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2018年:“稳金融”工作取得显著成效

  继将“防风险”提升到三大攻坚战的地位之后,今年7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又提出了包括“稳金融”在内的“六个稳”。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对经济运行的表述由此前多次提到的“稳中向好”改成了“稳中有变”,同时强调做好“六个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其中,“稳金融”处于重要位置。稳金融要坚持“两手抓”,既要稳住金融市场和金融体系,更要在此基础上稳住金融服务实体经济。

  稳金融是稳经济的保障,另外,有效遏制与化解金融体系发展的不合理之处和存在的潜在系统性风险,也是“稳金融”的重要内容之一,从2018年的各项工作中可以看出这一思路。

  兼顾发展与稳定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从去年到今年,监管领域密集推出相关政策举措,通过综合化、全方位、功能性的监管手段来弥补之前分业监管存在的不足,从目前来看,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在存量风险消解过程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

  总体来看,今年稳金融的任务可以说非常繁重。从货币的角度来看,一方面,要把好供给总闸门,把过高的杠杆率降下来,防范债务风险;另一方面,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又必须要提供充分、必要的流动性,保证实体经济正常运行。从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的角度来看,既要支持金融创新,又要对市场进行有效监管,打击非法金融活动,保障参与主体的合法利益。

  对于金融市场稳定发展而言,“循规”尤为重要。为了让金融机构更好,金融管理部门完善金融规则,弥补金融监管的短板,2018年以来,人民银行相继印发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银保监会相继印发了《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管理办法(试行)》《银行业金融机构联合授信管理办法(试行)》《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修订发布了新版《上市公司治理准则》,并会同财政部、国资委联合发布《关于支持上市公司回购股份的意见》,修订了《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

  金融委发挥重要作用

  今年7月,新一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标志着我国金融监管进入由“金融委+‘一行两会’”主导的监管新时代,也表明金融委作为国务院统筹协调金融稳定和改革发展重大问题的议事协调机构,其机构框架、职责任务、人员组成、议事规则等更加健全。

  “2018年是金融形势错综复杂的一年。”京东数字科技研究院院长孟昭莉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这一年,既有来自外部的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又有国内的民营企业经营困难、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P2P频出风险等因素的叠加,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任务十分艰巨。

  “在这个背景下,新一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统筹考虑金融对外开放,维护金融市场流动性,适当调整监管工作节奏和方法,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取得了很好的成效,守住了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孟昭莉表示。

  对此,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也谈到,当前,我国金融业综合经营深入发展,跨市场、跨行业、跨领域的交叉性金融产品不断涌现,金融风险更趋隐蔽性、复杂性和传染性。从监管本身来看,过去我国为适应分业经营等特点,实行分业监管,时至今日已经不符合金融业发展趋势。因此,我国对金融监管机构进行调整,进一步健全了金融监管体系,形成了“一委一行两会”的新格局。自成立以来,金融委及其办公室经常就重要问题、重大事项召开会议,充分发挥对金融领域改革、发展、稳定等重大事项的统筹和协调作用,有助于加强金融监管政策协调,减少监管空白和监管重复,更好地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新金融风险有效缓解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经过各个方面的共同努力,最近一段时间,个体网络借贷领域的整体风险水平有了一定下降。

  他表示,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并未改变金融的风险属性,金融与网络、科技进一步融合,所产生的技术、数据、信息安全等风险反而更为突出。“从这个意义上讲,互联网金融或金融科技应该接受更为严格的监管,从过去这些年的经验来看,从对第三方支付、现金贷、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和ICO清理整治的实践来看,快速识别、及时应对和严格监管的业态和领域都避免了相关风险的集聚和蔓延,这个思路也应该成为未来进行风险防范和化解的主基调。”潘功胜强调。

  值得关注的是,在金融委提出的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中,也涵盖了“推进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防范化解互联网金融风险”相关内容,足见其重要性。

  “面对行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新问题、新挑战,互联网金融监管应时而变。”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一方面,针对P2P平台加速退出的局面,及时出台良性退出指引,强化出借人权益保护,同时,联合网信办等部门,抓住宣传推介这个切入点,进一步打击虚拟货币炒作;另一方面,推动P2P备案提速,大力推动信联、网联等行业基础设施的建设,在支付领域继续推动断直连、备付金集中存管的落地。同时,配合宏观层面促进消费升级的政策要求,继续出台鼓励消费金融行业发展的措施,提升市场信心。整体上看,政策措施兼顾短期与长期,为互联网金融行业2019年的稳定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金融稳定态势将延续

  此前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显示,2017年以来的一系列措施收到了显著成效,宏观杠杆率过快上升势头得到遏制,金融风险总体收敛,金融乱象得到初步治理,资管业务逐步回归代客理财本源,债券市场刚性兑付有序打破,市场约束显著增强,金融机构合规意识、投资者风险意识显著提升。总体看,我国经济金融风险可控,不会发生金融系统性风险。

  10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第十次专题会议表示,要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平衡,聚焦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实施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和发挥好资本市场功能三者之间,形成三角形支撑框架,促进国民经济整体良性循环。

  孟昭莉认为,2018年我国的金融稳定工作有三个特点。第一是坚持问题导向,聚焦突出矛盾。第二是始终注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第三是更加注意协调推进,举措更加务实有效。

  曾刚认为,在监管方面已经取得一定成效的情况下,下一步的着眼点应该放在进一步稳妥推进防风险的相关政策、保证监管的力度不减、把握监管节奏、协调不同类型监管政策之间的关系上,确保金融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时,新的伴生风险不至于成为一个严重问题,影响实体经济的正常运行。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稳金融是稳经济的重点,稳金融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董希淼表示,2019年要实现“稳金融”目标,既要保持宏观政策稳定,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又要根据形势变化相机预调微调、定向调控。货币政策方面,要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总体基调不变,根据内外部环境变化,适时采取多种货币政策工具进行调整,更好地发挥结构性调控功能。在监管政策方面,在坚持严监管、去杠杆、防风险方向不变的情况下,应把握好工作的力度和节奏,进一步提升金融对实体经济服务,保持债市、股市、汇市基本稳定,稳住投资者信心,稳住市场预期,为应对内外部挑战创造更加良好的金融环境。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