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意大利组阁之路困难重重

  近年来,难民、安全和经济三大问题使欧洲民众对政府和欧盟的信任度日益下降,欧洲大陆民粹思潮高涨。意大利作为欧盟创始国和第三大经济体,对欧盟的政策、欧洲总体经济的发展有着重大影响,故本次大选如同英国脱欧和法国总统选举一样,牵动着各方的神经。

  意大利当地时间3月5日凌晨,选举结果公布。贝卢斯科尼所领导的由意大利力量党、右翼民粹党派北方联盟和意大利兄弟党三党组成的中右联盟获得了超过37%的选票,赢得了大选的最终胜利。反建制的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取得历史性突破”,获票32%,一跃成为意大利最大的政党。而现执政党民主党仅获得23%的选票,这是自2007年该党成立以来的最糟糕结果。

  五星运动党在此次选举后一跃成为意大利最强大的单一党派,获得了32%的选票。虽然五星运动党必须与其他政党结盟才能组建政府,但它已将自己定位为意大利政治的主导力量。不仅如此,右翼民族主义者马泰奥·萨尔维尼领导的北方联盟也在选举中选票激增,该党赢得了近18%的选票,成为主要保守党派。

  意大利是欧元区负债最重的国家,银行和金融业积重难返,形势危殆。而难民问题更使得选民的排外情绪和民粹思潮持续高涨。本次大选中,经济和移民问题无疑是民众关注的焦点,在现任执政党作为不力的衬托下,这些议题成为了民粹党派的强力加分项。据意大利《共和国报》报道,由于经济发展乏力和失业率高企,南方地区选民对所有传统政治力量都失去信心,完全投入许以大量民生承诺的“五星运动”的怀抱。而经济形势稍好的北方地区,民众出于对难民潮的不满和安全的关切,大多选择了右翼民粹的“北方联盟”。可以说无论左右阵营,民粹势力才是本次选举的最大赢家。

  民粹政党在此次大选中大获全胜,可以预见未来意大利新政府将体现更多反建制、反欧盟元素。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认为,意大利选民把他们的国家推上了可能与欧盟发生冲突的道路。民粹主义和疑欧派政党在意大利选举中赢得大量席位,这是欧洲自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以来遭遇的最大政治动荡。报道认为,民粹政党的胜利将对欧盟形成打击,但眼下法国和德国正试图通过推进一体化来加强欧盟。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可能不得不应对一个不合作的意大利政府。

  由于得票没有超过40%,无论是中右联盟还是五星运动党都无法执政,这意味着决定意大利未来政治格局的可能是总统马塔雷拉。据外媒报道,3月底4月初,马塔雷拉将与所有党团代表磋商组阁事宜。由于本届选举最大党党首与获胜党横跨左右两大阵营,摆在这位意大利总统面前的显然是一条十分艰难的组阁之路。

  舆论普遍认为,由于执政的中左翼民主党遭受惨败,迫使其领导人、前总理伦齐辞职,同时贝卢斯科尼的意大利力量党失去了对中右翼联盟的领导权。民粹主义的五星运动党和反移民的北方联盟可能会在组建下一届政府的复杂谈判中扮演领导角色。毫无疑问的是,无论“北方联盟”“五星运动”中哪一个主导组阁,新组建的政府都将带有民粹主义或反建制的色彩。漫长谈判的结果很可能导致意大利与布鲁塞尔在预算规则、移民问题等方面发生冲突。

  而欧盟最担心的无疑是“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联手组阁,虽然意大利舆论普遍分析认为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但一旦发生,意大利将出现一个对于欧盟政策和单一货币极端不友好的政府。德国《西德意志汇报》6日称,如果意大利两大民粹党派组阁谈判成功,对欧洲的损害将剧增。意大利也可能离开欧元区,让欧元区面临分裂。自2014年以来,已有超过60万难民滞留意大利。如果该国未来实施强硬的难民政策,这些难民或将涌入西欧。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如果到6月时各方谈判仍无法达成一致,政府组阁彻底失败的话,总统将会宣布解散议会,启动新的大选程序。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杨立群表示,意大利大选后将出现组阁困难的局面并不新鲜,德国已有前车之鉴,西班牙和荷兰也出现过类似情况,意大利将会是第4个。在左右两派未达成妥协之前,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将像默克尔一样领导看守内阁,“悬浮议会”已在所难免。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