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美联储成7月关注焦点 市场仍需保持警惕

  在7月的国际重大财经列表中,美联储必然是榜上有名。目前,大部分市场人士均认为,美联储将在7月31日的降息将是美联储数年来首次降息。最新的多项调查显示,受访者认为,美联储7月不可能降息的几率仅为20%。随着市场对美联储降息预期攀升,7月伊始,美股大幅上扬,7月3日,美国三大股指全线飘红,其中,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及标准普尔500指数创下收盘纪录新高。在市场如此预期之下,美联储如若“失信”不降息,或将掀起一场金融市场的“血雨腥风”,这并非美联储所乐意看到;同时,在过去25年内,美联储几乎没有超出市场预期做出过反向的利率决议。

  尽管美联储7月降息看上去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但这并非意味着投资者可以掉以轻心。距离7月31日的美联储议息会议还有数周时间,有哪些因素存在变数,或将会对美联储利率决议带来影响?

  首当其冲的是最新出炉的经济数据。在此之中,美国最新就业数据极为关键。如果与上月相比,就业数据没有出现令人信服的反弹,美联储似乎很难保持继续按兵不动的利率政策,毕竟劳动力市场强劲一直是美联储本轮紧缩周期的核心支柱,若再公布一份黯淡的非农就业报告,可能会促使美联储中持观望态度的官员转向支持7月降息这一更为保险的选择。

  第二是有关美国总统特朗普挑起的全球贸易争端的最新进展。如果在利率会议之前,美国与重要国家之间没有达成重要协定或者国际贸易事态继续恶化,这都将影响美联储对此方面的不确定性风险的评估。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6月25日曾表示:“我和我的同事们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是这些不确定性是否会继续给美国的经济前景带来压力,从而要求出台更多的政策宽松措施。”他还表示:“但我们也注意到,货币政策不应对任何单个数据点或市场情绪的短期波动做出过度反应。这样做可能会增加更多的不确定性。”

  第三是美联储官员的最新表态也值得密切关注。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布拉德、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博斯克将于7月9日发表讲话。布拉德是6月议息会议上唯一一位反对降息的官员。上周,他的言论改变了交易员对7月大幅降息50个基点的预期。另外,鲍威尔将于7月10日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作证,并于次日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作证。同期,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威廉姆斯、里士满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巴金和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卡什卡利都将发表讲话。从美联储历史来看,美联储官员表态曾主导过利率会议之前的市场预期。例如,在2017年3月的美联储议息会议之前,市场人士认为其加息的可能性只有三分之一。但随后,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的威廉姆斯、当时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达德利发表了一些措辞强硬的言论,导致加息几率超过70%。一周之内,加息的可能性更是攀升至96%,美联储23家一级交易商中只有一家预测美联储不加息。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美联储一直颇有微词,甚至打破美国政界惯例,干预美联储货币政策。根据美国国会1913年通过的《联邦储备法》,包括美联储主席在内的7名美联储理事由总统提名并需得到国会参议院批准,目前美联储共有5名在任理事,空缺两名。7月2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他打算提名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的执行副主席沃勒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美国董事谢尔顿进入美联储董事会。谢尔顿在6月曾表示,若被任命,她将在1年至2年内将利率降至零,这与特朗普要求降低利率的呼声十分呼应。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