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协同推进监管科技与金融数据标准化

访京东金融研究院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何海锋

  日前,证监会发布消息称,已正式印发《中国证监会监管科技总体建设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完成了监管科技建设工作的顶层设计,并进入了全面实施阶段。这是监管科技建设的第一份蓝图,起到了示范和引领作用。对此,京东金融研究院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何海锋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监管科技从设计到实施,不可能一蹴而就,首先要面对的就是金融数据标准化问题。

  《金融时报》记者:为什么您说金融数据标准化是监管科技的基础?

  何海锋:监管科技的基本路径是,金融机构端与监管端以数字化的方式互相连通;机构端可以从监管端获取数字化的监管要求并准确转化为内部约束,确保机构和业务实时合规;机构端能够实时向监管端传输数据,动态形成各种合规报告,减少人工干预,提高准确度。监管科技的本质是实现金融监管从“依靠经验”“依靠人工”到“依靠数据““依靠科技”的转变。为实现这一转变,监管科技的主要着力点包括数字化、数据的识别与分析运用和数据加密与传输技术。而这一切,都要以数据的标准化为前提。

  金融数据标准化就是对金融数据的定义、数据载体、数据收集、数据处理和数据安全等方面的体系化和规范化,建立金融数据的“通用语言”。金融数据的标准化是确保数据质量、促进数据流通和共享,提高数据利用效率,挖掘数据价值的基础条件。没有标准化的数据,金融监管的数字化将举步维艰。如果说发展金融科技的基础是大数据的话,发展监管科技需要标准化的大数据,因为金融监管的对象是行业,不单是某一个公司,宏观审慎监管和金融风险防范更是涉及整个金融行业。

  《金融时报》记者:请您谈谈我国金融数据标准化的现状?

  何海锋:目前的金融数据标准化程度仍然不高。在移动互联时代,金融数据无处不在,而且更加丰富多元,采集和利用数据的能力成为金融机构核心的竞争力来源。在这一背景下,一方面,数据成为最为宝贵的资产,数据采集和利用的技术手段不断更新迭代,数据标准化的需求越来越高;另一方面,激烈的市场竞争又让一些数据占有方选择本能地占据“数据孤岛”,偏重于产品和服务的创新而鲜有人耕耘标准化的“公地”。正因为如此,当前我国金融中的不同部门、不同分支机构对数据的收集和统计存在较大差异,并没有通用的数据概念、分类体系和统计口径,可比较性、可计算性和可评价性都很低。这种状况的存在极大影响了不同业务之间的联通和数据流动,也影响了监管科技的落地实施。

  数据是监管科技的基础,数据标准化是监管科技的前提。因此,《方案》提出要加强各类基础设施和中央监管信息平台的建设,实现业务流程的互联互通和数据的全面共享,形成对监管工作全面、全流程的支持。同时,《方案》也把提升监管工作的数字化、电子化、自动化、标准化程度作为1.0阶段的目标要求。实际上,只有完成这“四化”和统一的中央监管信息平台的搭建,监管科技建设工程才算是有了基础。

  金融数据标准化是金融标准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标准化工作在我国已有近30年的发展,但仍然在路上前行。近年来,为适应金融科技的发展,央行组织开展了对监管科技相关技术的研究,加强现代化的金融标准供给,陆续发布了中国金融移动支付系列标准、中国金融集成电路(IC)卡规范、银行卡受理终端安全规范等行业标准。9月6日,全国金融标准化技术委员会(“金标委”)2018年工作会议暨第四届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在京召开。会议指出,我国金融标准化工作已进入全面推进阶段,金融标准体系初步建立,基本实现对金融部门和金融功能的全覆盖,未来要在金融改革发展的重点、难点及热点领域发挥标准的基础性支撑引领作用,推动金融标准化工作再上新台阶。

  《金融时报》记者:如何协同推进监管科技与金融数据标准化?

  何海锋:监管科技进入到实施阶段,需要和金融数据标准化工作协同推进、实现数据的标准化。在具体路径上,要坚持全面推进,协同推进和系统推进。

  全面推进,就是既要有数据技术标准,也要有产品和服务的数据标准,还要有运营管理类数据的标准。数据技术标准就是数据采集和处理技术的标准,通过源头和过程把控保证数据标准化。产品和服务数据标准主要包括明确的市场准入规则、标准化的产品服务说明书和健全的信息披露机制。运营管理类数据标准则是对内部控制、风险管理、信用管理等过程中沉淀下来的数据的标准化。

  协同推进,就是由政府单一供给的标准体系转变为政府和市场共治的新型标准体系。根据《国务院关于印发深化标准化工作改革方案的通知》,政府主导制定的标准由6类整合精简为4类,政府主导制定的标准侧重于保基本,市场自主制定的标准侧重于提高竞争力。考虑到金融科技的更新迭代速度,金融数据的标准化要更加侧重于发挥自律机构和市场的作用,有效增加行业数据标准和团体数据标准的供给,鼓励企业制定高于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具有竞争力的企业数据标准。此外,还应当鼓励社会组织和产业技术联盟、企业积极参与国际数据标准制定,增强其话语权。

  系统推进,就是制定数据标准体系,支撑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监管信息共享。数据标准化是连接“数据孤岛”之间的高速路,数据标准体系就是一个规划有序的道路交通网,是一个目标一致、层次清晰、协调互补、比例平衡、动态优化的整体。处于数据标准体系之下的每一个具体标准虽然在内容上各不相同,但必须都是围绕标准体系的总体目标而建立的。这些标准之间要体现出层次性,每个标准都有相应的位阶,位阶低的标准要有高位阶标准作为依据,不能有根本性的冲突。这些标准之间也是相互协调的,在横向上体现互补性和一定的创造性。在标准体系之下,各个标准可以根据不同属性进行分类,但在数量上,各个子类别的标准应保持一定的比例关系。最后,数据标准体系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要根据数据技术、数据利用方式的改变而不断调整创新。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