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美国经济放缓风险上升 联储政策前景更趋复杂

  美联储在9月如期降息,市场十分关注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进一步的走向以及美联储何时会再度降息。根据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一贯表态,美国经济表现仍将是决定美联储货币政策走向的主导因素。鲍威尔近日表示,虽然美国经济面临一些风险,但仍处于良好状态。综合鲍威尔在9月货币政策会议后的讲话以及近期的表态可以看出,鲍威尔对美国经济增长前景依然保持了相对乐观的态度。

  然而,近一段时间公布的美国经济数据则是喜忧参半,让人不得不担忧一系列风险因素可能对美国经济造成的伤害。目前,美联储内部对于美国经济现状的判断存在分歧,由此也引发了关于是否进一步降息以及如何调整货币政策路径的争论。

  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9月非农就业人口新增13.6万人,低于预期水平14.5万人。不过,好消息是,美国9月的失业率从上个月的3.7%进一步下降至3.5%,降至1969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仍相对稳健的就业增长以及失业率保持低水平,在一定程度上缓冲了国内外制造业疲软对美国经济的冲击,缓解了市场对于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

  从美国GDP增长数据来看,美国经济目前仍保持了相对稳健的增长态势。然而,不可忽视的是,美国经济增速从今年第一季度至第二季度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下滑,经济虽保持增长,但增速放缓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而对于美国经济增长趋势更为明确的判断则需要等待更多经济数据的公布。

  另外,从目前就业市场的表现来看,并不能找到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证据,但同时也不能保证美国经济获得更加强劲的上行动力。波士顿联储行长罗森格伦表达了对于低利率政策的担心,预计美国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速大约在1.7%。若预测符合实际状况,那么这将意味着美国经济增速跌破2%,距离美国特朗普政府所设定的3%增速目标将相去甚远。

  另外,纽约联储行长威廉姆斯认为,美国经济前景喜忧参半,将面临许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而达拉斯联储行长卡普兰则表示,强劲的消费和紧张的劳动力市场将支撑美国经济。与此同时,克利夫兰联储行长梅斯特认为,需要对贸易拖累下的消费者信心和支出疲软保持警惕,同时也要意识到,当前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已比过去更加宽松,而低利率将会加剧金融的不平衡。

  从目前的情况看,贸易保护主义风险加剧已经成为美国经济面临的重要风险。美联储两次降息的目的之一也在于应对贸易环境给美国经济带来的不确定性。当前美国制造业已经受到显著的负面影响,若全球贸易环境进一步恶化,或将令负面影响进一步蔓延至美国的服务业,进而可能波及到占美国经济活动三分之二的消费支出。

  相关数据显示,美国9月ISM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刷新了自2009年6月以来的新低纪录,已经下跌至47.8。当前贸易保护主义风险始终难以消退,此前,美国宣布了将对来自欧盟最高价值达75亿美元的商品征收关税,这一行为无疑将令美欧贸易关系更趋紧张。美国政府一意孤行所采取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预计将继续拖累其制造业和出口表现。另外,美国劳工部10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9月生产者物价指数(PPI)环比下降0.3%,同比增长也仅为1.4%,疲软的PPI表现也反映出了制造业的低迷。

  更重要的是,此前保持强劲的服务业也开始出现了放缓的迹象。数据显示,美国9月ISM非制造业PMI为52.6,相比前值56.4出现了明显的下滑,并创下了2016年8月以来的新低。

  由此可见,就业市场的良好表现并不能掩盖制造业领域的糟糕状况。即便美国经济目前并未陷入衰退,但也正在经受着贸易不确定性和其他风险因素的打击。未来美国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风险以及承受的经济下行压力或将继续增加。全美商业经济协会(NABE)近日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接受调查的54名经济学家中,有五分之四的人认为美国经济有进一步放缓的风险,而在6月时这一数据为60%。

  另外,NABE的调查预计,今年美国实际GDP将继续以2.3%的平均速度增长,但到2020年将放缓至1.8%,这也比6月时的预期增速要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普遍的贸易政策不确定性以及全球增长放缓被认为是美国经济活动的主要下行风险。”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美国经济学家格雷戈里·达科表示。

  面对美国经济可能在未来出现的种种困难,美联储或将需要更多的时间理清头绪,并持续关注美国经济变化动态。市场预计,喜忧参半的经济数据表现可能将提高美联储在10月再次降息的可能。与此同时,鲍威尔在日前的一次讲话中强调了美联储保持独立性和不受政治因素影响的必要性,而这也意味着,在未来调整货币政策路径时,经济表现仍将是参考的重要标准,而并非仅仅受到来自美国白宫的压力。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