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金时国际观察】日本央行身陷两难

  对于日本经济和日本央行来说,10月将是一个重要的节点。自10月1日起,日本把消费税从8%上调至10%,这是日本时隔5年再次提高税率——2014年其将消费税从5%升至8%。与此同时,日本央行在9月的会议上维持政策稳定,但就海外风险发布更强预警之后,日本央行也将在10月31日的利率会议上作出关键选择——继续按兵不动持续观望,还是步欧洲央行之后,黔驴技穷地将超级货币宽松政策进一步推进。

  从经济层面来看,日本央行的宽松压力正在不断加大。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第二季度经济增幅被下修。受访分析师预期,日本经济在10月至12月当季环比年率将因为上调消费税而萎缩2.7%。当前财年的经济增长率料为0.8%,从2020年4月开始的下一财年还将放缓至0.4%。日本内阁府发布的最新消费动向调查数据显示,日本消费者信心指数至今年8月已连续11个月下降,并创下2014年4月以来的新低。日本大型制造业企业信心指数9月比6月下跌两点,为连续3个季度下滑,并创下2013年6月以来新低。

  众所周知,日本是出口拉动型经济,但在全球贸易摩擦加剧的背景之下,日本8月出口增速持续下滑,出口同比下降8.18%,为连续第9个月下降。贸易收支出现1363.29亿日元逆差,为连续第二个月出现贸易逆差。在7月、8月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相继放松银根之后,避险情绪和全球政策转变推动日元汇率近期升至201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9月18日,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到1.75%至2%的水平。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第二次降息。市场普遍担心,这将给日元汇率带来压力,日元对美元汇率很可能继续上涨。日本央行可能不得不采取措施遏制日元升值,从而避免日本已然疲弱的出口更加受伤。

  从国际背景来看,数月以来,全球贸易紧张局势以及多国经济表现不佳,美联储在7月决定降息,而欧洲央行也紧随其后采取了降息和量化宽松举措。放眼全球,多国央行在加大对经济的货币支持力度方面所面临的压力不断增加,日本央行自然难以例外,未来进一步货币宽松只是时间问题。

  在9月利率会议上,日本央行继续按兵不动,在声明中维持了当前日本经济“正在温和复苏”的基本判断,同时认为,将来一段时间日本经济也仍将保持温和复苏的态势。日本央行同时认为,因海外经济不振,当前日本面临出口下降的困境。如果海外经济出现改善,日本出口也将恢复温和增长。日本央行重申,当前的超低利率将至少维持到2020年春季。如果经济风险加大,物价上升的势头受到影响,日本央行将毫不犹豫地推出新的宽松政策。

  对于日本央行未来可能采用的宽松工具,市场看法不一。主要预测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日本央行可能调整前瞻指引,将扩大10年期日债收益率在其零目标附近的波动区间,这样收益率可以进一步下降。第二,日本央行可能把利率从当前的负0.1%进一步调降。第三,日本央行将增加ETF等资产购买规模。比较而言,日本央行下次采取行动时,将利率在负区间进一步下调将是关键选项。但与此同时,日本央行可能会推出额外措施,以减少扩大宽松对日本金融机构特别是地方金融机构的负面影响,帮助其稳定盈利预期。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9月表示,将负利率进一步下调是央行的政策选项之一。但他强调,如果放松政策,央行必须考虑到这么做对日本银行系统和金融市场功能的影响。

  然而,对于日本经济来说,超级货币宽松从来都不是“万灵丹”。虽然日本央行在负利率与资产购买计划等方面几乎是用尽全力,但日本央行的经济目标仍然遥不可及:通胀率长期处于低位,日本经济仍旧在“泥潭”边缘徘徊。而这种困境又进一步凸显出日本央行日益加深的政策两难处境。由于通胀率目前仍远低于2%的目标,日本央行不得不维持大规模刺激计划,尽管该计划造成一些负面影响,例如多年来的近零利率政策导致金融机构获利受到冲击。客观而言,日本央行在6年多的超级货币宽松之后,其“火力”正日趋走弱,如今已无太多政策工具可用。由于缺乏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弹药”,日本央行的政策制定者或将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手头的“弹药”充足,以防日本经济陷入更大的麻烦。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