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热点关注CURRENT AFFAIRS
热点关注 / 正文
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合作步伐不断加快

  海关总署10月13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7.53万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9%。同期,我国对欧盟出口增长1.8%、对美国出口下降1.9%、对东盟出口下降1.9%,三者合计占同期我国出口总值的46.7%。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对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保持增长,对巴基斯坦、俄罗斯、波兰、孟加拉国和印度等国出口分别增长14.9%、14%、11.7%、9.6%和7.8%。

  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黄颂平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总体上说,在国际贸易低迷的情况下,目前在‘一带一路’贸易取得的成绩是不容易的。”

  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出口保持高速增长

  据统计,2016年前三季度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超过4.52万亿元,约占同期我国外贸总值的四分之一。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对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出口增长幅度近两位数,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黄颂平指出,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表现好于同期我国总体进出口,表明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合作的步伐在不断加快。

  黄颂平表示,下一阶段,海关将在国家总体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基础上继续加强国际海关间的合作,加强海关跟商界的合作,以促进区域的互联互通和贸易的互联互通,有效推进贸易便利化,不断提升区域经济增长质量,为全球经济复苏和世界经济繁荣注入新的活力。

  对于全年贸易走势,黄颂平强调,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外贸还是呈现回稳向好的态势,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这既有国家促进外贸稳定增长的政策措施取得明显成效、出口企业信心增强的正面影响,也有国内经济运行稳中有进和进口价格跌幅有所收窄的带动作用。这些因素短期内仍将发挥积极的作用,有利于四季度我国进出口的稳定增长。

  汇率变化对进出口

  影响较为有限

  汇率是分析外贸进出口时需要考虑的一个因素。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和一篮子货币较去年同期有一定的贬值。

  黄颂平指出,虽然人民币贬值使企业出口从中相对受益,但是会使企业进口原材料的成本相应上升,而且在全球价值链的背景下,由于跨区域、上下游分工和产业内贸易的普遍存在,某一个经济体的币值变动及其对进出口影响都将快速正向传导至价值链上的其他经济体,货币贬值对出口的拉动效应会弱化。

  黄颂平表示,由于我国外贸进出口中加工贸易仍占较大比重,因此汇率变化对我国进出口的具体影响较为有限。

  10月1日,人民币正式纳入SDR货币篮子,这对近期的贸易数据和对外贸企业产生了哪些影响?从远期来看又可能会产生哪些影响?

  黄颂平表示,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反映了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地位不断上升,将有利于建立一个更加完善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这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里程碑事件,是对中国经济发展成就和金融业改革开放成果的肯定,有助于增强SDR的代表性、稳定性和吸引力,也有利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向前推进。

  黄颂平还指出,对外贸企业而言,人民币正式加入SDR篮子以后,开展货物贸易进出口、跨境交易投资可采用人民币作为计价货币,可以降低汇率风险和汇兑成本,提升竞争力。

  大宗商品进口增加

  不影响国内去产能推进

  数据显示,大宗商品在前三季度的进口量有所增加,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国内经济的下行压力有所缓解?对此,黄颂平表示,当前,我国国内经济总体上是平稳的,但国际环境依然严峻复杂,国内经济结构调整的阵痛还在释放,经济下行压力仍然不小。同时,大宗商品进口量增加不会影响国内去产能工作的推进。

  今年以来,我国钢铁和煤炭产业去产能工作逐步推进,取得了明显成效。黄颂平认为,进出口贸易有其市场运行的客观规律,是国内、国际市场的一个风向标。但具体问题还要具体分析,特别是不能仅仅依据大宗商品的进口量的变化就简单地判断经济下行压力减弱,或者说与去产能任务相悖。

  以原油为例,前三季度我国原油进口量增加14%。黄颂平表示,这其中既有国内产量下降的原因,也有国际油价低迷和民营炼油企业逐步获得进口原油配额的原因。

  煤炭进口方面,受到国际煤价持续上涨和国际煤价弱势运营因素的影响,今年以来我国煤炭进口增加。进口钢材占国内钢材消费量的比重较低,前三季度进口量略增,其原因主要是有一定量的中高端钢材品种进口。黄颂平强调,这不会影响国内去产能工作的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