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个人财富管理市场超120万亿元
中国私人银行业已站在转型关键路口

  当前中国私人银行业仍面临专业能力不均衡、业务模式同质化等挑战。而随着宏观经济进入新常态,中国私人银行面临的市场环境、客户需求、竞争格局正在发生诸多变化,如财富多资产荒、客户分化、跨界竞争加剧等。

  过去10年间,中国私人银行业规模迅速增长,中资商业银行私人银行总客户数已超50万人,管理客户资产(AUM)近8万亿元。

  得益于改革开放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机遇,中国已形成了规模超人民币120万亿元的个人财富管理市场,其中高净值家庭达到210万户,所拥有资产占全部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的43%。

  2017年,中国私人银行业发展迎来10周年。4月27日,兴业银行携手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发布中国私人银行发展报告《中国私人银行2017:10年蝶变、十年展望》。

  在展示成就的同时,上述报告亦指出,当前中国私人银行业仍面临专业能力不均衡、业务模式同质化等挑战。而随着宏观经济进入新常态,中国私人银行面临的市场环境、客户需求、竞争格局正在发生诸多变化,如财富多资产荒、客户分化、跨界竞争加剧等。

  站在转型关键路口

  “过去10年,中国的个人和高净值人士财富以约20%的年化增长率迅速积累,增速傲视全球。预计到2021年,中国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将继续稳步增长,规模达到220万亿元人民币,持续令全球瞩目。”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首席执行官如此表示。

  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测算,2016年中国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的规模稳居世界第二,达到126万亿人民币,约为同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7倍,为财富管理市场形成了百万亿级的蓄水池。

  在巨大发展机遇的驱使下,中国各类机构已经纷纷布局私人银行业务,虽然商业银行旗下的私人银行目前管理的资产规模最大,但各类非银行机构也在快速发展,竞争格局仍在变化当中。

  同时,中国特殊的宏观环境及高净值客户的共性,使得中资私人银行机构往往选择以零售升级、产品驱动为代表的同质化业务模式,私人银行的价值主张与零售业务差异不大,局限为零售业务的“升级版”,整体市场呈现“重固收、轻权益”的特征。

  不过,需要看到,中国银行业过去粗放生长大踏步迈进的时代已经过去,私人银行的发展也站在了转型关键路口。在中国金融体系改革和银行业轻型化转型的背景下,私人银行作为“大投行”、“大资管”、“大财富”的业务连结点,战略价值凸显。

  值得关注的是,当前,中国私人银行的市场、客户和格局都发生了本质变化。资产端收益率承压,财富端仍在快速积累并渴求优质投资渠道,财富多资产荒的矛盾将成为新常态。与此同时,客户结构日益多元,需求日渐成熟分化,守富、传承的需求上升,对风险收益的概念认识加深,对专业财富机构的需求度和能力要求提高。从格局来看,在跨界竞争与合作加强的同时,中国金融体系的成熟和监管的逐步完善将有助于私人银行机构打破经营壁垒,探索专业发展的经营道路。

  应探索特色化发展道路

  “站在10年这一特殊的时间节点展望未来,中资私人银行机构应进一步明确私人银行业务的战略地位,并积极思考和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模式和路径。”上述报告建议,中国主流商业银行的私人银行应当本着“以客户为中心”的原则,突破零售升级的价值主张,拓展从资管到投顾的全价值链的能力布局,建设准事业部的专业化管理体系。

  具体而言,商业银行突破零售升级的价值主张选择是对中国高净值客户需求和偏好变化的响应,是真正“以客户为中心”的体现;通过构建平台提升全价值链服务能力,能够最大程度利用各类资源禀赋保持可持续的竞争优势。

  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何大勇进一步诠释:“中国主流商业银行在短中期需要着力实施三个方面的举措,一是建设专属、专业的私人银行服务人才队伍,包括客户经理、投资顾问、产品经理团队等,落实针对私人银行客户的差异化价值主张;二是加强产品平台能力和投资顾问体系建设,尤其是需要提升多资产策略和股权/权益类产品的研究和销售能力;三是理顺体制机制,包括配套的分润计价规则、考核激励举措等,在专业化体系建设的同时最大程度地调动经营机构的业务积极性。这三个方面落到执行层面均非一日之功,需要资源和精力的持续投入。”

  据兴业银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薛瑞锋介绍,该行多年来与波士顿咨询公司、社科院等国内外权威机构合作,共同研究、制定既符合中国国情,又适合自身的私人银行业务整体架构与发展策略,即“一体两翼”。“一体”是指全行私人银行的组织架构,即搭建统一规范的“1+1+N”营销服务体系,通过支行客户经理、分行私人银行团队、总分行专家咨询与投资顾问团队三个层面的有机联动,为客户提供顾问式、管家式的服务;“两翼”是发展策略,指的是以产品吸引客户,以服务留住客户。

  “这个业务整体架构与发展策略的总体目标在于切实践行‘以客户为中心’,回归私人银行业务‘委托+顾问咨询’的本质,以财富管理、专业服务、家族信托为核心,为客户打造全方位一站式的金融服务平台,强化私人银行专业经营能力的提升。”薛瑞锋说。

  未来市场不确定性犹存

  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财富管理机构在规模高速发展的同时也遇到了金融市场波动性增大、监管趋严、优质产品稀缺等多方面挑战。

  报告显示,受此影响,高净值客户的整体投资风格趋于保守。在所配置的金融产品中,2016年增持产品的前四位为银行理财、存款、保险和信托,减持产品的前两位为股票和公募基金。然而,面临复杂多变的宏观环境,高净值客户对2016年的投资回报较为满意,85%的受访者表示,2016年基本或超额实现了自己的投资目标。

  展望2017年,高净值人士对中国宏观经济和投资形势较为乐观,并对自己家庭财富的增长富有信心。87%的受访者对未来宏观经济转型持积极态度,同时96%的受访者认为,在这样的宏观背景下自己的家庭财富不会下降,对未来充满信心。

  不过,虽然高净值人群的预期整体乐观,2017年宏观市场环境仍然充满了不确定性,如国际政治经济环境日趋复杂,“黑天鹅”事件可能越发频繁;国内经济转型深入,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都可能对市场产生影响。

  基于此,报告分析认为,财富管理机构应当在三方面做好准备:首先,宏观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使得资产配置的难度加大。财富管理机构需保持敏锐的洞察力和判断力,积极研究资产配置和风险对冲策略,加强快速反应和风险管理能力,为投资者持续创造价值。其次,在房地产市场调控趋严的背景下,一旦房产市场转入冷静期,可能有大量释放出来的资金寻求新的投资渠道,给财富管理市场带来投资机会。各家财富管理机构应当加强投顾能力和客户综合服务,以抓住商机。再次,从具体金融产品类别来看,固收领域,在金融去杠杆和信用风险压力增大的情形下,财富管理机构尤其需要蓄力资本市场的投资能力建设,加强股权、权益类产品、保险类产品的供给,持续修炼内功,迎接市场的机遇和挑战。

责任编辑:l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