬值可能会重振股市的牛市,并利好风险资产。资料显示,美元每下跌1%,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股票平均上涨2.63%;而当美元贬值时,材料和能源业股票也将大幅走高。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