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宏观CURRENT AFFAIRS
宏观 / 正文
围绕“六稳”发力 推动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5月份宏观经济数据近期将陆续发布。面对错综复杂的外部形势及不确定性因素增加,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从目前看,我国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呈现总体平稳、稳中有进态势。同时,经济平稳健康可持续发展具备充足支撑条件,即内生动力足、市场潜力大、转型升级空间广。

  “延续前期的‘六稳’政策,应该成为下一阶段我国制定宏观经济政策的基本出发点。”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常务副书记兼副院长王晋斌说。

  稳就业是“六稳”之首。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分析师张雨陶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制造业和非制造业的就业压力均有所上升,因此要切实做好稳就业工作,继续为社会提供“安全垫”。

  针对稳就业,宁吉喆介绍称,国家发改委一方面将通过创业带动就业,深入推进实施“双创”升级版;另一方面要加大重点群体就业帮扶,抓紧落实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计划等措施。

  “当前,我国经济基本面总体向好,为金融市场稳定提供了最重要的支撑。此外,我国宏观杠杆率保持稳定,‘影子银行’等高风险因素正在得到化解。”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日表示,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对我国金融市场冲击有限。随着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金融业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我国经济的韧性将得到进一步增强。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告诉《金融时报》记者,5月份央行再次定向降准落地,加上积极的财政政策可能逐渐发力刺激信贷需求,信贷增量出现环比回升的概率较大,M2增速或小幅反弹。同时,在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适时适度实施逆周期调节的情况下,二季度货币市场流动性将维持合理充裕状态。

  近来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存忧,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表示,我国完全有能力实现人民币汇率相对稳定。首先,汇率走势主要取决于经济基本面,而我国经济基本面良好;其次,我国持有的巨额外汇储备构成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压舱石”;再次,面对外部不确定因素增加,我国出口商可以采用技术改造升级、优化流程等措施降低成本。

  中美经贸摩擦对稳外贸会产生一定压力。除此扰动因素,国泰君安宏观花长春团队认为,从基本面看,5月份主要发达经济体运行再度放缓,景气度整体回落,全球经济动能持续放缓。综合基本面和扰动因素,预计当月出口增速将达到-4%(按美元计)。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前4个月,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计进出口2.73万亿元,增长9.1%,高出全国整体增速4.8个百分点,占我国外贸总值的28.7%,比重提升1.3个百分点。王晋斌对此表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量已超过中国对外贸易量的四分之一,提升“一带一路”市场可有效对冲中美贸易量下降影响。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分析师王静文也表示,从作为外贸“晴雨表”的广交会情况来看,今年整体成交额虽同比下降1.1%,但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出口成交同比增长9.9%,占总成交额的35.8%,预示着未来仍有增长空间。

  在王晋斌看来,稳外资带来的国外资本进入中国市场,一方面对激发民间资本具有很好的示范效应;另一方面对于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会起到重要作用。

  宁吉喆介绍称,稳外资将立足于采取措施创造更加开放、友好的外商投资环境。6月底前,出台2019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负面清单只做减法、不做加法。在准入前阶段,年底前全面取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外限制,确保市场准入内外资标准一致;在准入后阶段,确保中国境内注册的内外资企业公平待遇。另外,将抓紧制定外商投资法配套法规,草案将按照立法程序公开征求意见。

  具体到金融领域,郭树清表示,我国金融业开放的空间仍然很大,未来我国将推动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制度,对境内外金融机构一视同仁、公平对待。

  至于工业领域开放,工信部副部长王志军表示,一是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落实飞机、船舶、汽车、电信等方面的开放政策;二是推动修订全国和自贸区外商准入负面清单,大幅削减负面清单内容。此外,还将扩大鼓励外商投资的领域和范围,推动重大外资项目加快落地实施。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建议,稳外资应保持政策稳定性和连续性,确保公平竞争,并完善知识产权保护等制度,利用我国庞大的内需市场,让外资安全放心地投资,扩大投资和长期经营下去。

  在投资方面,连平表示,大规模减税有助于制造企业经营改善,企业信贷加快增长,可能促进未来制造业投资企稳。预计5月份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增长6.2%,比上个月略有上升。

  “稳投资的重点是加快中央预算内投资安排使用。目前,今年5776亿元中央预算内投资已下达89%,可以带动几万亿元的社会投资。”宁吉喆说,国家发改委将加快补齐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短板弱项,实施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适当降低基础设施等项目资本金比例,推进电信、互联网领域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推动重大区域战略项目,建立健全吸引民间资本投资重点领域长效机制。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特别提出,基建投资是短期稳定经济增长的重要手段,也是中长期产业升级转型的重要推动因素。除了交通运输等传统的基建投资项目,建议提高养老、生态环保、社会保障等领域的基建投资,但要注意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约束。

  中美经贸摩擦尽管对我国经济发展产生了一定影响,但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影响总体可控,企业信心日趋稳定,市场预期逐渐理性。

  市场信心主要与经济发展前景有关。5月份我国综合PMI产出指数为53.3%,比上月微落0.1个百分点,表明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继续保持扩张。税收监测数据也显示,全国重点税源企业信心指数止落回升4个百分点,即从2018年四季度的121.16上扬至2019年一季度的125.23。企业投资意愿增强,预示二季度企业生产经营将呈向好态势。

  宁吉喆表示,稳预期将聚焦市场主体普遍关切,释放更加清晰稳定的政策信号,强化政策评估和沟通,加强对宏观经济政策的解读,以提高政策透明度和可预期性。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