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扩大开放释放红利
外资银行跃跃欲试抢先机

  “我认为,金融业开放对中国是有利的,对中国人民尤其有利,这将允许内资、外资金融机构在华竞争,提供更好的服务,从而提高金融市场的效率。”在刚刚结束的“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央行行长易纲的发言再次释放出中国金融业进一步扩大的明确信号,并得到了外资银行的积极回应。

  “中国政府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我们非常期待中国金融服务业的进一步开放。”与众多外资银行一样,渣打集团行政总裁温拓思认为,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将使渣打银行从中获益。与此同时,该行也能帮助中国银行业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那么,新一轮对外开放将给外资银行带来哪些政策红利?下一步,外资银行又将如何规划在中国的发展布局?

  落实开放措施“宜早不宜迟”

  前两年,银保监会先后发布15条金融开放措施,对此,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这些措施的落实宜早不宜迟”。据悉,目前,银保监会正在研究新一轮开放措施。《金融时报》记者梳理发现,这些措施将进一步增加外资银行获得的政策红利。

  首先,银保监会将进一步放宽外资市场准入条件,特别是规模、年限、股东类型、持股比例等数量限制,给有专业特色和优质的外资银行进入中国市场降低门槛。其次,将进一步拓展外资银行的经营范围,基于其优势和风险控制能力,继续放宽其业务范围,支持外资银行增加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使之更加多元化和多样化,并允许外资银行参与创新试点的一些新领域,充分激发其市场活力。再次,将进一步简政放权,缩减和优化行政审批。在审慎监管前提下,简化许可流程,提高审批效率,让外资银行集中更多金融资源在我国发展。最后,还将进一步优化监管规则,为外资银行营造更加公平和开放的环境。

  “我们看到中国已经实施了许多开放措施,以前外资银行、保险公司等机构在中国发展面临很多限制,但现在竞争环境越来越公平了。”金融开放所带来的政策红利,温思拓深有体会。

  “除了资本账户的开放,还要有资本、能力、技术的自由双向流动,有更多的融资工具来实现平衡。”对于下一步的金融开放,温思拓综合美国和欧洲过去累积的经验,提出了三点政策建议,即在法律上确保期货合约的结算、向外资银行开放国债期货相关商品、扩大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名额。

  营商环境进一步优化

  与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表决通过的《外商投资法》相呼应,进一步压缩负面清单,着力优化外商投资环境,成为外资银行关注的焦点之一。

  “《外商投资法》对于提升外商的信心非常有好处,能让外商更好地管理其所投资的企业并确保利润。” 温拓思说。

  外资营商环境的改善将进一步促进外资银行在中国拓展业务。易纲提出,要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推动落实“非禁即入”,中资机构和外资机构皆可依法平等进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和业务。

  “渣打银行持续关注在金融行业中不同的子行业,我们已经在多个不同的子行业开展了投资,在其他行业我们会继续保持关注,并结合自己的长处与优势进行业务开拓。比如,在证券行业方面,我们在其他国家有相关的业务和团队;我们会持续研究是不是在中国也开展相应的业务。” 温拓思表示。

  粤港澳大湾区提供机遇

  事实上,对于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各个领域,外资银行都给予了高度关注,并积极从中挖掘发展机会。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让我们感到非常振奋。之后大量政策落地的速度也超出我们的想象。例如,在税收方面鼓励大湾区内的人才流动,出台方便跨境开户的举措等,这些政策红利都是在以‘加速度’进行的。”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总裁兼副董事长张晓蕾表示。

  而正如张晓蕾所说,不断提速的大湾区建设,给外资银行提供了绝佳的机遇。“我们正加快脚步,在粤港澳大湾区打造具备规模的业务。汇丰集团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广阔发展前景充满希冀。这对汇丰集团而言是一个千载难逢、意义深远的战略机遇。我们期待参与其中、发挥作用。” 汇丰控股集团行政总裁范宁表示。

  “渣打银行在广州、深圳、香港都有可观的业务团队,我们非常高兴迎接这样的机遇,包括为企业及个人客户服务,让他们更加自由顺畅地在大湾区中流动他们的资本、人和思想。” 温拓思介绍,渣打银行为此专门成立了渣打大湾区工作团队,涵盖在香港的团队和广东省的团队,以实现无缝连接,为企业和个人客户提供服务。

责任编辑:余嘉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