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紧缩周期考验“鲍威尔时代”

  美国当地时间2月5日,杰罗姆·鲍威尔正式宣誓就职第16任美联储主席,接替前任主席珍妮特·耶伦成为美国央行新任“掌门人”。耶伦的美联储生涯在未能连任的遗憾中悄然落幕,而留给鲍威尔的局面也并不轻松。《华尔街日报》评论称,在债市、股市估值高企、美联储试图给经济降温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却推出税改、基建等财政刺激计划,这使得本轮紧缩周期看起来比以往大多数时候更加混乱。因此,如何掌握“火候”,使美国经济平稳度过政策的紧缩周期,将成为鲍威尔未来4年任期中的最大挑战。

  甫一上任,这位新主席就迎来了美国股市的“下马威”。就在鲍威尔就任当天,美股创下6年半来最大跌幅。据彭博社消息,2月5日,道指暴跌超1175点,标普500指数创下2011年8月份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收跌4.1%。自2月以来的短短几天,美股市值蒸发近1万亿美元。市场分析人士表示,本轮美国股市暴跌背后,最直接的诱因可能是多重因素导致市场对美联储加息提速担忧的上升,多位金融大佬也都于近日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经济过热 渐进式加息受挑战

  上周五,美国公布了1月非农数据。数据显示,美国非农就业人数大幅增加,失业率为4.1%,维持在17年来低位。此外,薪资方面的表现也十分出色,美国去年12月平均每小时工资月率增长0.3%,创2009年以来最大涨幅。非农报告表明,劳动力市场的紧俏正在推动薪资的加快增长,而对美联储而言,这意味着通胀压力正在集聚。若通胀上行,美联储可能不得不以快于预期的速度加息以防止经济过热。

  非农数据公布之后,市场对美联储今年加息次数的预测已经由两次提高到3次。美国对冲基金大佬保罗·都铎·琼斯表示,通胀即将展开“复仇式”反弹,而这将促使美联储加快其加息进程。琼斯称,美联储货币政策一直以来都聚焦于低通胀问题,而接近零的超低利率在经济增长的背景下将会导致“很痛苦的后果”。他认为,美联储的决策者们应该在收紧政策方面更加激进。

  如何掌握加息的节奏,对美联储来说一直是一道棘手的难题。去年年底签署生效的税改法案和近日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提出的1.5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则让美国如今的经济形势变得更加复杂。一方面这些法案可能会提振美国经济,但同时也会扩大联邦预算赤字,使美联储加快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步伐陷入两难。

  更麻烦的是,没有人确切地知道税改与基建计划对经济增长有多大促进作用以及这种提振能持续多久。在美国政府债务高企的背景下,如果鲍威尔过于激进地加息或缩减资产负债表,可能对金融市场造成巨大冲击。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教授劳伦斯·萨默斯表示,如果美联储加快加息步伐,以确保金融稳定,那么经济增长放缓的风险可能会增加。但是,如果美联储强调维持经济增长以促进通胀率回升至2%,又可能引发金融系统进一步增加杠杆率,威胁金融稳定。

  资产估值过高 市场泡沫引担忧

  何时加息,并不是鲍威尔面对的唯一难题。如何处置市场上越发膨胀的资产泡沫,防止资产价格剧烈波动,是摆在他面前的另一挑战。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在近日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警示称,美国股债均有泡沫风险。

  据研究机构FactSet数据显示, 即便在近期下跌之后,标普500指数的预期12个月市盈率仍高达17.5倍,接近200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市场分析人士称,从美国的资产泡沫来看,这两年美股一直处于高位,如果美股按1到10的段位来看,目前已经是9的段位了,接近山顶的位置。已经离任的美联储前任主席耶伦也表示,目前,美国股市市盈率接近历史区间高端,资产估值如此之高,令人担忧。市场分析人士表示,资产估值高企,部分原因是因为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快速上升。2018年以来,美债收益率飞速上涨,近日一度升至近2.85%,引发市场对全球债市和股市的担忧。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金融经济学中心(Center for Financial Economics)联席主管罗伯特·巴贝拉指出,如果当前的财政刺激措施是在2012年推出的,情况可能会大不相同。当时美国经济中有大量剩余劳动力,失业率平均为8.1%,因此美联储不必担心经济过热。而且美联储当时可能也不需要那么积极地购买资产,这些购买资产的措施也是造成如今美国股市和债市估值过高的一个原因。

  前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局长、哈佛大学教授马丁·费尔德斯坦则称:“美联储应该在几年前就开始推动货币政策正常化,并上调利率。但他们未能及时这样做,为此,我们将付出的代价就是眼下金融领域非常脆弱,资产价格远高于历史正常水平,美联储应该转而将对金融稳定的关注作为其货币政策决策的关键性决定因素。”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