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美国能源国转型路上隐忧如影相随

  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多次表示,希望扩大对全球盟国的石化燃料供应,同时美国政府也在降低国内监管力度,以鼓励增加石油和天然气的产出。然而,美国向能源国转型的路上仍存在不少隐忧。

  提起石油,人们的脑海里马上就会涌现出中东、沙特这些关键词。的确,由于储量丰富、开采难度小、成本较低,石油成为了中东的一大“土特产”,美丽富饶的波斯湾则成为了全世界最重要的能源中心之一。然而,近年来,世界能源格局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俄罗斯减产的背景下,页岩油技术革命助推美国原油与天然气产量爆发式增长。2017年,美国天然气产量比俄罗斯高出11%,并超越沙特成为世界第一大产油国,且目前天然气、原油产量仍在不断上升。

  美国正在逐步减小能源出口贸易逆差,由原油净进口国向出口国转型。美国能源信息署发布的2018年度能源展望报告预计,美国最早将在2022年成为净能源出口国。而国际能源署最新的年度报告则预计,未来5年,美国页岩油将为全球石油增长需求贡献大部分力量。报告指出,预计到2023年,全球石油生产能力将达到1.7亿桶/日,其中,美国石油产量料将占全球石油供给增长的近60%。

  美国正在大力推进从能源消费国向能源出口国的转型,这背后存在着深层次的原因。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能源行业的快速发展,成为了美国经济复苏的主要推动因素之一。页岩油产量的井喷,加之原油出口禁令的废除,使得美国原油与天然气出口逐渐增加,并就此衍生出了大量就业机会。虽然特朗普一直强调美国制造业的回归,但从数据来看,真正“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实体产业却是能源产业。

  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在2009年到2017年后金融危机时代里,美国GDP占比最大的8个州中(约占总量的50%),实现州GDP增速超越美国平均增速的为: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俄亥俄州。除加州之外,其余3个州均为以能源为主要发展动力的“油气州”。能源产业的高速发展,有效地吸纳了大量低端就业,同时带动了从上游勘探开发到下游化工、油气运输业、油气设备及服务业等全产业链的发展,为房地产业、制造业、运输业等相关产业的繁荣提供了内在支撑。美国经济正在由消费主导转向能源主导,逐渐向资源国转型。

  因此,特朗普想要在中期选举中交出漂亮的经济成绩单,也要依赖能源产业的稳定发展。其中,最简单的逻辑就是,增加能源出口量,继续扩大中低收入人群就业规模;或是提升能源价格,提高能源行业收益。以此来看,特朗普挑起贸易摩擦,要求欧盟加大对美国天然气进口,反对俄德两国建设“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在全球兜售美国能源以及同时升级对伊朗、俄罗斯的制裁,都变得有迹可循。

  然而,资源国往往都面临着同样一个问题,即全球能源需求的变化会对国家经济发展产生巨大影响。目前,世界各国纷纷出台扶持新能源产业的发展政策,这均导致了风电、太阳能、锂电、燃料电池等替代能源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彭博发布的《2018年新能源展望》报告显示,未来世界电力市场中可再生能源的占比将逐步提高,2050年将达到欧洲总电力供应的87%、美国的55%、中国的62%、印度的75%。这无疑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对石油的消费需求。

  与此同时,美国不断向外输出贸易风险与货币风险,也会进一步加剧对石油需求的冲击。OPEC在其7月的原油月报中就表示,由于经济增速预测回撤和对政治不确定性可能开始影响消费的担忧,OPEC预计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速将放缓。而对于从能源行业发展中受益的美国国内的低端职业从业者来说,目前的繁荣会提升他们对于未来经济景气程度的预期,从而很可能促使他们加杠杆购房或加大消费。一旦未来几年美国经济出现回落,低端职业从业者会首先受到冲击,面临极大的失业风险,接踵而至的就将是中低收入人群大幅失业所带来的社会危机。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