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全球经济短期内出现衰退概率不大 亚洲新兴市场前景可期

  全球经济即将度过并不顺遂的2019年,一系列的风险事件的不断增加和反复无常,拖累了全球经济的表现,并且令市场投资者焦头烂额。展望2020年,贸易政策不确定性预计将继续困扰全球经济。作为今年令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加剧的始作俑者,美国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值得继续关注,而美国经济前景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走向也将吸引市场的目光。与此同时,相比美欧等发达经济体显露出的经济放缓信号,新兴市场经济体,尤其是亚洲地区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增长前景或将更加乐观。

  不确定性常伴左右

  美国特朗普政府提出的贸易保护主义以及高关税政策,导致其与包括中国以及欧盟在内的多个贸易伙伴之间发生贸易摩擦。而贸易保护主义负面影响的不断扩散,打击了市场的情绪以及信心,拖累全球贸易增速,并且已经显著冲击了全球制造业。尽管目前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有所缓解,但美国贸易政策带来的不确定性依然在对更多的经济体产生冲击。

  独立投资管理公司景顺(Invesco)首席环球市场策略师克里斯蒂娜·霍珀(Kristina Hooper)在回答《金融时报》记者提问时表示,预计全球经济增速在2020年将出现适当减速的趋势,但整体形势依然将保持稳健,并不担心明年全球经济会出现大幅下滑。“2020年全球经济状况将主要取决于贸易局势以及货币政策宽松程度等因素。”克里斯蒂娜·霍珀说。

  克里斯蒂娜·霍珀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预计包括美国、日本以及欧元区在内的大多数经济体都走到了经济扩张周期的后期。而在扩张周期后期,一般会出现经济减速、失业率触底以及通胀上升等特征。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扩张周期后期的时间可能将会延长。“我们的研究显示,通常在扩张周期的尾声,股票、房地产以及工业品会继续跑赢。”克里斯蒂娜·霍珀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全球经济在短期之内不大可能出现衰退,但确实已经出现衰退的迹象。对于全球投资者而言,不确定性将继续伴随左右。逆全球化、货币政策走向、地缘政治、由贸易摩擦引发的包括世界贸易组织在内的机构的不稳定以及由人工智能、零售业革新所带来的颠覆,都需要投资者做好准备。

  美国经济脆弱性不可忽视

  事实上,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美国经济也难以独善其身。贸易保护主义已经对美国制造业产生冲击。数据显示,在美国9月ISM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萎缩至47.8后,美国10月ISM制造业PMI依然困于荣枯线50以下,为48.3,此外,美国10月非农就业岗位增加12.8万个,但制造业减少了3.6万个。

  美国自身经济在贸易紧张局势中的受挫显而易见。此外,克里斯蒂娜·霍珀表示,根据美联储5月的一项调查,美国的很多家庭已经出现了经济困难的情况。部分地区薪水下降,失业率上升,消费者支出或将越来越难以带动美国经济的增长。

  尽管在今年出现了两年期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的情况,但克里斯蒂娜·霍珀认为,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经济将在2020年出现衰退。首先,量化宽松(QE)政策的实施已经令收益率曲线倒挂作为一种预测衰退指标的预测准确性降低。其次,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与经济陷入衰退之间存在时间差。“根据我们的研究,这个时间平均是21个月,最快也要10个月。”克里斯蒂娜·霍珀表示。

  此外,目前美联储已经在年内实施3次降息,而此轮“预防式”降息主要在于应对贸易摩擦可能对美国经济带来的影响。“目前对美联储而言,再次降息存在困难。除非美国的经济数据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或者再出现比较大的贸易摩擦,否则近期美联储可能不会再进一步降息。”克里斯蒂娜·霍珀认为。

  亚洲地区盈利增长乐观

  “从增长角度看,相比发达经济体市场,亚洲新兴市场经济体对投资者而言更具吸引力。”景顺亚太区环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表示。根据估算,按照市场划分,亚洲地区(日本除外)的盈利增长在2019年为-2.5%,而到2020年盈利增长将达到12%。而按照行业划分,2020年亚洲(日本除外)盈利增长将集中体现在非必需消费品以及医疗保健等行业。

  具体而言,印度和中国正在引领亚洲地区(日本除外)的增长。其中,包括放宽外商投资限制以及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中国市场开放和结构性改革提振了市场信心,提升了竞争实力。赵耀庭认为,中产阶级不断壮大和产品高端化已成为中国结构性增长动力,创新驱动力也正在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而对印度而言,削减企业税收有助于提升企业竞争力。预计印度的GDP增长或在2020年初放缓,然后会加速增长。另外,亚洲地区(日本除外)的货币政策仍有进一步放松的空间,总体货币宽松环境和消费将有助于该地区经济的增长。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