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宏观CURRENT AFFAIRS
宏观 / 正文
4月份物价运行在温和区间 通胀形势整体可控

  

                                     董阳制作 来源:国家统计局

  国家统计局5月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4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5%、环比上涨0.1%;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0.9%、环比上涨0.3%。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4月物价温和回升,通胀整体可控。

  食品价格上升和翘尾因素 推动CPI同比涨幅略有扩大

  温彬说,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同比上涨1.7%,较前月回落0.1个百分点。可见食品CPI上涨是拉动4月CPI回升的主要因素。

  “4月CPI同比涨幅较3月扩大0.2个百分点,主要源于食品价格表现略强于历史平均水平,以及‘五一’假期调整为4天小长假后对需求面的正向冲击。”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分析师应习文向《金融时报》记者表示,在历史平均情况下,4月份随着天气逐步转暖,食品供应有所恢复,食品价格也以下跌为主。但今年4月食品价格下跌并不明显,这一方面是由于猪肉价格受前期猪瘟疫情影响供给后,价格进入上升通道,本月环比上涨1.6%,领跑食品环比涨幅;另一方面,鸡蛋和鲜果供给偏紧,价格有所上升。

  华尔街见闻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猪肉价格上涨趋势难以逆转。高猪价抑制猪肉消费的作用还难以出现,意味着猪肉价格将持续向上拉动CPI。

  温彬表示,蛋类CPI继两个月同比负增长之后,4月转正至3.7%,涨幅提升5.6个百分点。受去年秋季北方水果欠收、今年存量不足影响,鲜果CPI同比上涨11.9%,涨幅提升4.2个百分点。

  据国家统计局城市司处长董雅秀解读,春季气温适宜,鲜菜供应增加,价格环比下降4.5%,影响CPI下降约0.13个百分点。但从同比看,鲜菜价格水平仍处于高位,上涨17.4%,影响CPI上涨约0.43个百分点。

  “在非食品方面,‘五一’小长假调整对需求形成了一定的正面刺激作用,促进非食品价格环比上涨0.1%。其中,旅游价格环比大涨1.5%。”应习文说。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告诉《金融时报》记者,4月CPI同比上涨2.5%,其中翘尾因素影响上涨约1.3个百分点,新涨价因素影响约为1.2个百分点。翘尾因素比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也是推升CPI的重要原因。

  另外,邓海清称,减税降费效应主要体现在成品油价格下调等方面,交通工具和通信工具费用环比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

  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价格上涨 促使PPI同比增速回升

  “由于一季度PPI新涨价因素是负值,4月PPI环比上涨0.3%,涨幅扩大0.2个百分点,表明工业需求正处于改善过程中。生产资料价格和生活资料价格同比涨幅都为0.9%,分别比上个月扩大0.6个和0.4个百分点。”刘学智说。

  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也有所回升,同比上涨0.4%,涨幅扩大0.2个百分点。刘学智称,工业购进端和产出端价格都有所上涨,表明工业需求和生产有所改善。由于出厂端价格涨幅高于购进端价格,企业经营的成本压力有望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有利于实体经济运行。

  国泰君安花长春团队则认为,工业品价格表现良好,一方面是由于国内生产韧性较强,经济较为平稳;另一方面在增值税税率下调后,议价能力较强的企业提高了不含税的价格,进而推动价格上涨。

  在应习文看来,PPI同比涨幅较上月扩大0.5个百分点,显示工业领域回暖迹象好于预期。4月份,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涨跌互现,国内工业品价格则逐步走出低迷,此前公布的制造业PMI出厂价格指数为52.0%,连续两个月保持在50.0%上方,且涨幅较上月扩大0.6个百分点,也已预示PPI将回暖。而去年4月的PPI环比下降0.2%,也降低了基数,相应扩大了今年4月的PPI涨幅。

  温彬强调,国际油价上涨仍是推动4月PPI回升的重要因素。受此影响,石油产业链生产价格涨幅明显,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PPI同比上涨10.1%,比上月扩大0.4个百分点;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PPI同比上涨4.2%,比上月扩大0.7个百分点。

  “生活资料价格上涨仍主要受食品类PPI上涨拉动,同比上涨1.9%,创2012年5月以来的最高涨幅。”温彬说。

  董雅秀称,据测算,在4月份0.9%的PPI同比涨幅中,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因素影响约为1.1个百分点,新涨价因素影响约为-0.2个百分点。

  CPI和PPI仍可能上涨 但无显著通胀风险

  “全年CPI平均涨幅可能在3%以内。”刘学智认为,5月、6月CPI翘尾因素继续上升,仍将抬升CPI同比涨幅。猪肉价格上涨周期已形成,将成为年内拉动CPI上涨的重要因素。但随着消费结构转变,猪肉价格在CPI篮子中的权重逐年下降,仅依靠猪肉一个单独的产品涨价导致全面通胀的可能性很小。由于内外需求仍有走弱压力,需求带动非食品价格和核心通胀大幅走高的可能性不大。同时,宏观政策也使物价不存在大幅走高的基础。

  谈及PPI,刘学智说:“在基建投资拉动下需求有所改善,预计未来PPI可能延续上涨势头。但工业生产和需求难以显著走强,PPI新涨价动力仍较弱。5月之后PPI翘尾因素逐渐下降,对PPI同比抬升作用减弱。”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李赫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称,随着春节效应和减税抢跑效应减弱,二季度生产大概率会有所下滑,而通胀在二季度将维持高位,经济有“微滞胀”现象。但今年下半年随着通胀有所下行、需求逐步复苏,预计经济“微滞胀”现象将会缓解。

  “综合来看,4月CPI和PPI延续了上涨趋势。食品价格上涨推动CPI继续上行,石油价格上涨引起工业生产品价格上涨,叠加PPI同比涨幅处于低位,导致PPI上涨略超预期。”总体而言,温彬认为我国通胀压力不大,宏观政策具有较大操作空间。

责任编辑:王小平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