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宏观CURRENT AFFAIRS
宏观 / 正文
CF40发布宏观政策报告称:
金融补短板需配合多方面调整

  2017年,我国经济运行稳中向好、好于预期,全年经济发展主要目标任务圆满完成。2018年,宏观经济能否延续去年的发展态势,成为新年伊始市场广泛关注的热点话题。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2月1日在北京发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宏观政策报告》认为,2018年我国经济有望保持稳健增长。需求端会面临内需放缓、外需接棒的局面,在终端需求增长动力减弱的背景下,通胀压力有限。但面对经济结构转型带来的金融服务新需求,金融供求失衡日益凸显。金融若想补短板,需要在金融产品和市场、金融中介以及金融基础设施方面作出大的调整,以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报告指出,从运行环境看,全球经济景气度继续攀升,处于近年来的高点。国内金融条件收紧,长期国债利率延续上升态势,M2和社会融资增速放缓,人民币小幅升值,财政收支增速显著下降。从运行特点看,经济仍处于景气周期的下半场,以房地产和汽车为代表的周期性行业销售增速继续放缓;PPI指标跨过高点,CPI处于合理水平;工业增速、利润、固定资产投资回落,景气度尚可;就业市场总体平稳。

  展望2018年的宏观经济形势,CF40高级研究员张斌认为:“总体而言,2018年,我国经济仍有望保持稳健增长。”尽管房地产市场进行了比较彻底的去库存,但房地产销售下降难免会拖累2018年房地产投资。制造业投资持续多年下降局面在2017年有明显好转,但在我国经济整体处于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结构转型的大背景下,制造业投资大幅反弹的概率较小。全球经济景气度未来还会持续几个季度。

  2017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保持较快升值态势。据统计,2017年全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从年初的6.9498升至年底的6.5342,升值幅度达到5.98%,创下25个月以来新高。截至2018年2月2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升至6.2885。

  有调查显示,人民币升值速度较快给国内出口型企业带来比较大的压力。这是否会影响我国的进出口?“很多企业对汇率非常敏感,汇率的变化对于企业短期盈利影响很大。”张斌对《金融时报》记者坦言,但即便人民币升值,也要区分是对美元升值还是对一篮子货币升值。

  张斌进一步解释称,对我国出口影响更明显的应该是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升值,而现在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升值幅度很小且有限。即便升值了,决定进出口的因素有很多,汇率因素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国外的收入、需求等因素。

  在看待当前人民币对美元升值方面,张斌认为,在内需不旺外需旺的局面下,贸易顺差放大。在国内信用条件收紧趋势下,资金成本高企,会激励企业增加海外负债,减少或者延后购买海外资产。这两者都会增加外汇市场供给,在当前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下,会带来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

  “如果美元强势,一篮子汇率规则下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对冲了市场供求原则下的人民币升值需求。如果美元继续保持弱势,一篮子汇率规则下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市场供求和一篮子货币汇率两项因素同时指向人民币升值。”张斌判断称。

  此外,报告在金融补短板的专题中还指出,面对经济结构转型带来的金融服务新需求,当前,金融服务供求不匹配现象普遍存在。金融服务正门不开走后门的绕道现象凸显,表现为“影子银行”、同业业务以及大量通道业务的快速崛起。实体经济部门的金融服务需求没有被充分满足,还要为复杂的金融绕道服务付出更高成本。实体经济风险没有被有效分散,仍然集聚在金融中介,一些金融中介通过缺乏监管的金融绕道服务放大杠杆和进行期限错配,增加了新的风险。

  张斌建议,金融补短板需要在金融产品和市场、金融中介以及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作出大的调整,如推出以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为代表,能带来现金流的长周期、标准化的基础金融资产,以及推动享受税收优惠的个人养老金账户发展等。

责任编辑:yxt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