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稳增长基调不变 逆周期调节力度仍需加大

  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宏观经济相关指标显示,经济下行压力仍存,稳增长依旧是政策重心。不久前召开的金融委第七次会议确定了后期宏观政策的稳增长基调:加大宏观经济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力度,货币政策继续保持稳健,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把财政政策与货币金融政策更好地结合起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召开2019年第三季度例会(以下简称“会议”)也强调,要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强宏观政策协调,形成合力。

  在“财政+货币”政策组合中,专家表示,货币政策空间充足,需要保持定力;由于发行进度加快,四季度专项债已无发行额度,“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政策尚未落地,财政政策力度有待加大。

  稳增长仍是政策重点

  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对于我国经济的拉动作用依旧保持在首位。今年上半年,消费对于我国经济保持在合理区间发挥了60%左右的拉动作用,比投资高出40多个百分点。

  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7.5%,增速比上个月下降0.1个百分点。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分析认为,汽车类消费大幅下降构成主要拖累,8月份汽车类消费增速为-8.1%,比上个月下降5.5个百分点,剔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增长9.3%,增速高于上个月。前期出台的大量促消费政策落地后,能扩大最终消费需求,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小幅放缓仍需关注。

  在投资方面,1至8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5%,比上个月下降0.2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下滑。其中,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制造业投资增速降至2.6%,比上个月下降0.7个百分点;房地产投资增速为10.5%,比上个月小幅下降0.1个百分点,虽有下滑但仍能保持韧性;补短板措施逐渐见效,基建投资增长4.2%,比上个月回升0.4个百分点,但可持续性未定。

  在出口方面,按美元计,今年前8个月,我国出口小幅增长0.4%;8月份,出口下降1%。专家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加之美国、欧洲等主要经济体景气度不振等因素导致出口小幅回落。8月份进口继续负增长则与内需疲弱密切相关。

  从宏观经济指标来看,生产动能走弱、内需不足是部分指标下降以及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基于此,宏观政策需要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着力于扩大有效内需,稳增长相关政策需要继续发力。

  专项债年内发力空间待拓宽

  落实落细减税降费以及加大专项债发行力度是积极财政政策的两项关键举措。据财政部部长刘昆介绍,今年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规模,1至7月份全国已经完成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3492亿元,其中新增减税11740亿元。制造业新增减税3648亿元,在所有行业中受益最大;民营经济新增减税7450亿元,受益最明显。

  专项债一直被视为托底基建投资的关键工具。从进度来看,地方债在今年限额内的发力空间已十分有限。

  据中诚信国际研究院宏观金融研究部分析师卞欢统计,1至8月份,全国共计发行地方政府债966只,规模合计39626.08亿元,同比增长29.89%。从发行进度看,前8个月发行的新增地方债规模已完成全年新增债务限额的94%,其中发行新增专项债20057.47亿元,占新增专项债总限额的93.29%。

  9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根据地方重大项目建设需要,按规定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确保明年初即可使用见效。据测算,提前下达2020年专项债额度最高可达1.29万亿元。该会议同时明确扩大专项债重点使用领域,资金投向基建的比例有望提升。

  有专家认为,在专项债新增额度即将用完、国内经济形势复杂的背景下,今年极有可能开始发行可提前下达的明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不过,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后续来看,今年四季度已经没有新的专项债券发行额度,即使按规定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稳增长效果也将在明年显现。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

  “稳健+精准”可以说是今年货币政策最突出的特点。

  在全球降息潮下,央行行长易纲近日表示,中国的货币政策“以我为主”,坚持稳健取向。既要稳当前,加强逆周期调节,坚决不搞“大水漫灌”;也要考虑长远,下大力气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今年以来,稳健的货币政策体现了逆周期调节的要求,宏观杠杆率高速增长势头得到初步遏制,金融风险总体可控,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率逐步提升。专家表示,央行一直以来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正在促进广义货币(M2)增速企稳,支撑利率水平合理稳定。数据显示,8月末,M2同比增长8.2%,增速比上月末高0.1个百分点,与上年同期持平,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物价水平总体稳定。

  在坚持稳健的同时,政策发力也更加精准。“三支箭”发力支持民营小微收效显著。近期,央行致力于以改革的方式降低企业融资成本。9月20日,LPR第二次报价显示,1年期LPR为4.20%,较上一次报价下降了5个基点,为企业融资成本降低打开空间,但房贷利率却未同步下降,更显政策实施的精准性。此外,会议指出,要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努力做到金融对民营企业的支持与民营企业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相适应,可以预计,金融将继续加大精准发力。

  易纲表示,我国货币政策工具、宏观审慎政策工具等方面的政策空间仍比较大,应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分析师王静文告诉《金融时报》记者,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后续逆周期调节还需加大,但考虑到杠杆率情况,可能更多地采取改革方式进行结构性调整。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