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IMF发布《世界经济展望》:全球经济增速预期遭遇下调 乐观情绪有所下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将全球经济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长率预测由4月的3.9%均下调0.2个百分点至3.7%,这一增速与2017年的水平持平。

  IMF表示,在政策高度不确定的环境下,全球经济增长正面临着偏向下行的风险。其中,贸易风险成为全球经济面临的重大挑战。在IMF看来,为了维护和扩大过去几十年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一体化带来的收益,各国应开展合作,进一步降低贸易成本,并且在不增加扭曲性壁垒的前提下化解分歧。

  10月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更新了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以下简称《展望》)并下调了今明两年对于世界经济增速的预期。2018年开年,全球经济出现普遍性的同步复苏,前景一片大好。然而,随着贸易保护主义和其他下行风险日益突出,全球经济的复苏与发展开始遭遇逆风,而这也成为此次IMF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测的重要考量因素之一。

  多个经济体增速预测遭遇下调

  《展望》预计,全球经济扩张的均衡性已经下降,一些主要经济体的增长速度也可能已经触顶。过去6个月中,全球增长的下行风险已经上升,增长快于预期的可能性已经下降。具体而言,IMF将全球经济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长率预测由4月的3.9%均下调0.2个百分点至3.7%,这一增速与2017年的水平持平。

  “总体而言,与6个月前相比,发达经济体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长预测均降低了0.1个百分点, 并且对欧元区以及英国经济增长预测都已经下调。”IMF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伯斯费尔德评论称。此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预测也遭遇了大幅下调。《展望》预计,2018年和2019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速均为4.7%,分别比今年4月的预测下降0.2个和0.4个百分点。

  具体而言,在发达经济体中,美国2019年的经济增速预测由7月的2.7%下调至2.5%,2018年经济增速预测维持在2.9%不变。“在顺周期财政政策的驱动下,美国经济继续以坚实的步伐增长,推高了美国利率水平。然而,一旦美国的部分财政刺激措施开始逆转,其增长率就将下降。”莫里斯·奥伯斯费尔德表示,尽管目前美国需求势头强劲,但鉴于近期针对中国采取的关税措施以及中国的反击行动,IMF下调了2019年对美国的经济增长预测。

  此外,《展望》同时下调了欧元区以及英国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预计欧元区2018年经济增速将达到2.0%,分别比7月和4月的预测值低0.2个和0.4个百分点。而饱受脱欧谈判困扰的英国也面临着麻烦,预计英国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速仅为1.4%和1.5%。

  IMF认为,在未来几年,随着产出缺口的缩小以及货币政策继续正常化,预计多数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率将下降到潜在水平,并且这一水平远远低于10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达到的平均增长率。而劳动年龄人口增长减缓,生产率增长预计乏力,是中期增长率下降的主要驱动因素。此外,亚洲新兴市场的中期前景总体依然强劲,但部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表现欠佳,尤其是在人均增长率方面,其中,一些大宗商品出口国仍需实施大规模财政整顿,而另一些则陷入战争和冲突之中。

  全球经济增长面临偏向下行风险

  IMF将世界经济增速预测下调,反映出其之前对全球经济的复苏与发展态势过于乐观,随着风险的不断出现,全球经济的头顶上已然出现阴云,并且经济增长也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均衡。莫里斯·奥伯斯费尔德认为,经济增长预测受到进一步负面冲击的可能性已经上升。并且在一些主要经济体中,支撑经济增长的是在长期看来不可持续的政策,而这些情况提高了政策制定者采取行动的紧迫性。

  IMF表示,在政策高度不确定的环境下,全球经济增长正面临着偏向下行的风险。部分曾在今年4月《世界经济展望》中强调的,例如贸易壁垒增加以及经济基本面较弱和政治风险较高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本流入出现逆转的风险,已经变得更加显著,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现实。

  其中,贸易风险成为全球经济面临的重大挑战。当前美国政府挑起的与其他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争端仍在继续发酵,贸易紧张局势仍未得到明显缓解。与此同时,尽管美国、墨西哥以及加拿大已经达成新的贸易协定,但该协定仍需要得到美国国会的批准。此外,美国计划与日本和欧盟就贸易问题进行谈判和磋商,但预计汽车以及汽车零部件问题仍将成为“难啃的硬骨头”。而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脱欧谈判仍面临阻碍,如何规划脱欧后的贸易安排成为欧盟和英国面临的共同难题。

  在IMF看来,为了维护和扩大过去几十年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一体化带来的收益,各国应开展合作,进一步降低贸易成本,并且在不增加扭曲性壁垒的前提下化解分歧。IMF总裁拉加德在10月1日的一次讲话中表示,各国需要共同努力,建立一个更强大、更公平以及更适应未来的全球贸易体系。“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全球价值链的断裂可能对包括发达经济体在内的许多国家产生破坏性影响,而全球价值链断裂也会阻止新兴和低收入国家充分发挥潜力。”拉加德说。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