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贸易摩擦成影响油价重要因素

  有研究人士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频频单方面挑起贸易战,导致国际贸易摩擦加剧,这虽然不会改变原油市场的短期供需格局,但大国之间互相加征关税会直接导致宏观环境恶化和商品流通成本增加,市场对全球经济长期增长的预期转弱,进而会影响原油等大类资产的绝对价格。

  计划赶不上变化。在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或将推高油价的市场预期之下,本周三,国际油价却遭遇重创。当日,纽约商品交易所9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2.23美元,收于每桶66.94美元,为7周以来最低点;跌幅3.22%,为两周以来最大单日跌幅。10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2.37美元,收于每桶72.28美元,跌幅也达到3.17%。

  这与数月以来国际油价大幅波动的走势一脉相承。6月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高举贸易保护主义“大棒”,多次在全球单方面挑起贸易战,这导致国际金融市场避险情绪急剧上升,股市、汇市、商品市场剧烈波动,国际油价等受宏观风险影响较大的商品的波动幅度更是急剧放大。

  导致本周三油价大跌的“源头”在于美国一意孤行的贸易保护措施引发的“蝴蝶效应”,这再度促使市场担忧情绪加剧。在此背景之下,原本被市场所看重的美国原油库存的影响力反而退居其次。周三,美国能源信息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周,美国全国商业原油库存减少135万桶至4.074亿桶,库存下降数量低于市场预期。与此同时,上周,美国汽油库存、蒸馏油库存分别增加290万桶、120万桶,均高于市场预期。波士顿约翰汉考克金融服务公司管理着80亿美元能源投资组合的经理人亚当表示,投资者关注的是市场目前面临的国际贸易摩擦问题,这会影响未来的国际原油需求。未来如果贸易摩擦持续加剧,原油市场将持续疲软。

  有研究人士表示,特朗普频频单方面挑起贸易战,导致国际贸易摩擦加剧,这虽然不会改变原油市场的短期供需格局,但大国之间互相加征关税却会直接导致宏观环境恶化和商品流通成本增加,市场对于全球经济长期增长的预期转弱,进而会影响原油、铜等大类资产的绝对价格。

  从历史上看,美国挑起的两次贸易战值得参考。1929年至1934年美国大萧条时期,美国由于产能过剩进入经济下滑阶段,股市崩盘、银行倒闭、工厂破产、失业率增加等一系列恶性循环使得美国国内大兴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美国单方面对各国加征关税以保护国内就业,各国又随之对美国采取报复性关税,全球贸易规模在此期间大幅萎缩。另一个深刻的教训来自于日本。20世纪80年代,日本快速崛起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对日本贸易赤字达到500亿美元,日本制造业的成功对应的是美国国内大量制造业工人失业,美国制造业大州的议员推动对日贸易制裁的法案,包括对来自日本进口的钢铁、汽车、纺织品等加征关税以及让日元主动升值的《广场协议》,直接刺激了日本股市、楼市泡沫的不断扩大和破灭。

  “对于长期油价来说,贸易战压制宏观需求,拖累各国GDP和原油价格下行。”该研究人士表示,综合来看,下半年的原油波动幅度还会继续扩大。国际原油市场已经实现整体紧平衡,美国页岩油增产被出口和炼厂高开工率抵消,沙特、俄罗斯的增产勉强抵消委内瑞拉、伊朗、安哥拉等国家原油产量的下降,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和美国库存在接近5年均值后,下半年难以出现趋势性变动,基本面对于油价的推力变弱,让位于宏观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一方面,随着中美经贸摩擦的演进,油价会受影响;另一方面,美国和伊朗各自保持强硬态度,美国对进口伊朗原油的国家不断施加威胁,印度、韩国均已经停止采购伊朗原油。如果伊朗真被逼急了采取手段控制霍尔木兹海峡,那么油价将升至100美元/桶。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