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新兴市场风险犹存 各国央行动静不一

  相对于上周发达国家央行“主唱”,本周新兴经济体央行密集议息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综合来看,本周新兴经济体央行动静不一,利率走势分化:既有激进加息的央行,例如,菲律宾央行;也有按兵不动的央行,例如,泰国央行、秘鲁央行等。分析人士表示,回顾历史上美国历次加息,都对新兴市场打击巨大。再加之当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不仅影响全球经济走势,更是拖累大部分新兴经济体的景气加速下滑。因此,投资者需对新兴市场的风险保持警惕;新兴经济体央行的货币政策难度也正在加大。

  新兴经济体央行利率走势分化

  伴随着特朗普引发的全球贸易纠纷阴霾未散、美联储持续加息带动美元走高,新兴市场波动性进一步加大,新兴经济体央行面临的压力也在与日俱增。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新兴市场备受冲击,除了股市走软之外,汇市和债市也是大幅承压;部分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更是一度拉响危机的警报。

  在此背景之下,本周,菲律宾央行激进加息50个基点至4.00%,为10年来最大的一次加息。自今年5月以来,该行已累计将关键利率上调了100个基点。在前两次会议上,菲律宾央行也分别将利率提高了25个基点,持续收紧货币政策。

  菲律宾央行表示,通胀风险正在上行,并将2018年的通胀预期从4.5%上调至4.9%,将明年的通胀预期从3.3%上调至3.7%。菲央行还认为,有必要采取更有力的货币行动,以抑制通胀预期,并防止持续的供应面价格压力进一步发酵。数据显示,该国7月份的通货膨胀率上升到5.7%,是5年来的最高水平。菲律宾央行利率委员会表示,2018年迄今为止的一系列政策利率调整都将有助于进一步降低通胀风险,并使其在中期内重回目标轨道;另外,该国经济能够适应进一步收紧的货币政策环境。

  凯投宏观经济学家加雷斯·皮拉表示,菲律宾央行可能会进一步加息。然而,随着通胀即将见顶,其可能正接近紧缩周期的终点。荷兰国际集团经济学家乔伊·库耶肯表示,货币政策的强硬立场将为该国货币带来必要的支撑。《经济学人》预计,菲律宾央行四季度将再次加息25个基点,2019年将再加息50个基点。

  相对于菲律宾央行的激进加息,也有不少央行采取了以静制动的利率选择。本周四,秘鲁央行连续第六个月将指标利率定在2.75%,该国央行表示,通胀在央行目标区间内,且有迹象显示经济增长更具活力。市场预计,秘鲁央行在明年之前不会加息。

  与此类似的还有泰国央行。本周三,泰国央行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称,7名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中有6人投票决定将利率维持在1.5%,这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一名成员投票赞成增加25个基点。今年一季度,泰国经济增长达到4.8%的5年高点。通胀正在缓慢反弹,自4月以来,已回到央行目标区间的1%至4%。泰国央行表示,正密切关注泰铢的波动及其对经济的影响。泰铢是过去3个月亚洲跌幅最大的货币之一,对美元汇率下跌约4%。“展望未来,泰铢可能仍将保持波动,因此委员会将继续密切关注汇率发展以及对经济的影响。”该国央行在声明中如是表示。

  对新兴市场的风险需保持警惕

  从历史来看,美元加息预期逐步攀升,往往对各新兴经济体产生了巨大冲击。此外,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不仅影响全球经济走势,更可能对新兴经济体带来负面影响。经济学家表示,在本国经济景气下滑和强势美元环境下,大部分新兴经济体或将再度遭到资本外流冲击,其本币贬值压力将大幅抬升。一旦无法控制本币贬值预期、缓解资本外流,新兴经济体可能面临外汇储备无法偿付到期外债局面,即爆发债务危机,1980年代的拉美债务危机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均是如此。2018年以来,除了部分产油国外,大部分新兴经济体的本币对美元汇率均有所贬值。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