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宏观CURRENT AFFAIRS
宏观 / 正文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2019年三季度《NIFD季报》

报告认为应谨慎处理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

  11月13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2019年3季度《NIFD季报》显示,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仍保持在6%-6.5%的年度目标区间内,预计2019年全年增长6.1%,2020年下半年全球经济企稳。与速度和规模相比,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也引人关注。在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如何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的谨慎平衡至关重要。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从这一角度出发,除了要从杠杆率内部结构上着力,还需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发力,提振信心,调动各方积极性。

  调整杠杆率内部结构

  提到稳增长与防风险,宏观杠杆率是必须要观察的指标之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同步发布的《宏观杠杆率》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宏观杠杆率升幅分别为5.1、0.7和1.6个百分点,累计攀升达7.4个百分点。从全年看,升幅大概在8-10个百分点。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晓晶认为,从稳增长的角度看,这样的增幅并不算高。但宏观杠杆率的不断攀升也意味着风险的不断积累。因此,一味加杠杆不可行,要在调整杠杆率内部结构上下功夫。

  分部门来看,第三季度居民杠杆率从55.3%上升至56.3%。张晓晶认为,过高的居民杠杆率对经济增长会产生促进作用,但长期来看将影响经济增长的质量和速度。考虑到居民杠杆率与房价密切相关,居民杠杆率应保持适度稳定。

  同期,非金融企业杠杆率由155.7%下降至155.6%。张晓晶表示,企业部门杠杆率与经济景气周期特别是生产价格指数(PPI)相关,去杠杆不可避免地会带来经济周期的波动。因而,去杠杆更要有精准性。僵尸国企和融资平台是去杠杆的主要对象。

  政府杠杆率方面,前三季度由37%上升至39.2%,其中第三季度上升了0.7个百分点。张晓晶提出,政府加杠杆需要相应的制度配合,例如需要容忍赤字率上升,同时也要形成有效的制度约束。

  积极的财政政策需要继续加力提效

  今年以来,财政政策在稳增长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从财政收入形势来看,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减税降费等因素影响,今年前三季度我国财政收入增速大幅降低,同时第三季度税收收入增速继续放缓。从财政支出形势来看,各领域对财政资金的需求较大,三季度财政支出增速略有放缓但仍处于高位。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高级研究员汪红驹认为,2019年财政减收增支,地方财政收支分化加大,部分地区出现了财政困难现象,预计财政收入可能将继续保持较低增速。

  值得关注的是,汪红驹提到,目前加大出口退税力度促进出口的做法并不可持续。2019年,为应对贸易摩擦给出口带来的负面影响,我国加大出口退税力度,提高了出口退税率。不过,虽然加大出口退税会促出口增长,但也会增加财政收支压力。财政政策不应被当作调节国际收支的长期工具。

  谈及下阶段财政政策如何发力,汪红驹认为,积极的财政政策需要继续加力提效,努力在资金使用效率和结构上多下功夫。同时,牢固树立底线思维,提高风险防控能力,协助地方财政化解潜在风险。此外,针对近期出现的猪肉价格上涨问题,汪红驹表示,可以实施结构性财政政策,给予生猪养殖户以及低收入阶层适当补贴。

  楼市调控短期内难有放松

  “房地产市场的拐点可能已经悄然到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房地产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蔡真表示,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2019年前三季度,70个大中城市新建住宅销售价格和二手住宅销售价格月度环比涨幅明显回落。9月份,70城中有12个城市新建住房价格和28个城市二手住宅价格出现了环比下跌。

  房地产金融风险是监管机构关注的重点领域。2019年以来,房地产金融政策持续收紧,这也带动了相关指标数据增速的下行。数据显示,2019年三季度末,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11.24万亿元,同比增长11.7%,增速比上月末低 1.7 个百分点。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9.05万亿元,同比增长 16.8%,增速与上月末持平。

  蔡真表示,受限购、限贷政策以及银行控制个人贷款风险等影响,个人住房信贷总体保持稳中趋紧态势。在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政策背景下,预计短期内个人住房信贷可能继续保持缓慢下行趋势,风险正在处于释放过程中。房企融资方面,二季度以来,房企开发贷、信托、信用债等融资渠道再次收紧,融资成本呈上升趋势。预计短期内收紧的房地产调控政策难以出现实质性放松,未来部分资产负债率较高且资金周转能力较弱的中小房企需要防范债务风险。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