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二季度GDP增速降至2% 美国经济下行风险加剧

  在经历了10年的稳步扩张后,受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不确定性以及全球经济增长势头放缓影响,美国经济正在驶向未知海域。当地时间本周四,美国商务部公布了最新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报告。数据显示,受出口下降和企业投资低迷影响,美国今年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修正值2.0%,较初值回落0.1个百分点,较一季度3.1%的增速明显回落。

  贸易摩擦拖累经济增长

  在特朗普政府频出保护政策打击他国经济的同时,美国经济自身也深受其害。越来越高的贸易门槛给美国的出口以及制造业带来了巨大打击。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1月到5月,美国货物出口额为6855.5亿美元,同比下降0.1%,与2018年同期9.7%的出口增长相比落差显著。而最新出炉的美国国内生产总值报告显示,这一下滑趋势仍在扩大。报告将今年二季度美国贸易赤字修改至9825亿美元,大幅超过上个月的9787亿美元的预期值。

  出口不振的同时,美国制造业也陷入衰退泥潭。8月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跌至2009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意味着美国经济活动处于收缩状态。美联储近期公布的数字显示,7月美国工业生产下滑0.2%,其中制造业产出下降0.4%,而自2018年12月以来,制造业累计降幅已超过1.5%。今年上半年,美国工业产出和制造业产出连续两个季度下滑,已陷入“技术性衰退”。

  此外,美国商业投资在二季度也以0.6%的速度下降,这是自2016年一季度以来的该数据第一次录得收缩。其中,住房建设支出连续第六个季度收缩。数据显示,美国6月建筑行业支出降幅创7个月来最大,民间建筑项目投资跌至逾一年半低位。6月私人营建项目支出降0.4%,为2017年10月来最低水平。住宅建设支出已连续6个季度萎缩,为经济大衰退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政府投资增长同时被下调。6月美国公共建设项目投资下降3.7%,为2002年3月以来的最大降幅。美国州和地方政府建设项目支出下降4.1%,也是2002年3月以来的最大降幅。

  消费与劳动力市场仍然强劲

  消费的强劲增长成为了本次报告中为数不多的经济亮点。一直以来,内需都是拉动美国经济增长的一大动力,消费支出占美国经济活动总量的三分之二以上。报告显示,二季度美国个人消费支出增长季率修正值为4.7%,与上个月估计的4.3%的速度相比略有上升,这也是自2014年四季度以来的最快增速。此外,报告显示,美国二季度核心PCE物价指数年化季率修正值1.7%,小幅低于初值1.8%。

  劳动力市场也保持稳健。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8月24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21.5万人,预期21.4万人,续请失业金人数169.8万人,预期168.7万人,两者均小幅高于预期。美国劳工部称,过去3个月,平均新增非农就业人数为14万人。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认为,受强劲的劳工市场及消费开支支撑,美国经济基本因素目前仍然稳健。不过,制造业的同步与领先指标则已持续转差。建造业表现也转弱,商业景气指标也已亮起警告讯号。强美元、单位劳动成本上升、供应链中断及海外收入减少等因素,可能会挤压企业盈利并削减职位。

  经济衰退信号正在增强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经济衰退的信号正变得更强烈。除了此次下调GDP增长率,近日,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倒挂也引发了人们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就目前贸易紧张局势引发的市场恐慌情绪来看,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止美国国债收益率的不断下滑。当地时间周三,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近3年低点至1.45%,低于两年期美债1.5%的收益率。同日,30年期美债收益率史上首次跌破2%的整数心理关口至1.907%,创历史新低。虽然随后反弹至1.943%,但仍低于3个月和1个月等短期美债的收益率。

  双线资本(DoubleLine Capital)首席执行官、“新债王”冈拉克(Jeffrey Gundlach)近期已将美国经济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发生衰退的概率提高至75%。他表示:“和2007年高度相似,美债收益率曲线已进入‘完全衰退’形态,当倒挂幅度达到40个基点后,通常都会出现重大麻烦。”无独有偶,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usiness Economics)对经济学家们展开的调查也显示,超过三分之二(74%)的人认为,美国经济将在2021年年底前开始衰退。

  著名财经分析师斯奈德(Michael Snyder)近日撰文称:“地平线上聚集的乌云现在就在我们头顶,主流媒体上突然充斥着关于下一次衰退何时开始的新闻头条。我们从未像现在这样临近下一次衰退。”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