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经济金融双受打击 贸易保护主义令美国“作茧自缚”

  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已开始显现。美国农业、制造商、普通消费者等正在承受损失;除实体经济外,贸易争端的升级以及不确定性的增加,也令美国的金融市场振荡频繁、市场信心遭受打击。在种种风险因素的影响下,美国仍升级贸易争端只会损害其经济增长的动力。

  近期,全球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仍无法得到明显缓解,这为本就疲弱的全球贸易和经济增速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性。而这股贸易保护主义“逆风”的关键推手当属美国特朗普政府。

  特朗普政府所主张的“美国优先”以及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正在伤害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美国方面的种种保护主义行径令包括中国、欧盟以及日本在内的主要贸易伙伴十分愤怒。更重要的是,尽管特朗普政府一直在鼓吹贸易战将给美国带来好处并最终会取得胜利,然而事实是,且不说特朗普政府不断施压令贸易争端不断升级的做法是否能“伤敌一千”,但其“自损八百”的后果已然有所显现。

  当前美国经济正处于微妙的时刻。在经历过快速增长的2018年后,2019年,美国经济靓丽数据下的隐忧正在不断浮出水面。高企的政府债务和财政赤字,有可能将限制美国联邦政府在未来实施财政刺激政策时的空间,而美债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也已经引发了市场对美国经济或将陷入衰退的担忧。在种种风险因素的影响下,美国主动升级与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争端,并且不断威胁可能采取更多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这一行为无疑是不明智的。

  在美国挑起的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摩擦中,美国农民正在承受着沉重的损失。中国对美国大豆进口的大幅减少,直接影响到了美国农民的收入。尽管特朗普政府计划给予美国农民新一轮的补助计划,但这也只是杯水车薪。

  而美国在制造业方面的损失则更为突出。回顾此前特朗普政府推行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对主要贸易伙伴施加高额的钢铁和铝关税是一典型代表。钢铁和铝关税实施范围大,影响广泛。对于美国制造商而言,最直接的影响当属进口原材料成本的显著上升,成本的上涨令制造商们对未来投资采取了更为谨慎的观望态度,信心也不断遭受打击。

  《华尔街日报》报道显示,关税和贸易紧张局势正在推动美国农场设备制造商陷入更深层次的困境。与此同时,制造商增加的成本也可能转嫁到美国普通消费者身上,令其生活成本增加,导致其生活质量下降。

图为无人机拍摄的美国南路易斯安那港一角(3月2日摄)。 新华社资料图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研究显示,因关税上升造成的成本几乎全部由美国进口商承担。“一些关税已转嫁给美国消费者,如对洗衣机加征的关税,其余部分则由进口商通过降低利润率吸收。关税进一步提高可能会同样地转嫁至消费者”。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关税措施已经开始对美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但特朗普政府似乎并没有收手的迹象。美国始终对欧盟采取高压政策,实施“边谈边威胁”的手段,不断强调对来自欧盟的汽车实施高额关税的可能性。面对威胁,欧盟方面也是不甘示弱,一来一往之间,贸易争端很有可能再次升级。

  此外,在日前举行的美日首脑会谈中,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并未在贸易和关税问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并且即便是在访问期间,特朗普也一直批评日本对美国的高额贸易顺差。加之在农产品准入问题上双方诉求存在较大分歧,美日之间的贸易谈判也可谓难度颇大。

全球国际贸易量移动平均指数

  值得注意的是,除实体经济外,贸易争端的升级以及不确定性的增加,也令美国的金融市场振荡频繁。在美国启动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以及将华为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后,美股市场均出现大幅下挫。市场担忧情绪急剧上升,贸易紧张局势的加剧令市场信心遭受了重大打击。

  面对经济增长前景与金融市场的双重压力,美联储不得不谨慎行动。若美国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争端进一步升级,引发贸易伙伴的反制措施,或将令美国国内通胀率面临显著的上行压力。然而,与此同时,贸易争端带来的不确定性也很可能损害美国经济的增长动力,这可能将增加美联储降息的可能性。

  贸易紧张局势已经成为美联储官员们考虑的重要影响因素。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美联储仍倾向于将利率维持在当前水平,并对调整货币政策保持耐心。然而,若美国经济遭遇重大挫折,美联储或将不得不采取措施,避免美国经济陷入衰退。贸易争端显然已经增加了美联储在调整货币政策时的复杂性。

  由此可见,当前美国经济的表现和状态并非无懈可击,贸易局势的进一步恶化也会对美国本身造成损失。若不能妥善解决与贸易伙伴的争端,或将进一步打击市场的信心。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