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保持货币政策松紧适度 着力疏通传导机制

  2019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日前召开。在会议部署的2019年九大重点工作中,“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居首。

  具体看,会议要求,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进一步强化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市场利率水平合理稳定。加强政策沟通协调,平衡好总量指标和结构指标,切实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进一步完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稳妥推进利率“两轨并一轨”,完善市场化的利率形成、调控和传导机制。稳步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稳健”内涵更为丰富

  江山控股研究院联席院长、首席经济学家李建军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9年货币政策继续保持稳健基调,其内涵进一步丰富。2019年货币政策的核心目标在于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这其中包括经济动能的转换和对中小企业的支持,从而实现经济结构的平衡和对创新经济的支持。这就要求货币政策在总体稳健适配经济增长速度、控制通胀、保持汇率稳定等目标前提下,采取精准调控方式,保持流动性合理,以促进经济转型,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其重要内涵之一就是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这就需要保持社会融资规模和M2增速合理增长。“2019年,在稳定宏观杠杆率这个前提下,预计社会融资和M2的增速较之名义GDP增长不会偏离太多,从规模上看,2019年社会融资和M2增速与2018年整体水平将保持基本稳定。”谢亚轩预计。

  李建军表示:“当前国际经济还有很大不确定性,货币政策必须考虑到外部冲击的可能性,做好前瞻性预判,灵活使用各项工具进行对冲,平滑外部不确定性。我们注意到,此次会议强调要进一步强化逆周期调节,进一步完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等,这些都旨在增强政策的前瞻性。”

  此外,会议要求,要加强政策沟通协调,平衡好总量指标和结构指标。“这意味着精准调节继续发力。”谢亚轩认为,当前我们主要面临的不是总量层面的问题,除了货币政策要继续精准施策外,未来要在供给端多维度施策,加强政策协调,实现“几家抬”。此外,在货币总量保持适度的情况下,还需要进一步疏通传导机制。

  稳妥推进利率“两轨并一轨”

  会议提出,要稳妥推进利率“两轨并一轨”,完善市场化的利率形成、调控和传导机制。

  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表示,在目前的利率市场化改革中,“两轨合一”是稳步推进这项工作的重要途径。

  早在2018年4月的博鳌亚洲论坛期间,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就表示,要尽快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易纲认为,目前我国仍存在一些利率“双轨制”:一是在存贷款方面仍有基准利率,二是货币市场利率是完全由市场决定的。下一步将推动存贷款基准利率和货币市场利率逐渐统一。

  此前央行发布2018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利率市场化改革还有一些“硬骨头”。报告认为,目前存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两轨”并存,存在存款“搬家”现象,一定程度上推动银行负债短期化、同业化,资金稳定性下降,成本上升。此外,市场基准利率体系培育、利率调控体系建设、金融机构定价能力培育等也有待进一步推进。

  报告提出,要继续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推动利率“两轨”逐步合“一轨”,趋向市场化的方向。健全银行内部转移定价机制。结合国际基准利率改革的经验和教训,进一步完善Shibor等基准利率体系,进一步健全中央银行市场化的利率调控和传导机制。

  “此次会议进一步明确了今年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方向。目前金融市场有比较灵活、市场化的利率,但也存在存贷款利率这些相对来说没有完全市场化的利率,未来不管是市场层面的利率,还是银行层面的利率,都有并轨的必要。并轨完成,利率市场化也就向前又迈进了一大步。”谢亚轩表示。

  继续疏通传导机制

  在李建军看来,要实现宽货币向宽信用转变,除了央行自身要进一步丰富政策工具外,还要通过监管手段引导金融机构实现货币政策目标,加强对金融机构的考核,让基础货币投放真正通过信贷方式触达实体经济。要进一步发挥市场配置优势,通过调节货币市场利率来引导信贷等中长期利率降低融资成本。

  关于未来如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中金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建议,首先,要切实执行资管新规,防止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空转”;其次,在风险可控和覆盖成本的基础上,要切实降低信贷成本。

  赵庆明认为,货币政策传导不畅的一个重要体现是货币市场和国债市场利率明显下降了,而中长期利率尤其是给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基本没有变化,从而在微观上起不到降低企业财务成本的作用,在宏观上起不到刺激经济、稳定增长的作用。

  “在过去几年,很多实体经济行业利润率大幅下降甚至出现行业性亏损,尽管金融业利润增速也出现了回落,但是比较而言,金融业的资本利润率仍然高于实体经济利润率。实体经济好,金融才能好,金融风险才能真正降下来。当前经济面临转型压力,金融业更应该与实体经济一道共克时艰,适度让利给后者。”赵庆明表示。此外,他还建议让有意愿从事金融业务尤其是信贷行业的中小机构获得金融牌照,成为疏通货币政策传导的毛细血管网络。

  “我们强调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是说现在货币政策传导不下去,而是希望可以更好地发挥结构性政策的作用,把资金传导到民营和小微企业等领域中去。2018年管理层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2019年这仍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工作。今年,要在保障总量供给的同时,在结构优化上继续做更多开创性工作。”谢亚轩表示。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