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全球债务“灰犀牛”步步逼近

宽松货币政策环境或导致债务过度累积

  国际金融协会(IIF)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第三季度,全球债务与GDP的比率达到322%的历史最高点。相比于一年前,全球债务增长了近10万亿美元,达到了252.6万亿美元。IIF预计,全球债务在2020年将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并且在低利率和宽松的金融状况下,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总额预计将超过257万亿美元。

  在低利率的影响下,全球债务这只“灰犀牛”正在迈着越来越沉重的步伐向我们走来。

  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显著放缓,贸易保护主义风险骤起,为应对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以及刺激经济增长,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全球近30家央行纷纷转向宽松货币政策,一时间全球“降息潮”再度涌现。

  尽管当前以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为代表的全球主要央行放慢了进一步降息的脚步,但在全球经济增长前景充满不确定性以及通胀持续低迷的情况下,继续降息的可能性依然存在。更重要的是,经历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大幅“放水”,在全球主要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以及利率未能回归到危机前水平的情况下,转头继续开闸“放水”的决定,令全球整体利率水平持续处于低位,负利率更是有蔓延之势。随之而来的廉价流动性令全球债务水平飙升,金融系统脆弱性风险愈发显现。

  全球债务风险警钟敲响

  国际金融协会(IIF)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第三季度,全球债务与GDP的比率达到322%的历史最高点。相比于一年前,全球债务增长了近10万亿美元,达到了252.6万亿美元。从家庭到政府再到企业,所有部门的债务都出现了大幅增长。

  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到2018年年底,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债务规模已经迅速攀升至创纪录的55万亿美元,在极低利率环境的推动下,新兴市场的债务总额已飙升至相当于新兴市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0%,自2010年以来上升了54个百分点。而IIF的数据也显示,新兴市场债务从2018年第三季度的66.1万亿美元增长至2019年第三季度的72.5万亿美元,主要由非金融公司的借贷增加所驱动。

  世界银行指出,在过去50年中,全球共经历过4次债务积累浪潮。而最近一次债务浪潮开始于2010年,是4次中规模最大、增速最快和范围最广泛的一次。虽然低利率缓解了高债务带来的部分风险,但前三次范围广泛的债务积累都以普遍的金融危机而告终。一旦全球利率水平出现明显回升,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大规模的债务就将面临不可持续的风险。世界银行公平增长、金融与制度副行长西拉·帕扎巴西奥格鲁表示,“历史证明,在发展中国家,大规模债务激增往往与金融危机同时发生,给人口造成巨大的代价。”

  除新兴市场及发展中国家债务问题外,发达经济体中的美国联邦政府债务问题也已经引发了市场的关注。随着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不断攀升,其债务水平也水涨船高。早在2019年2月,美国公共债务总额就已经突破22万亿美元大关,达到22.01万亿美元。而从21万亿美元到突破22万亿美元,仅仅用了11个月的时间。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当时预计,从2022年起,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每年都会超过1万亿美元,并且美国政府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将从2018年年底的78%跃升至2029年年底的93%。美国债务的可持续性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19年10月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指出,宽松的货币政策在短期内支撑了经济,但宽松的金融环境鼓励了更多的金融冒险行为。由于债务负担上升和偿债能力减弱,在部分具有系统重要性的经济体中,企业部门的脆弱性已经很高。如果出现实质性的经济放缓,那么其造成风险的严重程度相当于全球金融危机的一半,面临风险的企业债务规模即企业所欠的债务无法用其收益来支付利息支出,可能会升至19万亿美元,占主要经济体企业债务总额的近40%,并超过危机后的水平。

  全球低利率水平持续

  “由于一些国家的私人和公共债务已经很高,宽松的融资条件可能会鼓励债务的过度积累,从而增加债务展期和债务可持续性风险。负债过多的国有企业在没有主权支持的情况下,可能难以进入融资市场并偿还债务。”《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指出。

  那么,全球的低利率和宽松的货币政策条件能否在短时间内改变?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可能性并不高。2019年,迅速增长的全球性贸易政策风险打击了全球经济、贸易以及制造业,令全球货币政策主基调转向宽松。美联储去年年内3次降息;欧洲央行在负利率的情况下降息10个基点,同时重启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日本央行虽然并未行动,但依然维持了宽松的政策态度,暗示有再度下调利率的可能性。而在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制造业受挫、通胀率低迷的情况下,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目前难以发生根本性转变。

  世界银行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为2.5%,经济增长前景依然脆弱。尽管2020年全球经济表现相比2019年预计将有所好转,但仍将容易受到贸易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等方面的不确定性影响。

  在全球经济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各主要经济体难以独善其身。尽管当前美国经济增速仍在发达经济体中独占鳌头,但近期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表现已经有所下滑,2019年12月非农就业新增14.5万人,不及预期值16万人和前值25.6万人。美国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争端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美国消费者消费和企业投资信心。此外,美国通胀率目前仍未能呈现持续上行动能,通胀率不达标也令美联储难以在短时间内由降息转向加息。

  综上所述,即便是仍保持相对高利率的美国,仍远未回归到金融危机前的利率水平,而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短期内也难以走出负利率的“泥沼”。IIF预计,全球债务在2020年将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并且在低利率和宽松的金融状况下,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总额预计将超过257万亿美元。

  虽然低利率甚至是负利率不会令当前全球高企的债务顷刻间轰然倒塌,但也不能使其高枕无忧。“全球低利率对防范金融危机的保障是不牢靠的。”世界银行预测局局长阿伊汉·高斯表示,债务积累浪潮的历史表明,这些浪潮往往都有令人不愉快的结局。在脆弱的全球环境中,改善政策对于最大限度地化解债务浪潮带来的风险至关重要。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