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聚焦欧美经济风险】下行压力倍增 德国经济或将陷入技术性衰退

  德国作为欧元区第一大经济体,对欧元区经济表现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德国多项经济指标开始呈现疲软态势。经济增速的下滑在今年表现得更为明显,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欧元区整体低迷的经济状况。

  欧元区经济在2019年未能有明显起色,作为其中的核心国家,同时也是欧洲经济“火车头”的德国,其经济表现也不容乐观。德国作为欧元区第一大经济体,对欧元区经济表现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德国多项经济指标开始呈现疲软态势。经济增速的下滑在今年表现得更为明显,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欧元区整体低迷的经济状况。

  外部需求显著下滑 拖累出口表现

  从目前的情况看,外需的快速下滑以及德国内部经济问题,成为阻碍德国经济的两大关键力量,德国的经济前景面临着重大风险,其经济增速或将在今年三季度继续下滑。德国联邦统计局8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德国GDP环比下降0.1%,出现负增长。更重要的是,德国央行8月19日发布的月度报告显示,德国经济前景依然不景气,在三季度可能再次出现经济萎缩的情况。而连续两个季度的经济萎缩一般被认为是进入“技术性衰退”。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欧盟委员会已经将德国2019年的GDP增速预期下调至0.5%,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在其7月更新的《世界经济展望》中将德国今年的GDP增速预期下调0.1个百分点至0.7%。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将最近经济的放缓描述为经济的“滑坡”。“国内经济仍然表现良好。到目前为止,主要的弱点集中在工业和出口方面。国际贸易争端和英国脱欧是背后的重要原因。”魏德曼表示。

  上述月度报告指出,经济的轻微放缓影响了德国的多个行业,包括建筑业、酒店和餐饮行业的销售都有所下降。只有零售贸易以及其他的一些服务业可以提供积极因素。总体来看,当前德国经济的下滑同时受到了内外部需求低迷的共同影响。月度报告指出,外国需求的下降令工业的衰退有所加速,特别是二季度对英国出口的疲弱,成为导致德国GDP增速萎缩的原因之一。

  具体而言,首先,由于德国长期以来过度依赖出口,但当前全球经济走弱,全球贸易环境不佳,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美欧之间的贸易谈判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英国脱欧进程迟缓并且充满不确定性,因此,德国的出口表现受到负面影响,进一步拖累了其经济表现。

  美国特朗普政府持续对欧盟施加高额关税威胁,与此同时,美国与其他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令这些国家的对外需求有所减弱,作为依赖出口的国家,德国难免受到波及。此外,德国是英国在欧盟中的重要贸易伙伴,然而,英国脱欧进程的不确定性已经令两国之间的贸易受到影响。目前,英国“无协议脱欧”的风险显著增加。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呼吁德国和法国改变在英国脱欧问题上的立场,需要重新签署一份新的脱欧协议,否则他将带领英国在无协议的情况下离开欧盟。而一旦英国最终“无协议脱欧”,或将导致德国与英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出现混乱,德国对英国的出口或将遭遇严重挫折。

  其次,德国制造业持续低迷。月度报告指出,在出口大幅收缩的背景下,鉴于产能利用率的不断下降以及制造业前景黯淡,企业可能不愿投资于新机器和设备。更重要的是,作为德国重要产业之一的汽车业也出现明显的下滑,特朗普政府对欧盟汽车施加高关税的威胁,也是德国汽车业正在遭遇的关键风险与挑战。

  亮点仍存 多项经济指标依然稳健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德国经济正面临着衰退风险,内外部需求的下滑令其经济增长承受着下行压力。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相比希腊以及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德国多项经济指标和数据依然较为稳定。

  在财政赤字方面,德国仍然保持着较高水平的财政盈余。在全球经济放缓、全球利率整体水平较低以及货币政策权力统一归属于欧洲央行的情况下,德国拥有的财政盈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扩大其财政政策的空间,在选择利用财政政策刺激经济时留有余地。另外,从债务率来看,意大利和希腊债务占GDP的比重依然较高,而德国的债务率则低于欧元区的均值,这也增加了德国在面对外部冲击时的抵御能力。

  欧盟委员会在其7月公布的2019年夏季经济预测中表示,德国的国内需求被证明是有弹性的,应该会支持德国经济下半年的复苏。由于德国的失业率处于创纪录的历史低位,工资水平也在稳步增长,因此,私人消费应该会继续保持增长。并且,欧盟委员会预计在今年晚些时候,德国的公共消费也将恢复增长。

  由此可见,尽管当前德国经济增长出现显著下滑,同时还面临着“内忧外患”,但德国经济也并非已经陷入泥沼不可自拔,其经济基本面仍有利好因素的支撑。不过,对于当前面临的风险不可掉以轻心,全球贸易紧张局势以及英国脱欧进程等风险因素都值得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