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穿透:金融业综合统计关键词

  全面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是有效落实综合监管的前提,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基础。4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全面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全面部署金融业综合统计工作。

  根据《意见》,金融业综合统计工作的中期目标之一是建设先进、完备的国家金融基础数据库。对于近期的工作目标,《意见》提出了6项重点工作,首当其冲的就是“以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统计为突破口,推进交叉性金融产品统计,实施跨市场产品全流程、全链条统计监测”。

  “系统性风险从产生到最终爆发,往往是一个跨市场的多产品链条。”一位中部省份人行分支机构行长表示,要监测这类风险的聚集和传染,就必须对金融机构、金融市场、金融产品实行全面、细致、穿透式的监测,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前瞻性的风险预警。

  有市场人士分析认为,金融业综合统计是为了解决金融创新带来的数据缺失和失真问题,是落实穿透式监管的题中应有之义,与本轮金融监管改革和金融监管协同的大方向一致,长期来看利好我国金融体系的透明度和稳定性。

  对于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的统计,去年发布的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就已经提到,要建立资产管理产品统一报告制度。人民银行负责统筹资产管理产品的数据编码和综合统计工作,会同金融监督管理部门拟定资产管理产品统计制度,建立资产管理产品信息系统,规范和统一产品标准、信息分类、代码、数据格式,逐只产品统计基本信息、募集信息、资产负债信息和终止信息。人民银行和金融监督管理部门之间加强资产管理产品的统计信息共享。

  《意见》再次提出,要制定和落实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统计制度,有效统计资产管理产品规模、关联性、进入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资金结构、杠杆率、收益率和期限结构等重要监测指标,全面有效监测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反映产品之间的关联性,发现金融风险的传染性,实现资金链条的穿透性。

  目前正式的资管新规尚未公布,不过,市场人士认为,对于资管产品的综合统计可谓落实监管要求的“大杀器”。

  国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王剑表示,根据新规中对这一系统的设计,所有资管产品(包括银行、券商、信托、基金等一切开展资管业务的金融机构发行的所有资管产品)都要把信息汇总到央行的统计系统中。汇总的信息非常齐全,至少要包括投资者信息、投向信息、基本信息等,且可以通过代码等信号自动识别同一嵌套链条上的资管产品。监管一穿到底后,可以识别出产品是否存在刚性兑付、利益输送、不当销售等问题。

  中国人民银行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强调,金融业综合统计必须实现全覆盖。一是对象全,即覆盖所有金融机构、金融基础设施和金融活动。二是业务全,即覆盖金融交易的全部链条,对每一笔金融交易,向上关联到最终资金提供方,向下关联到最终资金使用方,同时密切关注金融新业态、新产品,并适时纳入统计监测范围。三是内容全,即做到总量与结构分明、数量与价格兼备、存量与流量并重,从多个维度提供全面有效的信息。

  前述中部省份人行分支机构行长还表示,“全覆盖”意味着统计范围除了包括全部金融机构、金融业务,还包括全部会计科目、账户、交易对手,实现统计信息的全覆盖。其中,全账户意味着要全面采集金融机构账户的基本信息,包含同业客户与一般客户,建立账户与交易对手之间的对照关系,以此为基础反映金融产品的业务链条、嵌套关系以及资金的流向与来源等。

  制定统一的统计标准无疑是实现金融业综合统计的前提。对此,《意见》要求,统一规范金融机构、金融工具、金融交易对手方所属经济部门、金融基础设施等基础统计要素的定义、口径、分类和编码等规则。上述人士表示,统一的标准是金融业综合统计基础。只有明确了上述关键性的串联信息,才能确保统计的关联和穿透。在此基础上,通过直接交易对手逐层穿透,实现跨市场、跨机构的监测。

  不过,在资管产品统计方面,上述人士称,目前还缺少统一、权威、通行的编码,同时缺少相应的监管要求,交易对手方金融机构编码等也较难获取。例如,委外的资管产品通常由托管机构管理,报数机构无法获取逐笔明细数据。

  另外,目前监管层正在研究完善金融控股公司监管,《意见》对此也作出了相应安排。《意见》指出,建立金融控股公司等金融集团统计,支持内部关联交易判断和外部风险传染识别。全面统计金融控股公司等金融集团的股权关系,穿透至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统计金融集团公司与子公司、各子公司之间的金融活动,以反映金融集团内部关联交易及风险。建立多维度、多层次并表口径的资产负债表,开展并表统计监测,充分反映金融集团整体层面的资本充足、流动性、风险等状况,并识别外部风险传染路径。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