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野蛮收购”不是金融创新

  “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根本不是金融创新。”自今年2月履新中国证监会主席之后,一向低调的刘士余12月3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演讲时脱稿说出了上述措辞严厉的话。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当日下午证监会官网发布了刘士余的演讲稿,保留了上述内容,只是个别语句有所变动。

  巧合的是,同日,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在另一场合表示,某些保险公司把公司能否盈利寄望于资产管理能力,指望保险公司的资产管理能力比专业机构强,是不切实际的。“保险公司增加资本的方式如果是绕开监管,从金融机构内部通过各种金融产品倒出来的方式进行虚假增资的话,严格意义上就是犯罪,关键是能不能发现的了、能不能切实有效监管。”

  一石激起千层浪。刘士余此番言论,市场纷纷理解成剑指保险资金。其实,市场不必纠结刘士余是否剑指险资,其重点不是反对险资进入A股举牌收购,而是反对来路不当、加了杠杆的资金的举牌行为,及其后续的负面影响。

  客观而言,包括险资在内的各类资金举牌或收购上市公司在国内外都是正常的行为,其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和作用,这也是资本市场监管层长期呼吁这类长期资金入市的重要原因。

  从宏观层面讲,长期资金进入股市有利于改善A股投资者结构,有利于增加市场内在稳定性。在海外发达市场,诸如养老金、险资等长线资金包括举牌在内的投资行为,长期持有股票以期获得长期收益,实现了服务实体的目的,其本身对股票市场的稳定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支持作用。

  从微观层面讲,合理的第三方举牌,有利于促进那些内部人控制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完善,从而助力提升上市公司的质量和价值。刘士余在上述讲话中也指出,“举牌、要约收购上市公司是可以的,作为对一些治理结构不完善的公司的挑战,这有积极作用。”

  不过,一枚硬币总有两面。举牌方如果使用自有资金,而不是通过发行金融产品获得资金,成败风险自担,没有大的问题。不过,从今年以来很多举牌案例来看,举牌机构往往是发行各类金融产品,其募集资金的成本相对较高,这会倒逼其去配置高风险资产或者通过放宽担保、拉长杠杆等措施来提高资金收益。

  在举牌过程中典型的操作手法是,举牌方以含杠杆资金举牌上市公司后,再行质押,加杠杆,继续举牌,最终持有上市公司一定股权比例后,其持股权益实际上被层层加杠杆。如果上市公司股价不升反降,举牌方很有可能面临爆仓风险。一旦发生损失,后续的损失或风险实际上就转嫁给了购买金融产品的普通投资者。因此,从举牌方的角度讲,如果加杠杆举牌的话,必须具有消化潜在风险的能力,必须充分认识到投资的各类后果,从而进行慎重决策。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不久,针对恒大人寿股票投资中的“快进快出”行为,保监会约谈了恒大人寿主要负责人,明确表态不支持保险资金短期大量频繁炒作股票,指出恒大人寿应深刻反省短期炒作股票对保险行业及保险资金运用带来的负面影响,要求恒大人寿秉承价值投资、长期投资和稳健投资原则,加强资产负债匹配管理,稳健审慎开展投资运作,防范投资风险。

  服务实体经济是发展我国资本市场的重要原则。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近日表示,投资者应该通过实体经济的发展获益,不希望举牌方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否则他们将是“罪人”。

  当前,我国正在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资本市场也必将在其中承担重要职责。一方面,大力发展资本市场,通过各类创新与改革,持续为实体经济输血,从而降低实体企业的杠杆率,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另一方面,资本市场在鼓励创新的同时要注重管控整体风险。去年股市的异常波动表明,市场要慎用杠杆。因此,需要前瞻性地预测各类潜在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经济转型升级提供稳定的资本市场环境。

责任编辑:yhao