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建立债转股合理定价机制 积极吸引社会力量参与

  去年以来,我国企业发展面临的内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增多,企业经营困难加大,这导致部分企业债务风险有所上升。市场化债转股作为化解企业债务风险、降低杠杆率的有效手段再度受到关注。5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深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措施,支持企业纾困化险、增强发展后劲。

  “市场化债转股自实施以来,有效降低了企业杠杆率,保证了企业平稳发展。”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进一步表示,债转股在实施过程中仍然面临一些实质性障碍,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就这些问题提出了指引性措施,后期随着配套措施的陆续出台,市场化债转股有望继续提速。

  债转股持续推进  已落地超9000亿元

  通过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能够有效降低企业杠杆率水平,缓解有市场有前景但遇到暂时性困难的企业的债务压力,给企业平稳运行一定的缓冲期。

  早在2016年,新一轮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就已开启。当年10月份,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债转股适用企业和债权范围、实施流程等。但这一阶段的债转股仍存在“明股实债”问题,市场化程度不够。

  2018年以来,多项支持市场化债转股的政策陆续出台。1月份,国家发改委、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实施中有关具体政策问题的通知》,明确指出允许采用股债结合的综合性方案降低企业杠杆率,支持各类所有制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

  6月份,央行发布通知,明确鼓励5家大型商业银行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运用定向降准和从市场上募集的资金,按照市场化定价原则实施债转股项目。

  8月份,国家发改委等五部门印发《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要求深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并提出“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积极为市场化债转股获取稳定的中长期低成本资金提供支持”等支持措施。

  11月份,国家发改委等五部门印发《关于鼓励相关机构参与市场化债转股的通知》,鼓励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保险机构、信托机构等具有股权投资资格的市场机构依法依规参与债转股工作。

  “随着多项政策落地实施,债转股工作明显加快,在降低企业杠杆率、促进企业经营效益提升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数据也证明债转股落地正持续推进,截至今年1月份,债转股的签约额已突破两万亿元,去年以来债转股已落地超过9000亿元。

  签约多落地难  三大问题待解决

  从数据来看,债转股的签约和落地之间存在一定差距。事实上,债转股在实施过程中一直存在签约多、落地难、退出难等问题。有研究报告指出,这主要是由于债转股期限、风险和受益不匹配、配套机制不完善等造成的。

  董希淼坦言,当前债转股工作仍然存在三大痛点。首先,如何定价是债转股的关键,也是当前债转股双方博弈的核心。由于信息不对称等因素,债转股价格是否公平公允,转股企业、实施机构许多时候难以把握。其次,资本占用是银行债转股面临的重大难题。根据规定,商业银行因市场化债转股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的风险权重为250%,持有非上市公司股权的风险权重为400%。实施机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持股需纳入并表范围,这给银行带来较大的资本压力。再次,债转股需要大量的长期资金。目前,只有5家大型商业银行成立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作为债转股实施机构。

  董希淼进一步表示,退出机制也是债转股工作的重要方面。持有企业股份不是银行的目的,只有建立起完善的退出机制,让资产流动起来,才能更好调动银行主动性,并撬动更多社会资金进入债转股。

  此次会议直面债转股工作中的痛点难点,提出三个方面的政策措施,有助于进一步调动银行积极性,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推动签约项目落地。一是建立债转股合理定价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实施机构等尽职免责办法,创新债转股方式,扩大债转优先股试点,鼓励对高杠杆优质企业及业务板块优先实施债转股,促进更多项目签约落地。

  二是完善政策,妥善解决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机构持有债转股股权风险权重较高、占用资本较多问题,多措并举支持其补充资本,允许通过具备条件的交易场所开展转股资产交易,发挥好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在债转股中的重要作用。

  三是积极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市场化债转股,优化股权结构,依法平等保护社会资本权益。支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起设立资管产品并允许保险资金、养老金等投资。探索公募资管产品依法合规参与债转股。鼓励外资入股实施机构。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