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新增信贷量速符合市场预期

  人民银行9月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28万亿元,外币贷款减少62亿美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52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376亿元;8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78.87万亿元,同比增长8.2%。

  从总量来看,8月份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1.28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834亿元,基本符合市场预期。对于8月份数据,中金宏观研究报告认为,一方面,调整后社融环比继续保持在12%年化增速以上,同比企稳,显示金融条件开始企稳;另一方面,货币政策的传导效果仍有待观察。

  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具体来看,8月份包括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票据在内的表外融资共计减少2674亿元,较7月回升2212亿元。外界分析,这与表外融资收缩放缓以及理财细则出台后机构观望情绪缓解有关。

  “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前金融去杠杆的步伐在放缓。”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近期市场信用风险得到改善,企业债融资环境较此前有所好转。未来一段时间,政策可能仍会着力于引导信贷和直接融资,尽力减轻金融去杠杆可能给实体企业带来的融资压力。

  前一段时间,央行与银保监会都出台了相关政策,引导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而从数据来看,“宽信用”略有成效。不过长江证券固定收益团队认为,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显现、企业盈利放缓的背景下,银行风险偏好维持低位,整体社融增速回升幅度仍然有限。

  针对当下企业贷款出现的疲软问题,国泰君安团队认为,2018年以来,企业短期贷款持续同比减少,凸显出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仍处于困境。短期内通胀可控、汇率企稳,尚不构成对货币政策的掣肘,宜利用这一相对有利的时间窗口重点解决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问题。

  具体到非标产品上,兴业研究的报告也提醒,尽管目前对于非标融资的压降节奏要求有所放松,但根据规定,老产品的投资规模应当控制在存量产品的规模以内,因此非标融资仍然面临收缩压力。

  票据融资大幅增加

  值得关注的是,8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中票据融资规模达到4099亿元,同比增长3781亿元。对比整体数据可以看出,剔除票据融资影响,8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同比其实在减少。

  为何在表外融资向表内转移的背景下,上述数据会同比下降?兴业研究报告认为,这可能与中美贸易摩擦有关。目前来看,PMI数据显示新出口订单已经减少,这反映了企业未来的生产需求,进而影响其投融资的积极性,或使制造业企业融资需求下降。

  联讯证券认为, 传统信贷大户企业部门正处于“资产荒”的状态中,房企和城投受调控监管影响,从表内获取信贷支持能力下滑;制造业优质龙头企业在过去两年盈利能力得到了较好的修复,现金流充足,正处于去化债务、降杠杆的周期中。中小企业承担冲击和风险的能力不足,规模小,一直都不是银行发放贷款的重点。不过,当下政府在积极推动小微企业融资,效果将持续显现。“在现实的风险和政策推动的矛盾中,银行选择了期限短、风险相对低的票据融资来进行平衡。所以我们看到票据贴现在6月份之后再次迎来4000多亿元的增量。”该机构强调。

  继续加强政策协调

  “8月份信贷增量和增速皆符合市场预期,对结构变化应予以关注。”连平表示,8月份新增居民贷款达7012亿元,为今年以来居民贷款第二高的月份,仅次于1月。如果看当月新增居民贷款在全部新增贷款中的占比,8月份居民贷款在新增贷款中的占比达到54.78%,为今年最高。连平认为,这背后折射出多方面的原因,包括企业部门融资需求虽旺,但出于信用风险的考虑,企业部门融资依旧存在很多困难,这一点在票据融资4099亿元的单月增量上也体现得较为明显。

  对于未来的国内宏观流动性,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今后需要考虑的影响因素仍较多,预期短期内货币政策维持松紧适度的节奏不会发生变化。

  9月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关于“在宏观大局的变化中把握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充分考虑经济金融形势和外部环境的新变化,做好预调微调,但也要把握好度”的表述,也充分说明了未来一段时间市场流动性过松或过紧的状态可能都是“暂时”的,基调应该是“平稳”。

  有观点认为,在外需不确定性日益增强的环境下,当前的政策组合应该更协调、更有力且更全面地进行调整,以稳定预期并疏通当前“稳增长”政策的传导,即要做到加大政策支持和部门协调,特别要加强金融部门与财政、发展改革部门的协调配合,加大政策精准支持力度,更好地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