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共享单车陆续离场 背后资本投入是否遇冷

  随着近期部分共享单车企业的停业,一度被戏称为“颜色已经不够用”的共享单车市场“彩虹”开始褪色,曾经在资本热捧下催生出来的共享单车市场的爆发场景也正在逐步遇冷。

  据交通运输部不完全统计,整个2016年,除了ofo和摩拜,至少还有25个新的共享单车品牌汹涌入局,其中还包括一些电动自行车共享品牌。但在距今不足半年时间内,公开已知停业、停运的共享单车企业就有数家。

  目前,共享单车行业经历了一轮爆发式增长后出现了“马太效应”。第一梯队的ofo、摩拜单车愈战愈勇,第二梯队的哈罗单车与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已宣布合并,而一部分共享单车则因车辆被损毁、资金链断裂等原因陆续宣布倒闭或转让。

  业内人士表示,共享单车竞争的实质是其背后资本的竞争。目前,第一梯队摩拜和ofo的背后,已经站队了多家资本巨头。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要想获得持续的融资并不容易。在目前共享单车行业盈利模式不明朗、各家都在持续“烧钱”的情况下,对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进行追加投资更会增加投资人的疑虑。

  有分析人士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涌入共享单车行业的资本超过150亿元人民币,而依然没有看到这个行业的赢利点在哪里。

  而共享单车企业“死亡”后,如何赎回押金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由于共享单车的押金从99元至199元不等,当用户数量多了之后,这些押金就是一个规模的存在。分析人士指出,在目前监管机制不健全的情况下,押金就成了一种集资方式。

  事实上,前期资本热还催生了单车企业的投放热。共享单车的无桩化、随用随停的设计,带来了很大的便利性,但也带来了很大的问题。如一些使用者对城市管理规定视若无睹,违规停放,方便了自己却给社会添了堵;共享单车企业竞争性大量投放,占用大量城市公共空间,影响了城市的市容市貌。

  还有不少人士呼吁,只有当地政府介入才能对共享单车进行更好的管理和引导。而这对单车企业是机会也是挑战。据了解,2017年7月,杭州市城管委与在当地运营的9家共享单车企业进行行政约谈,宣布不允许再新投放互联网租赁自行车。成为第一个禁止新增投放单车的城市。

  不过,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仍有投资机构逆势而上。12月4日,哈罗单车宣布完成3.5亿美元的D1轮融资,投资方为蚂蚁金服、GGV纪源资本、威马汽车、成为资本、富士达等。这是10月底哈罗单车与永安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合并后的首轮融资。

  此前,哈罗单车已进行了多轮融资。据了解,2016年11月,哈罗单车宣布完成A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GGV纪源资本等。今年1月,哈罗单车宣布完成A+轮融资,由GGV纪源资本领投,磐谷创投跟投;今年4月,哈罗单车宣布完成数亿元B轮融资。

  对于为何看好该品牌单车,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表示,在市场方面,虽然其他家有先发优势,但是中国非常大,除了有两三千万人的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以外,还有许多百万级人口的二三线城市。在这些城市中,其他的对手还没有进去。

  对于哈罗单车与永安低碳科技有限公司的合并,符绩勋认为,政府资源是永安行的强项,永安行最大的优势在于有比较好的政府资源。这些资源上的助力是对哈罗单车的加分项。对于政府来说,它需要有效地去提供公共交通,单车本身能够成为公共交通的一部分,尤其是最后一公里或者三公里这样的半径。所以说,它为公共交通方面带来补充,也是属于公共交通的一部分,共享经济的意义就在于提供了这样的平台。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