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沃尔克规则改革拉开序幕 华尔街步入“去监管”时代

  “沃尔克规则”(Volcker Rule)是美国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监管改革浪潮中推出的银行业监管规则,内容以禁止银行业自营交易为主,将自营交易与商业银行业务分离,即禁止银行利用参加联邦存款保险的存款,进行自营交易、投资对冲基金或者私募基金。自2014年正式实施至今的5年里,该规则始终被视为挑衅华尔街利益的代名词。如今,在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这一“紧箍咒”即将松绑,华尔街也将迎来金融危机10年后的全新“去监管”时代。

  当地时间8月20日,美国两大监管机构美国货币监理署(OCC)和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双双批准了沃尔克规则改革方案。据CNBC报道称,其他三个负责沃尔克规则的金融监管机构——美联储、美国证监会(SEC)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预计也将在未来几天内通过该改革方案。据悉,改革措施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生效后银行还有一年时间遵循新规。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全面强化金融监管,推出了《多德-弗兰克法案》,沃尔克规则作为该法案的核心条款对后金融危机时代美国金融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2010年以来,美国银行业逐步回归传统,复杂业务占比持续降低,经营效率稳步提升,这与该监管政策的推出密不可分。然而,一直以来,以摩根大通、高盛为首的华尔街金融机构都在呼吁金融监管者适当放松这一规则。的确,在提高金融系统稳定性的同时,沃尔克规则也带来了一些问题。

  首当其冲的就是其对大型银行盈利能力造成的冲击。沃尔克规则中“一刀切”式禁止自营交易的行为,无疑对银行盈利造成了负面影响。自营交易业务是金融危机前华尔街各大金融机构的重要利润来源。沃尔克规则中关于自营交易、对冲基金和私募基金的规定对美国商业银行的营收带来打击。一方面,沃尔克规则的实施限制了银行为投资者提供投资和风险规避的能力;另一方面,抑制了部分基金的交易量,削弱了银行的利润来源。根据标准普尔的估计,沃尔克规则导致的营收减少和合规成本上升可能致使美国最大的8家银行每年税前利润减少100亿美元。

  此外,沃尔克规则带来高昂的监管及合规成本也不容小觑。沃尔克规则的实施给监管部门和银行都带来了相当高的成本。据美国银行家协会估算,金融监管机构将投入660万个工作小时推动该规则的实施,180万个工作小时用于执法。同时,银行也必须增加3000个沃尔克规则的合规工作岗位。据估计,沃尔克规则将使银行和投资者承担3.5亿美元的额外成本。

  更高的资本和流动性监管要求、更频繁的现场合规检查、定期的压力测试等都使金融机构的监管成本显著上升,金融业正常功能的发挥受到了强监管政策的限制。因此,在美国经济逐步走出金融危机阴影后,其国内对于金融“去监管”的声音也在不断壮大。

  商人出身的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在上台执政不久就开始致力于对于美国金融业监管进行改革。特朗普于2017年2月3日就签署行政命令,确定新政府实施金融监管改革,简化金融监管的基本诉求,并要求财政部和金融稳定监察委员会等对美国现行监管金融制度安排进行重新审查,以评估是否符合其提出的金融监管改革最优“核心原则”。去年4月,美国众议院通过《沃尔克法则监管协调法》,决定由金融监管机构推进沃尔克法则修改工作。5月30日,美联储发布沃尔克法则简化提案,提案获得了广泛认同。金融监管放松改革中短期内将有利于美国经济增长。通过放松金融监管,尤其是放松中小金融机构的监管,以提高信用供给能力及水平,从而促进资本形成和经济增长。但其将为美国金融业带来怎样的长期影响仍待观察。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开启了美国金融业“再监管”之旅。当前,走出危机阴影的美国经济正处于最长扩张周期,此时推进大范围的放松金融监管举措,在经济繁荣时期、资产价格膨胀之际进行监管规则改革,而不至于再一次引发金融风暴,是摆在政策制定者面前的一大课题。沃尔克规则的改革需要金融监管机构进一步协调各方利益,找到金融监管与激发金融活力之间的平衡点,作为后危机时代金融业监管改革的典型案例,其后续进展值得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