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美联储缩表将进入实操阶段

新兴市场“削减恐慌”不会重演

  作为影响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流动的重要因素,西方发达国家退出量化宽松政策(QE)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美联储在即将到来的9月货币政策会议上宣布具体的缩表计划,“削减恐慌”也大概率不会出现,反而由于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流动有望在上半年好转的基础上继续向好。

  作为影响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流动的重要因素,西方发达国家退出量化宽松政策(QE)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最近市场预计,美联储将在9月货币政策会议上公布具体的缩表计划。“削减恐慌”会否再次重演?有分析人士指出,虽然美联储加息缩表已经进入实操阶段,但2017年剩下的日子里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流动将有所好转,2018年有望重新实现净流入。

  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流动受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影响显著。金融危机后,世界各国尤为关注美联储的QE动向。伴随2008年底第一次QE开始,大量国际资本涌入新兴市场经济体,导致净资本流入出现“V形”反弹。2013年5月,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宣布美联储可能将会削减QE规模,引起了市场恐慌。大量资金尤其是投向证券组合的资金,在短时间内快速撤离新兴市场,导致新兴市场经济体汇率、资产价格普遍下跌,造成显著冲击。在这期间,虽然美联储货币政策没有发生实际变化,但对市场预期起到了关键作用。2014年底,美联储退出QE并随后开始加息,新兴市场经济体净资本流入逐渐下滑。

  曾经的“削减恐慌”距离今日并不遥远,人们仍心有余悸。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美联储在即将到来的9月货币政策会议上宣布具体的缩表时间表,“削减恐慌”也大概率不会出现,反而由于多种因素综合作用,包括:到目前为止美联储与市场沟通良好,加息并未出乎各方意料;美元指数也在经历年初高点后持续下行,目前已经下跌了一成;进入2017年以后全球经济普遍复苏,各国经济增长普遍加速,新兴市场经济运行亮点增多,投资者情绪乐观,大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短期外债、经常收支、外汇储备等指标较为稳健等,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流动有望在上半年好转的基础上继续向好。

  在危机时,外部推动因素往往发挥主导作用,而当危机过去,经济普遍复苏,各国内部的拉动因素则成为资本流动的主要驱动力。首先,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有望保持良好势头。今年7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全球经济展望,上调了2017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速0.1个百分点,保持发达国家增速不变,两者增速差距有望在经历了数年缩减后重新拉大,有助于吸引资金流入。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增速较快一般意味着实体项目和资本市场的投资回报率都相对较高,从外商直接投资、证券组合配置等多渠道吸引国际资本流入。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增长普遍陷入低迷,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达国家间的增速差距,从危机前近7%的峰值逐渐下滑。特别是2016年前后,发达国家经济复苏态势良好,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速相对低迷,二者增速差距缩小到不到3%,为近十几年的最低,造成新兴市场经济体净资本流入下降。其次,大宗商品价格已经企稳并有所回升,若未来价格继续保持稳定或回升,将有助于缓解前期价格大幅下跌导致的外商投资撤离。最后,从全球范围和历史维度看,新兴市场经济体资产价格目前处于低估阶段,尤其是股票市场经周期调整后的市盈率仅在10倍左右,远低于约16倍的长期均值和发达国家目前的约21倍,由此产生的投资需求有望上升。

  尽管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流动有所好转,但未来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流动也面临一定风险。从外部推动因素看,一是发达国家货币政策收紧的影响。虽然美联储加息后类似2013年恐慌的情形并未重演,但总体看发达国家货币政策收紧将会对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流动产生负面影响。即使这一影响因央行与市场保持良好沟通而相对温和,但仍然不容忽视。若缩表导致长期利率上扬,并改变投资者风险偏好,可能还会通过抬高新兴市场经济体长期债券收益率增加其债务负担,继而加重资本流出风险。

  二是全球政治经济仍存在不确定性。特朗普近期授权启动对华贸易调查,引发市场对“美国至上”贸易政策冲击新兴市场经济的再一轮担忧。此外,美国的减税政策或将吸引投资回流,并产生示范效应,导致其他国家跟进采取行动引起资本流动波动。朝鲜半岛等地缘政治不确定性或将导致国际投资者避险情绪上升,从新兴市场经济体撤离。

  三是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较为脆弱,资本流动情况可能出现分化。如巴西政局动荡,财政赤字、公共债务等财政指标较为脆弱;又如土耳其短期外债、经常收支等对外指标较为脆弱,并且依赖短期资本流入弥补经常项目赤字,面临较大风险;再如南非主权债务评级于今年上半年被标普惠誉下调至垃圾级,加之政局动荡,资本流动前景偏向负面。

  总体来看,新兴市场整体资本流动将于2017年下半年继续好转,并有望在2018年重新出现净流入。据国际金融协会在其2017年新兴市场资本流入报告中的预测,2017年全年,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净流出将大幅削减至1300亿美元,不足2016年的四分之一。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