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首批14只养老目标基金获批发售

养老金“第三支柱”体系建设提速

  2018年8月,首批14只养老目标基金获批发售,成为养老金“第三支柱”产品类型的有益补充。8月28日,华夏“养老目标基金2040(FOF)”率先启动发行,该基金成为业内首只养老目标基金。继华夏养老目标基金之后,中欧基金、泰达宏利基金也将于近日启动旗下首只养老目标基金的发行工作。

  首批养老目标基金的获批发行,开启了公募基金行业服务人民群众养老投资需求新纪元,对我国“第三支柱”养老金体系建设和养老金融生态体系的建构具有重要意义。

  当前,我国正处在经济转型升级、人口结构转变的关键时期,养老金体系的运行状况受到广泛关注。作为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养老金为老年人群体提供了基本的生活保障,其运行情况关系到社会的稳定。我国当前已经迈入老龄化社会,且存在着区间结构老龄化程度不同、城乡区域差异大等特点,养老金体系面临的压力在逐渐增大。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完善基本养老制度,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发展。

  1994年世界银行首次提出的养老金“三支柱”模式,是目前国际上普遍采用的养老金制度模式。养老金“第一支柱”是政府向全体就业人员提供的基本养老保险;“第二支柱”是私人和公共部门的雇主向雇员提供的企业年金等;“第三支柱”是个人储蓄养老金计划,包含商业养老保险等金融产品。

  目前,我国已初步形成国家基本养老金、企业补充养老金和个人补充养老金相结合的“三支柱”养老金保障体系。但目前养老金体系存在结构相对失衡、比较依赖“第一支柱”、“第三支柱”发展不足的问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末,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5.02亿元,全国企业年金规模为1.29亿元。我国养老金“三支柱”的占比依次约为78%、18%和4%,合计规模约占GDP的7.78%。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董克认为,单靠“第一支柱”无法满足老年人的退休生活需要。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甘犁则表示,当前我国养老金体系如果仅由财政“输血”来支撑,会给财政带来巨大压力。因此,对于养老金保障体系,除了传统的“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和“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外,还应从其他方面进行补充,应充分合理地发挥养老金“第三支柱”的作用。

  “第三支柱”养老金体系可以成为养老保障体系的有力补充。“第三支柱”养老金体系通过政府直接对个人进行税收激励,提升国民自我养老储蓄的积极性,并且通过合理的市场化投资运营,将养老储蓄转化为投资,实现养老资金的保值增值,拓宽国民养老收入来源,有助于减轻公共养老金压力和政府财政负担。那么,如何发展作为“第三支柱”的养老金体系?

  第一,实现个人养老储蓄资金的投资增值。经济条件较为宽裕的老年人可以通过合理配置资产等手段,实现资产的保值增值,从而有效补充养老资金。第二,增强社会保障基金的保障功能,提高资金的投资和使用效率。这样不仅可以增强养老金的保障能力,甚至还能减轻财政开支压力和降低税费压力。第三,政府应积极出台相关税收优惠政策,引导企业及机构的资金投入,推动商业养老保险发展及养老产业朝着科学合理的方向迈进;加紧完善相关法律制度,切实保护投保人的利益,引导商业养老保险市场健康快速发展,实现社会养老保险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个人养老储蓄资金的投资增值是发展“第三支柱”养老金体系的一个重要因素。对于个人养老储蓄资金的投资增值,养老目标基金为个人养老储蓄投资者提供了一种有效的资产配置解决方案。“国内养老目标基金的发行,是唤醒国民投资养老意识的开端,也是基金管理人积极践行社会责任的新起点。”中欧基金董事长窦玉明表示,公募基金具有透明度高、投资成本低、流动性好等特点,是“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投资的主要力量。

  但需要注意的是,由于目前人们对养老储蓄和养老投资产品的了解不够充足、意愿也不够强烈,这或许给“第三支柱”养老金产品的推广带来一定的困难。转变国民的养老意识、推动养老目标基金的发展,仍有漫漫长路要走。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